232.第232章 晚上来帝豪,爷给你个惊喜(2)

    如今,夏铭尽管没有转到明面上来,可公司的运营,大部分都是他在暗箱操作,只有重大决定,才会请示夏良敬。

    叩叩叩——

    书房的门被推开,一袭宝蓝色家居服的雷谨晫进来,“洗手吃饭!”

    金玉叶关了电脑,随他身后下楼。

    餐桌上,几道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四菜一汤,晶亮的白米饭已经盛好。

    金玉叶擦干了手上的水珠,在位子上坐下,“二叔,你说我这是不是典型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雷谨晫冷寒的眸子在看向她时,眼底闪过一丝柔光,“不喜欢?”

    “呵,怎么会?”

    这样的男人,想必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吧。

    家世,能力,人品,身价地位,都是数一数二的,雷谨晫,金成睿这俩男人,不愧为京都钻石级别的王老五,上流名媛们竞相追逐的对象。

    说起来,她还真是个祸害,在别人眼中,应该是个狐狸精一般的女人吧!

    咱们的金妖孽终于有这个觉悟了。

    吃了饭,金玉叶洗了澡,再一次占进了她那间专属的小书房,玩她的游戏,然而,脑子里却始终响起那男人磁性带着一丝蛊惑的声音。

    内力,她当然想要修练,尽管不是高手如云的古代,可是,以她的处境,多一项技能傍身,终归是好的,而且她的身体,若是没有内力辅助,恐怕再怎么锻炼,也提升不到哪里去。

    任督二脉是修习内力的关键,不过也极难打通,习武者,若是没打通这两脉,武学造诣永远也高不到哪里去。

    她这种受损的身体更是无法修炼,她自己是医者,且上一世为了能修习内力,也想了不少的办法,所以,她对她如今的身体也是了解的。

    可若是接受他的帮助,本就纠缠不清的两人,会更加剪不断理还乱。

    啪——

    烦躁的合上笔记本,理智最后战胜了纷乱的情感。

    丫的,管他的,先将身子弄好再说。

    若是没他强,她还是要被他压得死死的,哪天他一个犯抽,不和她玩柔情戏码,直接强办了她,她还木有能力拒绝。

    打定主意,金玉叶回房换了身衣服,来到雷谨晫的书房,叩响了门。

    “进来!”

    里面冷冷沉沉的声音透过门板传来,带着男人特有的低沉与磁性和军人的肃冷威严。

    金玉叶推开了门,却没有进去。

    雷谨晫这时候眼神刚好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见她穿戴整齐,深邃的眸子微闪,“要出去?”

    “嗯,我今晚可能不过来了,二叔不用等我!”

    雷谨晫沉吟了片刻,没说什么,关了电脑,起身,“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二叔忙吧,我车也在这里,自己去就好!”

    雷谨晫脚步顿了顿,不过没有停留,来至身前,他二话不说,勾起她的脖颈,就是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一吻即罢。

    男人眸色有些深,他双手捧着她的面颊,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娇嫩细滑的肌肤,“什么时候回来?”

    金玉叶呼吸微喘,脸色也透着淡淡的绯色,碧色的眸子水媚妖娆。

    闻言,她心下微动,痞气十足的勾起他的下巴,“二叔乖乖在家洗白白等我宠幸吧,想了,就过来了!”

    一个‘回’,一个‘过’,意义却是天差地别。

    “嗯!”

    一声“嗯”,应出来的时间有些久,少了平时的干脆利落,多了一丝绵长与缱绻的味道,却是差点惊掉了金玉叶的眼珠子。

    她在脑子里想了无数个版本,强势霸道版,流氓腹黑板版,恼怒无奈版,却没想到等来的确是温顺绵羊版。

    强势大禽兽居然变成温顺小绵羊了?

    金玉叶身子不禁抖了抖。

    丫的,作孽啊!

    耳鬓厮磨了一会儿,金玉叶没再耽搁,背着她的那个挎包,甩着车钥匙下楼了。

    雷谨晫看着她如一阵风一般的飘洒背影,眸色略沉,直到那抹靓丽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收回眼神。

    转身再次进了书房。

    雏鹰展翅,他要做那个令她眷恋的臂膀,而不是死死攥住她,让她回过头来,狠劲儿啄的仇人。

    如今已经入夏,金玉叶开启了敞篷,清凉的晚风拂面,吹起了她长长地发丝,美人,豪车,一路飞驰,成了车道上,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哧啦——

    酷炫的跑车在帝豪门口停下,金玉叶将钥匙交给了泊车小弟,移步进了金碧辉煌的帝豪。

    刚一入内,就见郝经理殷勤地迎了上来,“金小姐,请跟我来!”

    金玉叶没说话,跟着他身后上了另一部电梯。

    叮——

    电梯门开启,面对的是樊祤那张含笑的脸,“跟我来吧,景少在等你!”

    呵,这是料定了她会来吗?

    看来他们两个人,对彼此还不是一般的了解啊。

    当初他为了攻下她的心,对她的性子和各种喜好了如指掌,而她为了杀他,更是对他了解的深刻。

    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永远奉行一句话——

    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

    “进去吧,景少在里面!”

    樊祤脚步在当初那间套房的门前停下,门口守着着一个面瘫男淡淡地睨了她一眼。

    这时候,偌大的雕花大门,被人从里面打了开来,男人一袭白色的浴袍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露出线条精美的一对锁骨,栗色的头发半干半湿,随意地披散在肩上。

    如妖一般的面容上漾着魔魅邪肆的笑容,怎地一个“惑”字了得。

    如果不是他过于阴邪霸气的气场和平坦的胸部,没有人会怀疑,眼前站着的是一个女人。

    “来了!”

    金玉叶笑,笑容明媚,透着一股云淡风轻,“你给我放这么诱人的诱饵,我能不来吗?”

    “呵呵,爷就知道你觊觎爷的美色!”

    金玉叶嘴角抽了抽,“少给老子得瑟,速战速决!”

    “这种事能速战速决吗?一个弄不好,可是会死人的,难道你想死在爷的床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