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你不嫁,老子和谁结?(2)

    某大首长体贴地抱她去浴室清洗,温热的水洒了她惯用的缓解疲劳的精油,有力的指尖力道适中地帮她揉捏着。

    金玉叶累得连眼睛都不想掀一下,男人与女人,天生力道悬殊,在这方面,无论多强悍的女人,终究是比不过男人的好体力。

    更何况还是军中之王的雷大首长。

    清洗干净,揉捏了会儿,雷谨晫将浑身软绵绵的女人从水上捞起,擦干了水珠,顺势用浴巾裹住,而后打横抱起,放到床上坐下,插上吹风机就帮她吹着湿湿的头发。

    寂静的夜里只能听到吹风机发出的嗡嗡声,男人有力的手指在她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发丝上穿梭着,时不时地按揉着她的头皮。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中透着一股难言的温情与安逸。

    “二叔有打算结婚吗?”

    金玉叶不知何时伸手搂住了他精壮的腰肢,脸贴在他平坦结实的小腹上,鼻尖是他身上好闻的男人阳刚的味道。

    她深吸了一口气,眸子没有睁开,语气慵懒,似乎只是不经意地问问,却也透着一股莫名的意味。

    良心话,这样的好男人,想到他以后也会对另一个女人如此呵护备至,她都有些妒忌了。

    丫的,女人的劣性根啊!

    就算不要的,也不准他人拥有。

    看来她真是坏的彻底。

    雷谨晫听到她的话,穿梭在她发间的手顿了顿,“你嫁?”

    “你结婚跟我嫁有什么关系?”

    金玉叶的声音有些弱,语气透着一股娇软与昏昏欲睡的味道。

    然而,某大首长听到她如此没良心的话,有些气怒了,“你不嫁,老子跟谁结?”

    这句话问的好啊!

    某只小狐狸直接默了。

    要他去和别人结婚吗?

    貌似她还没这个权利,也没这么矫情。

    他要怎么样是他的事,她可以不爱他,却不能去对他的人生指手画脚。

    放纵了一夜,第二天腰酸背疼的后遗症是少不了的,试考完了,学校去与不去,也全凭她自由,所以,这会儿她依旧蒙头大睡。

    雷谨晫作息一向极有规律,身为首长,也必须规律,因此,不论他晚上睡得多晚,早上七点半准时起床。

    半个小时晨练,五分钟洗个战斗澡,十分钟弄好两份营养搭配丰富的早餐,所有的一切有条不紊,做起来麻溜儿得紧。

    在部队中神一般存在的男人,此时为了某个小女人,愿意放下他所有的刚毅与棱角,变身成一个居家好男人。

    一袭整齐威武的军装上身,身姿峻峭挺拔,面容威严肃冷,拂了拂袖口,军帽被他拿在手上,阔步来到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某只小狐狸的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便露了出来。

    “学校我已经帮你打过招呼,你在家里休息,早餐在保温盒,记得起来吃,我去军区了!”

    金玉叶碧眸睁开一条细缝,滑溜溜的手臂探出被窝,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角吻了吻,“去吧,我等下起来吃!”

    扑腾——

    屋外阳光灿烂,屋内温情缱绻,这一刻,雷谨晫那个钢铁般冷硬的心闪过一股无言的悸动,心颤。

    也许,她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不带任何情感色彩,然而,于他而言,却是有一种安然若素,岁月静好的美妙之感。

    心尖软了又软,目光柔了又柔,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吻了几下,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他现在也算明白了,这小女人,年纪小,心性却极高,心思也重。

    她没有时下青春少女的恋爱情怀,也没有独属于年轻女孩那种软弱娇柔,她就像是一只向往天空的雏鹰。

    狂肆,尖利,凶猛!

    将鹰的毛捋顺了,放它自由飞翔了,它会记得你的好,所以,它飞累了,终是会回到主人的臂弯停歇。

    而她,亦然!

    金玉叶在雷谨晫这里住了几天,白天玩玩电脑,看看股市,通过邮件的方式处理百生堂一些重要文件。

    晚上则是各种疯狂,各种少儿不宜,某只禽兽在生活上伺候的周到,在床上伺候的舒爽,日子也算惬意悠闲,有滋有味的。

    她住在这里,雷谨晫亦是全身心的愉悦,每天心情各种好,弄得王姚他们一众下属们都在传,他们的首长大人枯木逢春了。

    不过,也确实是枯木逢春了。

    另一边,某只极品妖孽却是各种郁闷啊。

    特地拖着刚愈的身子,冒险来这边见她,可除了第一天的短暂接触外,后面他连人都逮不到。

    脾气本就称不上好的他,这会儿是更加不好了,啪——

    一个价值上万的水晶杯砸到韩珍妮的脚边上,“你说什么?”

    堪比皇宫的豪华总统套房里,空气似乎凝结成冰,那股浓郁的阴气压得几人喘不过气来。

    韩珍妮清冷绝美的面容上渗出了丝丝蜜汗,然而,她却仍是重复地劝慰,“少主,你已经在这边逗留太久,有危险不说,会长和一众长老们也有些不高兴了!”

    “珍妮说得对,这里是雷谨晫的地盘,他已经开始在查我们了,少主还是小心为妙,免得暴露了这里!”

    范子钏那张面瘫脸一如既往的面瘫,只是眼底的担忧不难瞧出。

    南壡景躺在落地窗边的软椅上,湛蓝的眸子阴魅邪妄,少顷,他勾唇一笑,笑容魔魅,却透着无尽的森寒。

    “做了他!”

    ‘做了他’三个字他说得慵懒随意,漫不经心的,却透着森冷而阴寒,语气狂傲肆意,疯狂而无畏。

    房间里的几人全都一致地抬头看他,“少主,请三思,这样我们会打草惊蛇的!”

    黎梓月是越来越不懂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兼主子了,这样的决定,与他们而言,没有半点好处不说,后续问题还一大推。

    更何况,雷谨晫特种兵王的称号可不是传假的,若是他们好得手,哪里会等到现在?

    气氛越发地压抑,众人只觉心尖上被一块大石头压住,沉闷,呼吸困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