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第225章 回避(3)

    恨——

    已然放下。

    而爱?

    她跨越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儿。

    所以,面对他的纠缠,她能做的,只有避。

    她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女人,可是,这件事上,她确实各种纠结。

    再杀他一次?

    首先能不能杀得掉,还是一个未知数,其二,杀他也是等于慢性自杀。

    魂牵——

    顾名思义,灵魂的牵绊。

    尽管不会立刻跟着死去,可饲蛊者亡,中蛊者的身子也会渐渐变弱,最后枯萎而死。

    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

    等待死亡,比立刻死,更加可怕。

    说她怕死吗?

    她不怕死,可是她怕等死。

    心里千千结,酷炫的跑车已经驶进了学校的停车场。

    嘭——

    车门一关,按了下锁车键,看着头顶的朝阳,轻呼出一口气,潋滟的唇瓣儿微勾,脸上的阴霾褪去,笑容一如既往的明媚妖娆。

    不管咋样,她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她忙,可没那么多时间去伤春悲秋,纠结一个男人。

    “叶子!”

    教学楼门口,远远地就听到流骁温润好听的声音随风飘来。

    金玉叶碧眸微暖,“流骁,早啊!”

    流骁笑意温柔,他抬手极其自然地帮她理了理被风吹拂的头发,“不早了,还有两分钟开始考试,你时间掐的很准!”

    看到他的动作,金玉叶碧眸微闪,想到那个男人,想到那个梦,她心里有股无言的心悸,突兀的话语就这样脱口而出。

    “流骁,你出国吧!”

    流骁俊逸的脸庞笑容凝了凝,指尖的动作微顿,“我能知道理由吗?”

    在那份记忆里,以他对她的了解,他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就说出这样突兀的话。

    吸了吸气,他身上带着好闻的清香,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是香的。

    “我可以不说吗?”

    碧眸看向他,眼底深处是淡淡的眷恋,那是对柳逸的眷恋,而流骁,是他的转世,她不能让他有事。

    昨天的交手,强弱已见分晓,那个男人一向小心眼儿,行事乖张狠戾,他容不下柳逸,拥有和柳逸一样容颜的流骁,他当然也不会容得下。

    目前而言,她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只好让流骁避开他。

    只是,这些话,她不能告诉他。

    因为她知道,以他的性子,若是知道那男人找来了,就算会没命,他也绝不会避开。

    柳逸,他凡事虽然看着好说话,可是,他亦有他的固执。

    而流骁,相处的这些时间让她明白,他传承了柳逸所有的一切,不论是性子,还是其他。

    所以,他亦然!

    流骁凝视了她碧色的眸子半响,见她眼底的认真,他听到他自己说了一个“好”字。

    面对她的要求,尽管无理,可他永远都说不出拒绝。

    不想离她太远,可他更害怕,他们的心走远。

    他能感觉到,这段时间她对他感情的抗拒,不过,就在刚才,他看到了她眼底的眷恋,所以,就算远离她,只要她心里眷恋着他——

    这样就好!

    在金玉叶的坚持下,流骁的出国之事迫在眉睫,就连当天的试都没考,流骁就回家准备了。

    对于此事,金玉叶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本来是没打算干预流骁的一切,可是,如今还是干预了。

    一天紧张的考试结束,同学们都累得怏怏的,金玉叶依旧是轻松惬意。

    收拾好了东西,金玉叶挎包一甩,出了教室,那方,夏奕见她离开,慌慌忙忙的收拾了东西,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惹来班里一众同学的鄙夷和嘲笑。

    背后里,他们一直都在说夏奕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叶、叶子!”

    夏奕跑的气喘吁吁,圆圆的可爱脸蛋红彤彤的,清澈无垢的琉璃眸也漾了一丝水光,此时他拉着她的衣角,就像是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努力地撒着娇一般。

    金玉叶瞧着,那手他么的就痒起来,再次忍不住袭击了他粉嫩可爱的脸颊,“小奕,你跑什么呢!”

    “不、不跑,你、你、你一下子、就、就没影了!”

    夏奕喘着气,本来就打结的舌,在他气息不顺之下,更加打结了。

    金玉叶碧眸笑意深深,“没影就没影了呗,你还准备一辈子跟着姐儿?”

    “当、当然,我立、立志要当、当你首席小,小弟的!”

    金玉叶心里好笑,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没出息!”

    “叶,叶子,想……不想我有,有出息?”

    夏奕改抱着她的手臂,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万分期盼地看着她,那眼底的清透干净特别迷人,两排如扇子一般比女人还长的睫毛扇啊扇的。

    那样子,各种无害,各种萌。

    金玉叶宠溺地捏了捏他的翘翘的鼻头,“当然想,你可一定要出息!”

    “嘿嘿,那我知、知道了,我会向……你老,老公的位置进,进攻的!”

    噗——

    金玉叶内心各种吐血。

    丫的,她又被这只披着兔皮的狐狸那无害呆萌的表情给骗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出了校门,只是步伐却被人拦住。

    黎梓月甩了甩碎发,脸上勾起一抹自认为能迷倒万千少女的骚包笑容,“嗨,小美人,你总算是千呼万唤死出来了,景少想你想得茶饭不思,睡不安寝,跟小的我走一趟呗!”

    “你谁啊,没听过好狗不挡道?还有,你笑的像****!”

    金玉叶双手抱胸,嘴角笑意戏谑而森凉。

    黎梓月笑脸有些龟裂,他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心里拼命告诉自己,此女不能得罪,此女不能得罪,不然会被主子弄死的……

    多次反复念叨,他睁开眼,扯唇,扬笑,然而——

    他对上了,是一双干净无垢,清透晶亮若琉璃一般的黑眸。

    “大,大哥哥,****、公是,是什么?”

    黎梓月风中凌乱了。

    他更想问他,丫的,小美人跑哪儿去了,他都在这里蹲了好多天了。

    此时,他要找的小美人正在某人的怀里。

    带着闪电标志的车一路疾驰,车内,金玉叶被某大首长禁锢在怀里,霸道的吻侵袭着她的口腔,娇嫩的肌肤被他粗粝火热的大掌弄得颤栗不止。

    “二叔!”

    柔柔媚媚地唤了声,金玉叶并没有拒绝他,亦是热情地回应着他。

    雷谨晫本就是想她想得浑身都疼,这会儿哪里受得了她娇软带着邀请的呼唤?

    手拉着她的手来到身下,“帮老子解开!”

    急切的话声刚落,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两人一个前倾一个后仰,雷谨晫第一时间抬手护住她的后脑,避免她撞到前座的靠背上。

    “怎么搞得?”

    出口的声音带着一股阴鸷与肃冷,使开车的吴良身子抖了抖,“呃,首长,抱歉,有辆车突然冲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