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第217章 辰王闪亮登场(2)

    “叶子,站……站这里干……干嘛?”

    夏奕特有的软糯羞怯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脑中百转千回,却也不过片刻的事。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各种纷乱的思绪,不着痕迹地收起画,嘴角习惯性地扯出一抹明媚如骄阳的笑容,抬手揉了揉他软软地发,“没事,收到份快递!”

    夏奕乌溜溜的大眼看了她手中的快递一眼,眼睛眨巴了下,嘴角一扬,亲昵地拉着她的衣袖,“哦,那,那我们进,进去!”

    “你先进去,我有点事!”

    说话间,她拂开了他的手,走进了门卫室,“师傅,这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哦,有四五天了,是个小孩送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门卫也挺纳闷儿的,快递上没地址,没署名,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子送来的。

    放在他这里几天,他是又好奇,又害怕,生怕收到什么烫手山芋,好在这个风靡整个校园甚至整个京都的女孩今天过来了,他也好交差。

    金玉叶摇了摇头,“没啥问题,就问问!”

    心情各种乱,金玉叶也没心思在呆学校了。

    尽管在发生吐血昏迷事件后,她就已经有所预料,然而,当有关那人的东西真正摆在眼前,她还是不可克制地乱了。

    那个男人有多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只要他想要的,各种手段,他都会弄到手。

    他们两人,可以说是,她是他的劫,而他亦是她的障。

    心里的魔障!

    恨!

    恨到骨子里!

    然而,在这股恨之下,有着一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这种情绪一直被她心底的恨压制着,直到他死的那一刻,才爆发出来。

    他死了。

    她的仇报了。

    那唯一坚持的信念也烟消云散。

    相对而言,心也空了,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空虚。

    和他相处数十载,同床共枕无数个黑夜,心里装着的是灭门之恨,隐藏着恨意,蛰伏着,周旋着,算计着。

    人们都说,做戏,想要骗过别人,就先要骗过自己。

    一场好戏,首先自己必须入戏。

    真真假假,戏里戏外,她以为自己能把握得很好,不过,也确实很好,至少,她骗过了他。

    只是,当一切落幕,当她褪下戏服,才发现,有些东西不知不觉入了心而不自知。

    所以,那一战,她明明知道有机关逃生,最终却选择了同归于尽。

    如果可以,她永生永世,都不愿意见到那个狂肆如魔,各种变态的男人。

    心思沉重,不知不觉间她重新回到了小套房,放下挎包,她交代了冷斯几句,让他没事别下来。

    便手机一关,去酒柜拿出一瓶最烈的酒,又狠又急地灌了下去,而后走到卧室,倒在床上,被子一拉,蒙头便睡。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思考,只想清空脑子里面的一切,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不管啥乱七八糟的事儿,皆等她睡醒再说。

    这是她的习惯,心烦了,就是睡觉,天塌地陷,只要她自己不醒,谁唤都没用,不过,一觉醒来后,日子继续过。

    一瓶烈酒下肚,金玉叶这一觉可谓是睡得昏天地暗,整整三天三夜,雷打不醒。

    冷斯得了交代,也没下来,手机关机了,谁也打不进,只是苦了某大首长,电话一遍一遍地打,回应他的,都是冰冷的机械音。

    小套房去过一次,那门铃都按的引起周围邻居众怒了,也不见有人来开门,打电话给雷钧桀,也是一问三不知,而学校里,给他的答案更是让他抓狂。

    丫的,那厮十多天都没去上课了,前两天倒是去过一次,接了封快递,连教室都没进,闪人了。

    这种情况,可将某大首长给急坏了。

    终于,在第四天早上,一进办公室,习惯性的拨打那个号码——

    通了!

    人霍地一下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将随后进来的王姚给吓一跳,“呃,首长,发什么事了?”

    神色敛了敛,锋利的唇冷冷道:“没事,先出去!”

    王姚摸了摸鼻子,敬了一个军礼,乖乖出去了。

    电话接通的时候,金玉叶正在大吃特吃,五星级的顶级佳肴,叫了一桌。

    “二叔!”

    软软媚媚地唤了声,语气听不出任何异样。

    雷谨晫捏着电话的手紧了紧,他压抑着心里各种澎湃的情绪,语气亦是状似无意地问,“这几天怎么不开机?”

    “哦,出去野外写生了!”

    金玉叶夹了个水晶鲜虾饺塞入口中,忽悠起人来,那叫一个脸不红气不喘。

    雷谨晫沉默了片刻,没再去质问或是纠结她为何不告诉他一声,而是出声问,“晚上过来?”

    不是一贯的强势命令语气,而是带了询问的口吻。

    雷大首长,有进步!

    “呵呵,二叔想了?”

    金玉叶轻轻地娇媚笑声从那头传来,没等他说话,她继续道,“行,等我吧!”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雷谨晫不是一个多话的男人,问了些近况后,便挂了电话。

    这边,金玉叶在饱餐一顿后,就去了学校。

    四天的休眠,醒来之后,她依旧是那个心黑嘴毒,没心没肺的金玉叶。

    她不能让那些过往影响到她,毕竟,在割下他头颅的那一刻,那一场长达数十载的复仇大戏已经落幕,而她也重新回到了这个她所熟悉的地方。

    如今她有哥哥要找,有妈妈的事,需要她查清真相,需要她解决,她并不是无事可做。

    而那个男人,上一世曲终人散,他就已经从她的人生舞台抹去,这一世,她只是金玉叶,为自己而活的金玉叶,守护她仅有两个亲人的金玉叶,她没有必要去为他而乱了心神。

    下午放学,金玉叶也没回套房,直接开车过去了雷大首长那边。

    雷谨晫知道她要过来,也特意早早就回家了,屏退了范阿嫂,亲自下厨烧了晚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