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老子给你自由(1)

    直愣愣地看着来人,再看看倒在地下,疼得浑身抽搐的女人,金玉叶万分庆幸。

    丫的,幸亏这时候来,再晚一步,也许看到的是她毁尸灭迹了。

    身子被拥进一具温热宽厚的胸膛。

    噗通!噗通!噗通!

    那一下一下失了节奏的有力心跳显示着这个男人紧张的心情。

    “妈的,你这是要多招人怨!”

    雷谨晫紧拥着她,手臂的力道不自觉收紧,再收紧,心,跳的厉害,然而,面上却是一贯的冷凝,不露声色。

    不可否认,雷谨晫是强大的,身为一代兵王,御天特战队的灵魂人物,他也见惯了各种生死。

    然而,当心尖上的人遇到危险,他同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会紧张,会害怕,只是他的情绪内敛而已。

    金玉叶勾了勾唇,不正经地调笑着:“二叔,这不是有你怜嘛!”

    被拽紧的心因她这句调笑,放松了不少,没好气地敲了敲她的脑门,视线转向地上的老女人,冷厉的寒眸迸射出一道阴鸷嗜血的冷残之色。

    “这女人你认识?”

    “嗯,金渣渣的人!”

    雷谨晫微愣,继而想到她口中的金渣渣是谁,心里有些好笑,不过,更多的却是怒,对金成嵘的怒。

    操他娘的,好歹也是养了多年的女儿,居然下杀心。

    金渣渣,当之无愧。

    “呵,我说怎么那么……无法无天,原来是不要脸地……勾搭上厉害的叔叔了,哼,贱种……就是贱种!”

    刘芳躺在地上,她一只手被硬生生折断,而肩胛处也中了一枪,此时她脸色惨白,脸上布满了大颗大颗的冷汗,唇瓣被她咬的渗出了血珠,那鄙夷怨毒的眼神,是恨不得撕了她。

    金玉叶脚尖一挪,狠狠地踩在那只被折断的手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穿过白墙,划破长空,听在耳里,颤在心尖。

    金玉叶在雷谨晫看不到的方向,一个肉眼不及的黑色物状弹进她张开的口中。

    嘭——

    洗手间的门被彻底推开,一众听到异常的保全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的,还有御天特战队一伙人,然而,看到里面的情景,皆都愣了愣。

    “头儿!”

    刚才那名穿的花哨的邪气男人看到这情景,眉目微凛,上前唤了一声。

    “报警!”

    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声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个严肃的浑厚嗓音。

    “雷老二,我的保镖这是犯了什么事?”

    金成嵘被人众星拱月地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女人,眉目都没变一下,依旧是那副威严沉稳,正气浩然的样子。

    雷谨晫面色冷凝,肃冷的眸子凝结成冰,如一把尖利的冰箭,直直射向金成嵘,“杀人未遂!”

    金成嵘洒然一笑,“呵,不可能吧!”

    “我说是就是!”

    雷谨晫语气强硬而霸气,丝毫不留情面,骨子里的傲然之气尽显。

    金成嵘眸色微凝,心里气怒,却发作不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说话间,他像是突然看到旁边的金玉叶一般,严肃的面容突地变得柔和不少,“小叶,你怎么在这里?”

    呕——

    金玉叶要吐了,丫的,果真是官场呆久了,练就一张无懈可击的人皮面具,那心里都被蛆给腐蚀得发臭了。

    不过,也不止是他会装而已。

    扬了扬唇,精致深刻的绝美五官笑靥如花,“父亲才看到我啊!”

    见金成嵘面容僵住,她顿了顿,继续道:“二叔过来和朋友聚会,我缠着一起过来了,不过我只是上个厕所而已,差点死于非命,父亲聘请保镖罩子可得放亮点,别哪天跟季叔一样,白眼狼一个。”

    金成嵘状似不相信地蹙眉,眼神转向刘芳,“小刘,怎么回事儿?”

    我上厕所,看……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有人要杀我灭口。

    这是刘芳心里想说的话,也是一早就想好的话,然而,她出口的却是,“老大,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任务,没能杀了她……为季炀报仇,以解你心头……之恨”

    一句话,就如一块巨石,扔到湖里,激起千层浪。

    刘芳眸子突地瞪大,心里惊慌又恐惧,这……这不是她想要说的话。

    在场的人也都瞠目,不过确实惊疑不定地看着金成嵘,心里各种疑惑,各种怀疑。

    而这边,金玉叶听到刘芳的话,笑脸突地一白,神色也变得惊惧凄然起来,她碧色的眸子含着一抹水光,要掉不掉的,那样子别提有多惹人怜爱了。

    “父亲,原来……原来你……你还没放下季叔的事,我只是自保而已,当时,若是我不开那一枪,我就要死在他手中了!”

    一旁万年冰山脸的雷谨晫看到她这般样子,面部忍不住抽动着,心里不得不为她这只小狐狸那无与伦比的演技喝彩。

    妈的,若是她进军演艺界,奥斯卡金像奖非她莫属。

    金成嵘脸色难看,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刘芳,那一眼,让刘芳犹如掉入冰窖,浑身发寒。

    “刘芳,别人给了你多少钱,你要如此陷我于不义?小叶是我金家女儿,哪个父亲会为了一个背板他的保镖而去杀自己女儿?你若真待我如此忠心,又怎么会……”

    狐狸就是狐狸,一句话他说的痛心,同时也成功将所有的一切推干净,后面他没有说出来,不过这里谁不会想?若是真的忠心,又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他供出?

    众人唏嘘不已!

    毕竟金成嵘最近风头正盛,有政敌陷害,一点也不稀奇。

    “我……我……”

    刘芳脸色灰白,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因为疼痛,她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丝被汗水浸湿,脸上也布满了冷汗。

    少顷,她悲凉一笑,“我无话……可说!”

    五个字,她说的异常艰涩,然而,这次却是说出来了,同时也算是间接承认,她受人指使。

    金成嵘压下心里的怒火也阴鸷的眸光,眼神转向金玉叶,语气状似语重心长地教导,却句句藏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