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206章 最温柔的打法(2)

    “铭少是吧,想和我过招,也不是不行,不过,想我出手,得有些彩头不是!”

    “嗤!”

    雷钧桀嗤笑一声,语气玩味儿道:“你以为这是比擂台呢!”

    丫的,他们在打架好不好!

    冷魅没理他,眼神兴味盎然地盯着夏铭。

    “今天老子将你打趴下了,你就跪在地上喊三声爷爷,你的保镖任由我们处置,以后只要有我们在的地方,你自动夹着尾巴滚蛋!”

    夏铭一副鼻孔朝天,牛逼哄哄的倨傲样子,看得百生堂一众经理忍不住冷魅担忧,毕竟,夏铭也算是人高马大,曾经在部队呆过,那身子板也是挺结实的。

    冷魅身材不算矮小,但要和将近一八五的夏铭比起来,还是差了点的,而且,他虽然不矮,但他瘦啊,小胳膊小腿的,能打赢壮实的夏铭吗?

    这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其中也包括夏铭。

    当然,并不包括曾经和他过过招的冷斯。

    冷魅脸上的笑意微敛,墨色的眸子将他打量了一遍,眼底闪过一抹估量。

    他这副样子,成功忽悠到了夏铭,认为他是在犹豫,会犹豫,就说明他没把握,所以夏铭也就更膨胀了,“没胆?呵呵,要不这样也行,你趴下了,就陪本少一晚,那张脸,本少看着心痒得紧!”

    赤裸裸的侮辱啊,夏铭,未来的日子甚忧!

    冷斯目光霍地一冷,身上戾气外泄,如淬了毒的利剑一般的眼神直直射向夏铭,感觉到他的气息变化,冷魅淡淡瞅了他一眼,冷斯眸色敛了敛,身上的戾气顿时收了起来。

    一瞬间的气息变化,并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冷魅墨色的眸子邪肆依旧,他摸着下巴,目光沉沉地看着夏铭,“你那是我趴下的结果,可若是你趴下了呢?”

    “哈哈哈,我趴下?就你那瘦竹竿似的身子板,省省吧你!”

    夏铭大笑,看着他瘦瘦的身形,眼里尽是不以为然和瞧不起。

    那些纨绔们亦是嘲弄地看着他,毕竟他们这群人当中,除了雷钧桀,就夏铭身手是最好的,三五个壮汉,于他而言不是问题,更何况是这么一支瘦竹竿。

    “你趴下,该怎么着?”

    不在乎他们的眼神,冷魅继续问。

    “呵呵,老子趴下,以后就跟你混,任你……!”

    “夏铭!”

    出声打断他的是雷钧桀,语气少了平时的吊儿郎当,多了一股犀利和严肃。

    那男人给他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特诡异。

    夏铭看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甩了甩发,“没事,我的身手还会输不成,你也不瞧瞧他那身子板儿!”

    说着,他眼神重新转到冷魅身上,神情难掩富家公子哥的倨傲,“我趴下了,以后任由你差遣!”

    “是男人,说话就要有担当!”

    “操,墨迹个屁啊,老子说话算话,快动手,憋得蛋……疼!”

    一个“疼”字没出口,双膝突然一麻,身子一矮,他华丽丽地跪在了那个如妖如魔一般的男人面前,众人还没从这诡异的一幕中回过神来,只见那人翘起的二郎腿霍然一抬。

    夏铭直觉一阵如刀子割一般凌厉的劲风直逼下颚,额前的碎发被劲风扫的往上翘了翘,他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下颚就一阵剧痛传来,同时,身子往后仰了去。

    嘶——

    “铭少!”

    “夏铭!”

    抽气声呼唤声此起彼伏。

    所有的一切发生得太快,要说半秒也不为过,是那么的令人措手不及,眼睛虽然看到了,可是大脑却当机了。

    夏铭这会儿顾不得痛和腿麻,抹了抹嘴角的血丝,第一时间是挣扎着要站起来,然而,一只被他嘲笑过的瘦腿却是踩在了他的胸口上,看着纤瘦的腿,这会儿却是如此有力,踩在他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此时夏铭双腿是跪着的,上半身是往后仰的,双手往后撑在地上,胸口被一只脚踩着,想要起来,确实挺难。

    “铭少,要起来不?先声明,这是我最温柔的打法!”

    嚣张啊!

    狂妄啊!

    一脚踢得人家见血,他还温柔?那什么叫暴力啊?

    夏铭感觉到胸口不断施加的压力,他撑在地上的双手开始发抖,他紧咬着牙关,脸色因为隐忍和痛楚而一阵红一阵白。

    “魅少,够了吧!”

    雷钧桀桃花眸闪过幽冷的光束,语气轻飘飘的,但无形之中自有一股威势。

    “是啊,魅少,切磋一下,点到即止就好了,免得伤了和气!”

    百伟良现在担心死了,得罪这几位爷儿,以后百生堂就麻烦了,虽说如今百生堂易主,可是,他毕竟还靠着它呢。

    冷魅妖冶的唇勾了勾,他身子甚至都没动一下,这会儿依旧闲适地坐在沙发上,“我说了没用,让铭少说!”

    夏铭隐忍的眸子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咬牙切齿地问:“我的腿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心中想知道的,他们很不明白,站的好好地夏铭,怎地就无缘无故地给他跪下了呢?

    冷魅抛了抛手中一枚硬币,而后两指一夹,猛地向门口扔去,刚走到门口的樊祤感觉有什么东西砸到他腿上,同时腿一麻,身子踉跄了一下,想找个支撑点都没有。

    最后“咚”地一声,十分倒霉悲催的单膝跪到了地上。

    “看清楚了吗?也就是这么回事儿!”

    雷钧桀嘴角抽搐,心里替倒霉的樊祤哀默。

    樊祤愕然,很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铭眼底的光明明灭灭,有懊恼,有怒火,有惊疑,也有挣扎,然而,挣扎过后,剩下的只是坦然,“得,本少技不如人,以后跟你混了!”

    他夏铭虽然爱玩,虽然纨绔,但是,他也是输得起的,虽然这次输得惨了点,但至少也给他上了一课,那就是——

    人不可貌相,永远都不要轻视对手。

    冷魅抬起脚,同时拉起他后仰的身子,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嗯,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