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205章 最温柔的打法(1)

    嘭——

    一群闲得发慌的纨绔公子哥儿们十分牛叉,万分嚣张地踹开了四号包间的门。

    唰——

    喧闹的气氛突然静止,里面十来号人的眼神刷地一声,转向门口,看到那一群京都有名的纨绔公子哥儿,皆都愣了愣。

    呵,这群孙子,又是搞哪出?

    冷魅墨色的眸子眯了眯,掩藏在昏暗灯光下的妖邪俊颜魔魅而邪肆,深不见底的墨色眼眸经过酒精的熏染,透着一股妖娆的雾气,水媚勾魂。

    “哎哟,是桀少和铭少啊!”

    百家虽说和四大家族不能相提并论,不过,也算是在上流社会上混的,京都一众不可得罪的贵公子,还是知道的。

    因此,百伟良看到来人,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将门给踹开的,屁颠屁颠地站起身子,和颜悦色的迎了上去。

    “哼,还以为谁呢,原来是百马屁!”

    百伟良擅长溜须拍马,是上流社会出了名的,所以别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百马屁,意思就是马屁精儿。

    雷均桀是谁?这京都的爷儿,横着走的小霸王,他当然不会去跟谁客气。

    百伟良也不介意,依旧笑呵呵地,“呵呵,这不是过来喝杯酒嘛!”

    “你丫的喝酒就喝酒,为毛和桀少抢女人?”

    雷钧桀没有说话,灼灼的桃花眸直直瞧着唯一一张显得空旷的沙发上的男人。

    一身裁剪合宜的暗红色西装,略显精瘦的身子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双臂随意地摊开着,面容隐藏在昏暗的灯光下,不甚清楚。

    不过,曾无意见过他一次的他却是知道,那样一张如妖如魔的邪肆俊容,给人带来的冲击力有多强烈。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只蛰伏在黑暗中的慵懒猎豹,尊贵,优雅,却也透着一股极强的危险性。

    眼神转移,他的身边坐着的,正是他他这几天有些兴趣的女人——

    小灵儿!

    人如其名,长得水灵灵的,那肌肤就像是能掐出水来似的,一张脸纯中带媚,勾人极了。

    扬了扬唇,俊逸的脸庞勾起一抹邪气儿的笑容,桃花眸幽光流转,“魅少,出来混,也不能夺人所好不是,你身边那女人,本少的!”

    冷魅对他的话丝毫不在意一般,优雅地轻啜一口红酒,沾在唇边的红色液体将他本就妖冶的红唇润的越发的潋滟水嫩,看的一众人直咽口水,就想去舔舔他唇边的酒渍。

    靠,哪里来的妖孽?

    站在门口的夏铭他们,忍不住在心里低咒。

    正当气氛尴尬,百伟良准备出来打圆场之际,某只妖孽却发话了。

    “你谁?”

    醇厚磁性的低沉嗓音,慵懒狂发的语气,不止门外的公子哥傻眼,就连百伟良和包间里那些部门经理都傻眼。

    桀少啊,京都横着走的小霸王,被称为皇太孙的雷家长孙,他……他居然不认识?

    靠,玄幻了吧!

    “******的,桀少都不认识,你丫的还想不想再京都混了!”

    冷魅眼神转向开口之人,墨色的眸子眯了眯,眼里闪过一抹阴寒幽冷的诡光,“阿斯,嘴巴太臭!”

    一句话,大家伙儿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啪啪”两声脆响,刚才还站在他身后让人感觉不到存在的高大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叫骂之人的面前,扬手就毫不留情地左右赏了他两个耳光。

    那人的脸以肉眼可及之势迅速红肿起来,两边唇角也溢出血丝。

    可见那两掌,力道之重。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都呆住了,那个被打的人更是呆呆的,那两掌力道太重,脸都麻木了,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打后,腾地一声,怒得头发都竖起来了,那双眼喷发着熊熊怒火。

    “妈勒个逼的,活的不耐……”

    没等他骂完,冷斯的身形突然一动,两手一抄,一手抓衣领,一手抓腿,身形将近一八零的男人硬生生被他给举了起来,嘭得一声,扔到了门外。

    嗷——

    一声惨叫让大家伙儿的心抖了又抖。

    如果刚才那两耳光是惊讶,那么这彪悍的一举一扔,则是惊吓了。

    赤裸裸的暴力啊!

    雷钧桀傻了,夏铭呆了,其他人冒冷汗了!

    靠,这是继金玉叶那只妖孽之后的又一只狂得没边的妖孽吗?

    “呃,呵呵,魅少,这是桀少,雷老司令的长孙,这是铭少,夏老爷子的爱孙!”

    百伟良怔愣了片刻,回神后,抹了抹额角的冷汗,干笑两声,连忙帮忙介绍,怕他不知道厉害关系,还特地指明了两人那牛叉的身份。

    “呵呵,原来都是孙子啊!”

    嘭——

    首先没忍住的是陈椽,刚喝下去的一口酒尽数喷了出来。

    都是孙子,这话听着,他么的怎么感觉有歧义呢?

    雷钧桀眼底闪过一抹幽光,勾唇无声地笑了笑。

    然而,还未来得及开口说什么,一旁的夏铭却是暴躁了,外套一脱,“靠,均桀,老子憋不住了,今天就来挫挫这丫的锐气,看他还狂,起来,单挑!”

    说话间,他身如猛虎,快速来到冷魅身边,可是还未近他的身,就被身材高大的冷斯给拦住。

    “妈的,有种就自己上,靠保镖你狂个球!”

    “保镖就是用来靠的!”

    冷斯用着他生涩拗口的中文说着,他一向很少说话,有时候一整天都说不上一句,想要他开口,实属难得。

    冷魅唇瓣勾了勾,“阿斯,退下!”

    冷斯瞧了他一眼,没说话,默默地退到他身后。

    “哼,算你有种!”

    夏铭哼了哼,摆出一副干架的姿势。

    百生堂那边的人心里那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得的。

    这群纨绔,随便哪一个家里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魅少还真敢惹!

    冷魅才不去在乎别人的想法,他眉眼含笑地看着夏铭,墨色的眸子闪过一抹狡黠之色,欣长的身子往沙发上一靠,双腿交叠,那姿态,慵懒中透着无尽的尊贵与闲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