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夺权(1)

    事情解决,金成嵘重新走马上任,且受民众敬仰推崇的程度更上一层楼,他又春风得意了。

    然而,他得意,某人却是失意。

    “啪啪啪——来人,给我来人!”

    “金成嵘,你狼心狗肺,薄情寡义!”

    “金成嵘,你不得好死,唔……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警局刑犯候审所里,杨婉君身上穿着一件黄色的刑犯服,双手使劲儿的拍打着铁窗门,扯着嘶哑的嗓子竭力哭喊着,怒骂着。

    平时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这会儿凌乱不堪,枯黄无光泽,面容憔悴,眼圈又红又肿,曾经的清冷高贵,端庄优雅的豪门贵妇,这会儿全都见鬼去了。

    “呜呜……你不得好死!”

    啪累了,骂累了,她身子顺着墙壁下滑,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咽咽地哭着。

    外面看守的人对这样的情况早已见怪不怪,也没人过来说什么,毕竟身份特殊,上头也有人关照过,什么事他们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

    杨志明将警帽夹在腋下,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

    一旁看守的两名警员纷纷敬礼打招呼,“局长!”

    杨志明扬了扬手,示意他们退下。

    里面,杨婉君听到声音,条件反射性地从地上站起来,“大哥!”

    许是太急,脚下一崴,一阵钻心地痛侵袭感官,痛得她身子又倒了下去,布满血丝的眼睛,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杨志明精锐的眸子透过铁窗,看着失去往日光鲜与贵气,变成一个普通妇人的妹妹,他除了痛心无奈外,也别无他法。

    尽管怨金成嵘的狠心绝情,薄情寡义,然而,他不是意气用事的年轻小伙子,在官场上沉沉浮浮多年,他很明白,这件事,终究要有一个人出来顶。

    而金成嵘,身上系了多少利益关系?

    他懂,他父亲也懂!

    他若被拉下马,这其中也关乎他们杨家的利益,所以,尽管明知女儿和妹妹是被他推出来顶罪的,可是,他们却只能袖手旁观。

    “婉君!”

    唤着她的名,后面残忍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杨婉君吃力地爬起来,手抓着铁窗,以前修剪打理的漂亮的指甲,这会儿断的断,破的破,有的上面甚至沾着干枯的血迹。

    “大哥,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不要坐牢,你知道的对不对?是金成嵘狼心狗肺,是他,是他害我的,你要想办法将我弄出去!”

    一连串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急切话语,那期盼信任的眼神,杨志明听着,看着,只觉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一般,窒闷得难受。

    深吸一口气,他清了清堵塞的喉咙,低沉暗哑的声音溢出,“婉君,你在里面呆一段时间吧,等这事风头过了,成嵘和大哥会想办法弄你出来!”

    一句话,就像是寒冷的冬天里,被浇了一盆冰冷的水,透心地凉!

    抓着铁窗的手不自觉地松开,渗着血丝的眸子里,期盼地光束一点点泯灭,最后剩下的只是空茫与绝望,同时身子也无力地滑坐在地上。

    “滚!全都给我滚!”

    两个女儿,残的残,伤的伤,枕边人的薄情寡义,亲人的背叛,彻底打倒了这个曾经骄傲不可一世的女人,以前的她有多傲气,有多在乎名声,那么现在,她心里就有多恨。

    那个男人的冷酷无情,她是知道的,因此,她被推出来顶罪,还在她所能承受的范围内,然而,真正让她寒心的,是她的亲人,为了利益,居然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陷害入狱,背上毒犯的罪名。

    父亲和哥哥,从小就对她疼爱有加,可是在关乎到他们利益的情况下,她却成了他们的弃子。

    杨志明喉咙微酸,他戴上警帽,眼神复杂地瞧了眼里面几近崩溃的妹妹,唇瓣蠕动了片刻,最终却只是低叹一声,什么都没说。

    当初发生了那件事后,他们见识了金成嵘的狠心绝情,那时候的金成嵘还不是一市之长,他们曾劝过她放弃与他的婚事,可是,她的骄傲,她不服输的性子,让她一意孤行,硬是进了金家门。

    经多方调查,审理,杨婉君的案子落幕了,被判毒品交易罪。

    不过,在金、杨两家的周旋之下,法官念在她是爱女心切,且女儿也是被人绑架陷害才染上毒瘾,故从轻判决,最后是有期徒刑一年,立即生效服刑。

    说实在的,一年的时间,不算长,可对于杨婉君来说,却是一辈子都洗不去的污点,她那样骄傲的一个人,这种惩罚,比捅她十刀子还要难受。

    轰动了整个京都的‘市长藏毒事件’总算是彻底落幕。

    金家表面上没什么变化,然而,经过这一系列事件,金家内部却是出现了严重危机,特别是由老三金成堑管理的金氏集团,影响不可谓不大。

    金氏集团,以电子科技起家,后面在金成堑的管理下,又涉及了药业、房地产和旅游业,金成堑经商头脑不错,再加上有家族兄弟开绿灯,短短数年,金氏便在房地产和药业这片领域占了一席之地。

    翰荣居的书房内,金成堑皱着眉,将公司里面的内部情况汇报了一遍。

    “大哥,前段时间各个商家对原料供应都有些推脱,底下制药厂无法正常运转,等问题上报到我这里来时,想要补救,已经迟了,如今客户所需的产值量出不来,他们以我们毁约的形式,要求我们赔偿所有损失。”

    尽管是他在打理着公司,但是,公司的股份却是家族每个成员都有份的。

    “没有转圜的余地吗?”

    金成嵘眉心犯黑,最近事情一茬接一茬,而他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每况日下,工作方面,都有些力不从心。

    说到这里,金成堑也挺纳闷儿,金氏和同仁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这样的情况并不会闹得如此严重,可是这一次,对方却是寸步不让。

    “对了,大哥,我了解到,同仁医院副院长的独子在名扬读书,而且……而且和玉……玉叶的关系很好,我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