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202章 献计,杨婉君入狱(2)

    每次别人骂她丑八怪,他就恨不得想杀人。

    当初祁冉云无意中瞧见她的脸,骂了句丑八怪,他就不顾后果地让人绑了他猛揍,也正因为那一次,他才结识了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女人。

    说到底,他还要感谢他。

    深吸了一口气,他面向她,那张酷酷的俊脸有着由衷的感激与郑重:“妖孽,你虽然变态了点,可恶了点,嘴巴毒了点,不过,我以前说过的话,一定会作数,一辈子,鞍前马后!”

    倪星悦看了眼自家哥哥,再看看这个助他们兄妹脱离钳制,给他们新生的男……不,是女孩才对,她亦是一脸郑重地出声:“叶子,虽然我没你那么有本事,也没哥哥那么强的身手,不过,我也会像哥哥一样,跟着你!”

    女孩的声音娇娇脆脆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然而,那双宛若秋水一般的美眸里,自有着一股坚定与全身心的赤诚。

    “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这是必须滴!”

    操!真是会破坏气氛,浪费他们一番表情!

    倪星恺扶额,拍了拍倪星悦的肩膀,“星悦,别想从她嘴里听到一句带有感情的话,丫的,她就一个心黑嘴毒的变态!”

    倪星悦笑了笑,没说话,这女孩,嘴巴虽然毒了点,不过,只要真心与她相交,她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这个是护肤油,每天早晚洗脸的时候,掺一盖到洗脸水上,另外这个是润肤膏,早晚洁面后在脸上抹一层,会让新生出来的粉色皮肤与你面上的肤色一致,一个星期不要出去吹风,也不要用其他护肤品和化妆品!”

    “这个星期,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个星期后,我对你有安排!”

    冷魅将两个玻璃瓶递给她,淡淡地交代着。

    弄好了一切,几人一起下楼,当佣人和等候在楼下的江源他们看到倪星悦脸上那狰狞恐怖的疤痕消失后,各个都瞪大了眼睛。

    “星悦,真漂亮,恭喜你了!”

    江源和倪星恺是死党,所以对倪星悦并不陌生,同时也知道他们两兄妹的事儿,这会儿是由衷的替他们感到开心。

    “是啊,倪小姐,真漂亮呢!”两个佣人亦是笑着附和。

    倪星悦腼腆地笑了笑,眼神看向冷魅,“是魅少医术卓绝!”

    江源眼神转向一旁邪肆而魔魅的男人,心里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敬佩之情,“魅少的才能,我们这些人是望尘莫及了。”

    短短一段时间的共事,这男人的雷厉风行、狠厉果决和奖罚分明的处事作风,让人不得佩服,最重要的是,他的才能涉及之广,更是让人惊叹。

    也难怪像阿恺那样骄傲的人愿意为他鞍前马后了。

    “对了,金成嵘约了你好几次了,你要见吗?”

    冷魅唇角微勾,笑容邪肆而森凉,“也该见见了!”

    他放下的饵,足以诱他上钩。

    是夜,繁华的京都笼罩在一片灯红酒绿中,一家高级饭庄的豪华包间内,酒桌上,人并不多,一个是被停职查办的金成嵘和最近风头正盛的冷魅。

    “魅少是个大忙人啊,金某约了几次都约不上!”

    两鬓生白,面容憔悴,眼窝犯黑,早已没了往日意气风发的金成嵘举起酒杯冲对面邪魅横生的男人笑着道,可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四次,他连续约了他四次,可每次都被他的助理三言两语推脱,说实在的,他金成嵘活了半辈子,尽管现在麻烦缠身,可凭金家的地位,这京都还没有谁这么不给他面子过?

    冷魅亦是端起酒杯,与他轻碰了一下,墨色的眸子邪光流转,“这不是刚接管百生堂嘛,事儿多,金先生见谅!”

    语气慵懒中透着一股随意傲然,嘴里说着见谅,然而,他的表情却是无半分愧色。

    金成嵘尽管心里微愠,不过,这会儿他有求于人,他也只能暗自压下那股怒意,面上不动声色地说着奉承地话,“现在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魅少如此年轻有为,着实让金某佩服!”

    冷魅唇角微扬,“金先生困于浅滩,也只是一时而已!”

    这句话倒是让金成嵘心里的怒意减了不少,他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对他的话只是笑笑,不置可否,转移话题,询问着他所关心的问题。

    “上次魅少说金某中毒的事,实不相瞒,我确实被人下了毒,不知魅少是否有办法帮我解掉,若是能,金某定当重谢!”

    冷魅垂下头,低低的笑出声来,“金先生,首先,我不是医者,并没有医者父母心一说,其次,我是一个商人,商人重利,以你目前的状况,我并不觉得,你值得我去费心!”

    这话够直白,够冷酷!可谓是丝毫面子都不给。

    金成嵘气的脸色一片铁青,胸膛起伏不定,捏着酒杯的手,指尖泛白,“年轻人,不要太轻狂!”

    “错,这不是轻狂,我只是实事求是,一市之长,私藏枪械和毒品,罪名不可谓不大,能不能翻身,还是一个问号!”

    金成嵘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他深沉透着一股阴妄的黑眸直直看着对面高深莫测,看不清深浅的年轻男人,沉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吧!”

    冷魅笑了,或许他一直在笑,只是这一次,笑容越发的明显,他放下筷子,略显纤瘦的身子慵懒地靠在椅背上,邪气凛然地开口道:“你身上那毒,根据你的情况,我已经分析过,那毒挺霸道的,若是一直下去,不但会消减你某方面的能力,也会让你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体虚而亡,属于一种慢性毒药,如果我没猜错,下毒之人应该会给你药压制毒素,不过,那只能缓解你的痛苦,并不能解毒。”

    各种忽悠有木有!

    金成嵘想到最近他的身体,和晚上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态,内心惊疑不定,且又恨又怒,该死的孽女,他当初就不应该让她来到这个世上。

    深吸了一口气,他压下那股滔天的恨意,抬了抬眼,暗哑着嗓子问:“魅少有几层把握能解?”

    “解是能解,不过我终究不是下毒人,解起来很棘手也很费时,没有相应的回报,我是不会去费这个神的。”

    金成嵘同他一样,靠坐在椅背上,知道他后面还有话,便挑了挑锋利的剑眉,示意他继续。

    冷魅修长的手指轻叩着桌面,继续道:“我现在是商人,在京都并未站稳脚跟,各个关卡通道都需要周旋,如果金先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能重登市长之位,那么……”

    后面的话,已经不言而喻。

    金成嵘如枯井一般的黑眸里面漾着莫名的光速,少顷,他扬唇笑了笑,眼角的细纹显示出了他的苍老。

    “魅少也说了,一市之长,私藏枪械和毒品,罪名可不小,你又为什么会认为我还能坐上市长之位?”

    冷魅砸吧了下嘴巴,故作讶异状,“我好像得到消息,那枪上因为也有你保镖季炀的指纹,最后被判定为是他的,至于毒品嘛……”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接着,墨色的眸子闪过一道邪恶之光,“金家可不只金先生一个人,关心女儿的,亦不会是金先生一个!”

    话语点到即止。

    然而,金成嵘听到这话,瞳孔却是缩了又缩。

    好狠的计!

    不过,却也是目前最有效的。

    枪械的事,他听了杨志明的劝慰,无耻地推到了季炀这个死人身上,而毒品比枪械还要棘手,如今一直拖在那里,也只是因为金家动了关系。

    两天之后,京都再一次轰动了。

    市长金成嵘私藏枪械和毒品一案终于落幕,枪械被查出是属于涉嫌绑架案的保镖季炀的,至于毒品,是金家长媳也就是市长夫人杨婉君心疼女儿受毒品的折磨,这才私自托关系从黑市那里弄回来的。

    金市长因为念及夫妻情分,并没有出面澄清,不过,当初和杨婉君交易的人在昨晚凌晨终于被绳之以法,开口吐露了内情,另外还向警方透露,杨婉君为了让他封口,给他账户里打了一百万的封口费。

    经过多方调查,杨婉君的私人账户确实有这笔数额颇大的交易,人证物证聚在,市长夫人金家长媳杨婉君涉嫌大量毒品交易,在今早八点,被警方逮捕归案。

    此新闻一出,金成嵘的形象在市民心中,再一次高大起来,尤其是女性,众位网友甚至送他一句“不畏人言清廉官,有情有义真男人”十四字赞言。

    电脑前,金玉叶看着这几个字,潋滟的唇勾起一抹恶魔般的笑容。

    倪星恺看着她这样,背脊凉了凉,“宁得罪阎王爷,也勿得罪金妖孽!”

    丫的,这么阴损的计,也只有她想得出来!

    金玉叶点了点头,“嗯,有这个觉悟,是好事!”

    倪星恺也不和她打哈哈,酷酷的俊脸有些严肃,“喂,你不是恨你老子恨得要死吗?怎么又将他搞上去了?”

    他发现,这个女人的心思,诡秘的不行,尽管他长长跟着她身边,但她的所作所为,他却还是猜不透,按理来讲,金成嵘倒台,她不是该拍掌叫好吗?

    金玉叶碧眸微眯,嘴角勾起邪气的笑意,“姐做事,你看着就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