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201章 献计,杨婉君入狱(1)

    一场简单的生日聚会,一顿兄弟之间的饯行酒——

    几多殇,几多愁!

    总之,继大大碰以后,雷大首长安分了不少,沉寂了不少,某只妖孽的日子却是好过了,潇洒了。

    不会有人电话查岗,不会有人校门口逮人了。

    闲的时候呆在教室,看她的书,做她的事,忙的时候,装束一换,变身妖孽美男,去百生堂集团坐坐镇,该灭的蛀虫都灭了,该升官的都升官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转眼间,她回来有半个月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没了某个大首长的紧迫盯人,她做什么事都方便带劲儿。

    海边的别墅,倪星悦的卧室里,气氛透着一股紧张。

    “叶……魅少,我真的可以好了吗?”

    倪星悦坐在床上,身子微微地颤抖着,出声的话语,不自觉地带了一丝颤音,语气中有紧张,有期待,也有害怕。

    她的整张面部被纱布包裹着,除了露出一张粉色的红唇,就连眼睛都被裹在里面。

    此时一身冷魅装扮的金玉叶没有开口,一旁与他同样紧张的倪星恺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星悦,相信她,别紧张!”

    邪肆的墨色眸子邪邪地睨了他一眼,妖冶的红唇一挑,很不负责任地道:“别相信我,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操!有这么打击人的吗?说句安抚的话会死啊!

    变态就是变态,别指望她能好心。

    倪星恺感觉到妹妹更加紧张了,他抽了抽嘴角,心里止不住地诽腹着。

    冷魅嘴角漾着招牌式的邪肆笑容,他打开装备齐全的医药箱,莹白干净的手戴上一次性橡胶手套,抽出医用剪刀和一系列工具,开始拆开倪星悦脸上的纱布。

    在回来的第三天,她就抽空过来帮她治疗脸上的伤疤了,相对于上次医治倪星恺伤口时的粗糙与血腥,这次在药物和设备配置齐全的情况下,她还是有百分之九十把握的。

    不过,作为医者,最忌讳的就是将话说得太满,毕竟不是神,在治疗期间,什么状况都有可能出现,而她要做的,就是避免各种状况发生。

    而且这次终究是她在现代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动手,她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随着纱布一层层揭开,倪星悦眼睛渐渐接触到亮光,她的心也就越发的紧张,害怕。

    如果没有希望,她也就这样了。

    可是有了希望,那种想要恢复容颜,想要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大大方方地站在别人面前的强烈渴望,让她的心升到一个沸点,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失败的打击。

    也许别人会说她没用,可是别人永远无法体会她心里的煎熬,她不敢照镜子,不敢出门,不敢见陌生人。

    唯一能陪她的,只有哥哥和她养的那些小动物,因为只有他们,不会在看到她的脸后,露出或害怕,或同情,或厌恶的眼神。

    最后一层纱布滑落,倪星恺紧张得连呼吸都屏住了,当他看到那一张肌肤似雪,眉目如画的绝美脸庞时,提在嗓子眼上的心终于安安稳稳地落了下来,漆黑深邃的眸子闪过可疑的水光。

    倪星悦长长的眼睑颤颤的,在纱布滑落的那一刻,她鸵鸟般的闭上了眼睛,因为她害怕看到哥哥失望哀痛的眼神。

    倪星恺有些粗糙的指尖从她的眉骨滑过唇角,那里曾经有一条狰狞恐怖的疤痕,如今,只剩下淡淡的粉色,手底下的肌肤滑腻如凝脂,面似桃花,眉若青黛,眼如秋水。

    毫无疑问,这是一张绝美的脸庞,是她以往的容颜。

    他的妹妹不用再躲在房里不敢见人了,她可以交朋友,可以像个正常女孩那样,挥洒着她的青春年华,而不是躲在家里,与一群小动物为伍。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倪星恺语气难掩激动,出口的声音带着一股暗哑的潮意,“星悦,很漂亮,睁开眼睛看看!”

    说话间,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面镜子,只是握着镜子的手在颤抖着。

    倪星悦听到他激动肯定的话语,那颗跳动不已的心稍稍安静了不少,她没有立即睁开眼,而是抬手轻抚了下自己的脸颊。

    待那滑腻的触感传入指尖,她眼中的泪不可抑止地流了下来,同时也睁开了眼睛,看到镜中那张熟悉的,完好无损的脸庞,她眼里的泪掉得更凶了。

    倪星恺怜惜地替她擦了擦眼泪,“星悦,你应该笑才对!”

    尽管星悦从未怪过他,甚至顾及到他的感受,时常在他面前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那一道狰狞的疤,毁去不止是她如花似玉的脸,还有她的自信,她的骄傲和面对别人的勇气。

    “哥,我只是太开心了!”

    倪星悦摸着泪,又哭又笑的。

    说着,她眼神转向一旁的冷魅,直接称呼她为叶子,语气透着真诚的感激,“叶子,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重新活了一次!”

    是的,恢复了以往的容颜,她就像是重新活了一般,她被这道疤泯灭掉的热情、希望和自信,如今重新活过来了。

    她不愿意去做换脸手术,那是因为,换了张脸,就算疤没了,可那个人也不是她了,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过日子,那同样会成为她心里的一个梗,而且还是一辈子。

    冷魅并没有像他们那般激动,他淡定地收拾着医药箱,淡定地脱下紧致的橡胶手套。

    待弄好一切,这才抬眸,撩了撩额前的碎发,嘴角亦是招牌式的邪魅笑容,“别将我说的那么伟大,我是需要报酬的,另外,你也只是我的试验对象,不过,很成功!”

    倪星悦并不介意他的话,她张开手臂搂了搂他,美目含泪,嘴角却含笑,“我庆幸,我能成为你的实验对象!”

    看到妹妹这般能够重拾自信,倪星恺是开心的,那道疤,不止划在了妹妹的脸上,更是划在了他们两兄妹的心尖儿上,她自卑,胆怯,而他亦是受着煎熬。

    毕竟,妹妹是为他挡的,他会愧疚,会觉得自己没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