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第191章 夺人之战(1)

    寂静的走廊,那一声呼唤,那一声‘我想你’好似穿透了时空,越过了生死,空茫中透着一丝飘渺。

    声音压抑了多少浓情与思念,恐怕也只有出声之人才明白。

    然而那种小心翼翼的温柔颤音,却是让人闻之心底泛酸。

    金玉叶背脊僵了又僵,转身的动作只转到一半,便顿在那里。

    然而,异常也就那么一瞬间,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转身,无须酝酿,她脸上又是惯性的明媚又戏谑的笑容,“流骁,傻了吧,表白也不看清人!”

    流骁温柔如水的清透眸子宁静而悠远地看着她,没有说话,他上前,动作自然地拉起她的手,指尖穿过她的手指,十指相扣,而后不发一语地拉着她就走。

    流骁人看着修长精瘦,然而,他的手却是大而有力,肤色白皙,手指修长,根根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很干净,圆圆润润的淡粉色,看起来也是极美的。

    金玉叶碧眸盯着两人相交叠的手,神色有些恍惚,曾经柳逸也拉过她的手,他也喜欢扣着她的手指,因为他说,手指与心脉相连,指尖相扣,亦是心的相连。

    恍惚间,金玉叶被他拉着来到了天台,流骁并没有放开她的手,而是越扣越紧,金玉叶甚至能感觉到,他掌心处有湿腻的汗冒出。

    敛了敛情绪,金玉叶抬眸扬笑,“流……”

    话还没来得及说,身子突然被他猛地拽进怀里。

    “我知道是你,别说一些敷衍的话!”

    清新好闻的淡雅气息窜入鼻尖,他的声音温温柔柔的,介于少年的青涩与男人的醇厚之间,胸膛不正常的起伏,身躯细微的颤抖,让她即将出口的话生生咽进了肚子里。

    金玉叶抬眸看了看天,并没有开口说话。

    因为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尽管上次已经猜到某些事,可是他想起来,和不想起来,意义完全不同。

    他不想起来,她可以将他当做流骁,可以将他当做一个要好的朋友,知己,不用去背负那份沉重的感情债,如今他想起来了,她想要忽略,都不行。

    她从不否认自己欠柳逸一份情。

    那时候的她,贪恋他的温柔,贪恋他给予的温暖,贪恋他不计得失的付出与包容,每次和他在一起,她的心情是最放松的时刻。

    可是,有了那一世惨痛的教训,她不敢也不能再让他重蹈覆辙,最后落个生死的下场。

    面对这样一个温暖如骄阳一般,掏心掏肺为她的男人,她不能再这么自私。

    别的男人,她玩玩无所谓,可柳逸不行!(现在应该称之为流骁才对)

    “魅……”

    “还是叫叶子吧!”

    金玉叶退离他的怀抱,语气温软地打断他的称呼。

    古代的一切,除了刚穿越过去的那几年,后面的日子,于她而言,可没有什么值得她好回忆的。

    流骁静静地看了她半响,眉宇间闪过一丝温柔愉悦的笑意,一句话,是承认了她自己的身份,同时,亦是接受了他的身份。

    樱花一般的红唇不自觉的上挑,白皙俊逸的脸颊上两个迷人的酒窝乍现,嘴里柔柔地吐出一个“好”字。

    这就是柳逸亦是流骁,从不会问她为什么,她说的话,他的回答基本上是一个‘好’字,只是在面对某些事上,亦有他的固执。

    两人在天台上聊了很久,流骁说他自从发烧那晚脑中有奇怪的片段后,以后的时间,每夜几乎都有那种情况,脑中出现的场景都不同。

    最后所有事情一连贯,他便明白,那是一个叫柳逸的男人的一生,亦是他流骁的前生。

    他不知道为何为出现这种拥有前世记忆的情况,同时也觉得匪夷所思,然而,更令他想不明白的是她的情况。

    按照她所展现出来的一切来看,他明白,拥有前世记忆的不止他一个,她亦然,所以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她恍惚间,唤出了‘柳逸’这个名字。

    记忆中,柳逸熟悉她的一切,通过那些记忆和如今的对比,他明白,她就是那个魅娘。

    “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你!”

    所有的一切想起来后,他疯狂地想见她,想问她,可是却找不到她的人。

    金玉叶拂了拂被风吹起的头发,“前段时间去国外度假旅游了,这两天才回来!”

    流骁看了她眼,温柔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其实你……那次就知道了吧?”

    他上次说看到柳逸了,而她却告诉他,那是他做梦了,也许那时候,她心里隐隐知道了,只是不愿意去承认。

    没待她回答,流骁继续温柔道:“叶子,你无须有心理负担,流骁也好,柳逸也罢,我只是我而已。”

    “我想,以你的聪明,也定然明白我对你的心思,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想要用柳逸这个身份来争取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告诉你,想要让你知道,不论是柳逸还是我流骁,永远都无条件给你依靠,尽管目前的能力对你来说微不足道,可是不管什么事,你要记得,还有我!”

    语气柔柔的一段话,就如一阵柔和的春风拂过耳边,温柔舒爽,话语也不见得有多华丽,然而,字里行间的那份浓情,却是让人无法忽略。

    金玉叶无奈地抚了抚额,表情有些无奈,“流骁,别说这些沉重的话,也别困住你自己,好好过你该过的日子,走你该走的路!”

    在她这里,他只有死胡同,没有路给他走。

    感情,她回应不了他,道路,她走的是邪门歪道,不适合他那么干净清透的一个人。

    流骁没说话,下课铃声响了起来,没多久,夏奕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

    “哎呦,小奕,看到姐这么激动!”

    看到脸蛋儿通红,双手撑着膝盖,伏身剧烈喘息的少年,金玉叶抛去沉重的心绪,上前忍不住捏了他红扑扑的脸颊一把。

    夏奕一把拽住她欲退离的手,语气难掩激动,“叶、叶子,老天保、保佑,你、你总算是、是回、回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