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第183章 回国,冷魅正式登场(1)

    危急时刻,金融界新秀冷魅注资三千万,再加上那些股东在动荡时期抛售出去的股权被他高价买入,如今他拥有百生堂百分之六十五的股权,成为百生堂的最大股东,进入董事会,且对公司的一切决策都拥有最高发言权。

    简单一点的说法,那就是这家百年企业易主了。

    雷家,气氛有些凝重。

    “还是联系不上?”

    夏沅琼满面愁容,一脸担忧地问。

    “我已经致电那边的领事馆,他们会帮忙留意的,只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他们只能查到她的入境记录,又怎么能查到她的具体位置,放心吧,那丫头机灵的很,不会有事的!”

    雷战拍了拍她的背脊,话是这样说着,可眉宇间同样有着隐隐的担忧。

    “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十八岁姑娘家,真是急死个人了,她也不是个没分寸的姑娘,这学校都开学了,她还不回来!”

    说完,她还不忘剜了自家孙子一眼,“你真是荒唐,居然还带别的狐媚子一起去,也难怪她会被你气走了!”

    雷钧桀摸了摸鼻子,心里暗自叫苦,他也很委屈好不好。

    “要我说,最可恨的就是金家,没想到看着一副严谨廉明,正气凛然的样子,居然会拿枪指着自己的女儿!”

    乐梅见儿子一副苦相,连忙将箭头直指金家。

    “唉,确实没想到,金家老大那人,年轻时还挺不错的,没想到是越活越回去了!”

    雷谨强和金成嵘是经常打交道的,这会儿也忍不住唏嘘。

    “水!”

    夜凉如水,异国他乡,充满消毒水味儿的病房里,金玉叶趴在床沿假寐,一声极为虚弱的声音传进耳朵,使她身子第一时间弹跳起来。

    病床上挺尸了三天的男人总算是醒了,然而,坑爹的,狗血的问题来了,脑部受到重创,淤血积压在脑子里,无法散开。

    丫的,暂时性失忆了。

    一问三不知!

    这种结果令金玉叶很郁闷,内心各种吐血,这种感觉就像是沙漠里突然看到一片绿洲,然而,一走近,却发现那是海市蜃楼。

    希望被破灭的感觉,让金玉叶浑身都充斥着一股暴戾压抑的气息,让她有股想杀人的冲动。

    好在那人什么都不记得,唯独记得那个吊坠,他知道那东西是他的,且还一个劲儿的说这东西对他很重要,然而,具体是有多重要,为何重要,却是不知道。

    金玉叶自己身为医者,知道有潜意识一说,如果一个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那么,就算是失忆,他潜意识里,还是知道的,而他,正是这种情况。

    这样一来,她可以确定,哥哥确实没死,这一点倒是稍稍缓解了她心中的压抑,只要还活着,她就不怕找不到人,更何况只是血块而已,她可以用针灸慢慢帮他消散。

    医院住了半个月,男人身上的外伤基本已经愈合了,不过内伤什么的,还需要一段时间静养,另外也有点失血过多。

    好吧,失血是她害的,本来算好的行程被他耽搁了,她的身体需要血,需要男人,感觉到他是干净的,便在他昏迷的时候,直接放他的了。

    结果导致他输了两袋血浆。

    到他能下床的时候,金玉叶便联系倪星恺,让他拖人帮忙弄了一个假身份过来,准备带他回国。

    “冷斯,这是你的新名字,以后跟在我身边,身份是保镖,我会慢慢帮你将脑中的淤血散开!”

    病房里,金玉叶将一份护照和全新的身份扔到一旁的桌上。

    男人异常深刻的五官面无表情,那双偏褐色的眸子有着戒备与迷茫,“你为什么要帮我?”

    出口的声音有些冷硬与拗口,显然不是一个长说中文的。

    金玉叶抬眼看他,碧色的眸子平静无波,说话也直接了当的同时,也透着一股凉薄,“因为你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事!”

    男人沉吟了半响,点了点头,干涩的吐出一个字,“行!”

    在脑中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他貌似也无处可去,更何况,他比她都想要尽快恢复记忆,他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被他给忘了,他必须要想起。

    另外,他的命是她救的,报答她也是应该的,最少他知道,在她没从他口中挖出她想知道的事期间,她不会害他。

    在他话音刚落,这边金玉叶便一拳袭击他的面门,拳风又狠又辣,丝毫不见留情。

    男人神情一凛,眸色微厉,携着凶猛之势的拳头即将接近他面门时,他脑门快速一偏,同时粗粝的大掌裹住了她小巧却凶狠的拳头。

    迷惑而愠怒的褐色眸子转向她,无声地询问着。

    金玉叶没有直接回答,妖冶的唇一勾,暗藏在手中的银针一刺,男人吃痛,松开手,金玉叶第一时间手撤回,同时长腿一扫。

    许是潜意识反应,尽管失忆了,男人感觉到危险后,便迅猛地退开了身子,只是牵扯到身上的伤,痛的他忍不住闷哼一声。

    金玉叶偃旗息鼓了,她上前扶了他一把,男人脸色有些难看,神情再一次戒备起来。

    金玉叶无视他戒备的眼神,拍了拍手,捋了下额前的发丝,含笑道:“身手还过得去,以后要多练练!”

    这男人,虽然失忆了,可是骨子里对人的戒备和技能倒是没忘,就是有些生疏。

    男人明白她的目的,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语气僵冷拗口道:“动手打声招呼!”

    如果不是仅存的那一丝理智,他在握住她拳头的那一刻,差点就捏碎她的手骨。

    金玉叶不置可否地笑笑,动手收起她的东西,而后扔给他一套衣服,“衣服换了,我们该走了。”

    凌晨两点,飞机抵达京都的国际机场,离开了一个多月,要说变化之,唯一的变化就是,季节更替,京都的天,不再那么冷了。

    前来接机的人是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异常悲催的倪星恺,尽管是凌晨,可机场内的旅客依旧是川流不息,人潮涌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