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第181章 哥哥的消息(4)

    然而,当那个脸色铁青,怒火攻心的男人转身抬眸看到石墩上的两张熟悉的脸上,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直直地定在那里。

    樊祤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而已。

    金玉叶看着呆愣住雷钧桀,再看看躲在他背后胡乱整理衣服的女人,眼神下移,红艳艳的唇儿笑了,“喂,好歹也将你兄弟收起来啊!”

    咳咳咳……

    樊祤又开始咳了,同时心里对这个邪恶的女人犯憷了,去他娘的不舒服,他倒是觉得,看了一场精彩激烈的大戏,她心情倍儿爽。

    深吸一口气,雷钧桀慢条斯理,淡定自若的穿好衣服,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喂,谁啊你们,缺德吧嗯,居然听墙角,想学回家看A片去!”

    女人穿好了衣服,不但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神色,反而站出来指着两人的鼻子骂。

    金玉叶碧眸眯了眯,眼前的女人挺年轻的,大概是十八九岁的样子,面容妖艳,身材可以称为一级了,最重要的是,胸前那对玩意儿够膨胀,够汹涌。

    貌似雷钧桀对这类型的女人情有独钟,金玉艳不也有一对波涛汹涌的胸器吗?

    “看什么看,妒忌啊!”

    女人见她眼神停留在她胸前,还大方地挺了挺,那样子要多嘚瑟就要多嘚瑟。

    “给老子闭嘴,鬼嚎个什么劲儿!”

    雷钧桀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女人立刻乖得像猫儿一样,挽着他的手臂,用她那对大胸器在他身上蹭了蹭,“钧桀,人家不是生气嘛!”

    声音那叫一个娇嗲,另在场的另外两人身上鸡皮疙瘩抖了一地。

    金玉叶秀美微挑,精致娇艳的脸庞邪气儿十足,她将女人上下打量了一遍,出声道:“姓雷的,你的眼光怎么越来越差了?是不是只要女人那地儿能用,你都啃的下去?”

    雷钧桀手臂从女人手中抽离,他看了眼一旁笑意温和却掩饰不住尴尬之色的樊祤,桃花眸微沉,“你们怎么在这里?或者我该问,你们怎么在一起!”

    “咳咳,说来也巧,我是在飞机上碰到小叶的,后面交谈之下,发现她什么都没准备,连自己所坐的班机飞哪儿都不知道,所以就一道儿了!”

    樊祤清了清嗓子,用他一贯的温润声音解释着道。

    雷钧桀神色莫名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眼神转向一旁某个邪恶无良的女人,抬手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嘴角含笑道:“怎么?又闹大革命了,心情不爽?”

    他记得,早上她是回了金家的。

    金玉叶笑了笑,“现在爽了!”

    “呵呵,能娱乐你,我感到很荣幸!”

    此时的雷钧桀是已经收起了他那副浪荡公子样,张扬乖戾的俊脸在影影绰绰的灯光映照下,变得高深莫晦起来。

    金玉叶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他,深沉而乖戾,上流社会,哪个不是带着面具,而恰巧雷钧桀对外的面具是一副风流浪荡子罢了。

    “钧桀,她谁啊?”

    身边的女人不甘被忽视,出声问,看着金玉叶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雷钧桀低低笑了笑,“爷的未婚妻,正宫娘娘!”

    话说完,他意味不明地看了樊祤一眼,不发一语地转身离开了,只是在转身之际,嘴角的笑容已然收起。

    二叔对这个年纪轻轻,却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可谓是抱着势在必得的心思,可这个女人明显就是一个飘忽不定,冷心无情的主儿,男人招了一个又一个。

    如果任事情发展下去,他甚至能预料得到,不久的将来,雷家会如金家一样,会因这个女人而掀起一场家庭风暴。

    所以,他必须要斩断二叔的心思!

    回到客房,没多久,客房的门再一次被敲响,樊祤洗好澡,身上穿着旅馆的统一睡袍,他看了眼躺在床上不动的女人,只好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去开门。

    其实想想,他也知道门外的人是谁。

    果然,暗红的门拉开,门外站着的,是领着行李的雷钧桀。

    温和的眸子微闪,脸上的笑意依旧如沐春风,“桀少,这是干嘛呢?”

    雷钧桀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樊祤,你不会认为本少会让我的未婚妻和你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说,还同床共枕吧,二零六,我的房间,你去住,那女人我已经赶了!”

    说话间,他也不顾他的意愿,硬是提着行李箱挤了进来。

    樊祤一向温和的眸子闪过一丝愠怒,“桀少,放间我是不会换了,人你带走!”

    两人说话间,已经越过玄关,来到了客房,雷钧桀没接樊祤的话,而是上前摇了摇床上闭眼睡觉的某人,“金疯子,金疯子……”

    金玉叶被他吵得烦了,抓起枕头就像他砸去,“你俩一起滚去睡!”

    雷钧桀静默了半响,看了眼樊祤,唇勾了勾,“也行,不过家里刚才来电,说你没回去,挺担心的,我回个电话,你说两句!”

    金玉叶想到夏沅琼对她的照顾,也没拒绝。

    不一会儿,雷钧桀拨通了电话,先说了几句,而后将电话交给了金玉叶,“喂,我是玉叶。”

    话一出口,金玉叶就察觉到那头的呼吸重了一分,微微蹙眉,她也知道那头的人是谁了,同时也明白了雷钧桀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潋滟的唇勾了勾,“二叔吧,我和钧桀一起在马尔代夫旅游,甭担心我!”

    “睡一张床?”

    声音冷冽,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就算隔着半个地球,金玉叶也能感觉到那股冷气儿从电话那端传来。

    “二叔,废话不是!”

    “啪——”

    这次回应她的,是“啪”的一声巨响,接着便是嘟嘟的忙音,她能想象,某人的电话报废了。

    雷钧桀的目的达到,变得没多做纠缠,拽着悲催的樊祤,到了他的客房。

    只是他们谁也没想到,待他们再过来时,客房里空空如也,某人已经逃之夭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