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80章 哥哥的消息(3)

    “等下睡吧,我叫了吃的!”

    樊祤眼神从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移开,看了眼趴在床上毫无形象可言的女孩,语气是他一贯的温润清雅。

    “不用管我,你自便!”

    樊祤没说话,眼神继续转向了电脑屏幕,只是思绪有些飘离。

    不稍片刻,客房的门被叩响,樊祤上前开门,是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了。

    这边海产偏多,晚餐基本上都是海产物,两面金黄的烤鱼,一份咖喱蟹,一份酱虾,一个鱼汤,一盘扇贝,还有几份辅助菜和两杯椰奶饮品。

    晚餐很丰盛,看着也是色香味俱全。

    “起来吃点再睡!”

    樊祤上前摇了摇床上闭着眼睛假寐的女人,他觉得自己都快成她的贴身管家了。

    失误啊,他当时怎么就脑子发热了呢!

    金玉叶碧眸睁开,瞧了餐车一眼,也没说什么,拿起餐具就吃了起来,“嗯,这里的食物味道也还可以接受!”

    虽然不是她喜欢的辛辣,但吃在嘴里,味道还是挺地道的。

    樊祤吃相挺优雅地,他闻言,抬眸看了她一眼,咀嚼的动作稍顿,问了一句一路上都很想问的话,“你本来是打算去哪里的?”

    金玉叶勾唇笑了笑,“前段时间去哪里都行,后面得去澳洲,印度尼西亚,泰国那边!”

    世界有名的毒物基本都在那边,而她要制蛊,当然是越毒越好。

    樊祤感觉头皮有些发紧,“你准备玩多久?”

    金玉叶眉目微挑,笑意邪肆,“关你什么事?你可别告诉我,你会一直跟着我?”

    翻脸不认人有木有?过河拆桥有木有?

    樊祤悲催了,她一个小姑娘家的,既然碰到了,而且他在脑子发热之下,已经跟了,后面不跟,成么?

    压下心里各种悲剧,樊祤扬了扬唇,眉目温和清润,“小叶……”

    “别跟着我哈,我不方便带你!”

    金玉叶凉凉地打断他的话,言语间的意思,好像他与她而言,是个大麻烦一般。

    樊祤很想爆粗,很想骂娘,然而,多年的修养让他忍了,他乖乖闭嘴,不说话了,闷头吃东西,大口大口地吃。

    不知不觉间,所有的东西都被他吃完了。

    金玉叶坐在他对面,看着优雅公子变身为大胃王的男人,忍不住‘啧啧’两声,“丫的,真能吃,幸亏当初没包你,养不起啊养不起!”

    话落,她进浴室漱了漱口,便出了客房,向那片迷人的沙滩走去。

    樊祤一直呆坐在那里,努力做着深呼吸,拼命的告诉自己,修养,修养,他不能跟没有良心没有节操的女人计较。

    漫步在海边,脚下踏着软软的沙子,微凉的海风拂面,耳朵里听着的是海浪的拍打声,周围也有不少成双成对的情侣嬉闹着。

    这一刻,金玉叶的心难得平静,这里貌似有这个魔力,使人烦乱的心绪平静下来。

    嗯——

    两声不太和谐的声音随着海风飘进耳朵里,让准备找个石墩坐下的金玉叶脚步顿住。

    丫的,性致真好!

    金玉叶心里诽腹了一句,也没坏心眼地去打扰人家性致,转身便走。

    然而,再次传来的声音让她脚步定在原地。

    “钧桀,你真棒。”

    一句话,让金玉叶像是被人失了定身咒一般,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操他丫的,要不要这么巧,早上这厮倒是说会去旅游,却没想到两人好巧不巧地撞到一起,还在一次撞破他和女人打野战。

    太他么的狗血了。

    相隔几步之遥,明显出来寻她的樊祤显然也听到了那句话,整个人同样呆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反应。

    少顷,他深吸了口气,体贴地将一件外套披在神色呆怔的她身上,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有点凉,回去吧!”

    他声音很轻,生怕惊扰了她一般,同时也透着一股无声的安慰与心疼。

    不管哪个女人,不管爱是不爱,遇到自己未婚夫与别个女人在一起,心里多多少少都会不舒服的吧。

    雷钧桀风流成性,说什么非她不娶,这也只不过是骗骗别人而已,熟悉他的人,哪一个不知道,他还是照样女人不断。

    和她订婚,也只不过是不想再应付家里的逼婚而已。

    这边金玉叶好似才被他的话惊醒一般,她邪邪地睨了他一眼,同样低着声音道:“回去做什么,走,看戏去!”

    别人的她没兴趣,可是雷钧桀的,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兴趣的。

    樊祤嘴角抽了抽,擦,缺心眼还是咋地,他很想提醒她一句,那是你未婚夫的春宫戏啊!

    心里诽腹间,他已经被她拽着来到石墩后面,靠的越近,那不和谐的声音也越发清晰了。

    樊祤的头皮在发麻,他转眸看向身边拽着他的女人,今天天有些黑,可是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旅馆映照过来的光仍是让他看清了这女人嘴角兴味十足和兴趣盎然的笑意。

    金玉叶可不管他什么想法,拉着他蹑手蹑脚的爬到石墩上,而另一边隐在石墩暗影处的两人,战况那叫一个激烈啊。

    这次雷钧桀倒是没让她失望,各种姿势轮番上阵,凶猛无敌,弄得那女人尖叫连连。

    某人在上面双手托腮看的津津有味,某人在下面挥汗如雨各种销魂,还有一个悲催的,陪坐在上面,面色尴尬,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妈呀,待会儿雷钧桀完事儿了,会不会劈了他?

    拉了拉某个没有下限,没有节操的女人,眼神示意她闪人!

    金玉叶瞄了他一眼,这时候下面的雷钧桀又换了一个姿势,金玉叶碧色的眸子闪过一丝促狭,凑近他耳边低语,“看到没,这个就是我中午在飞机上给你讲的,老汉推车,你好好学着点!”

    “咳咳……”

    一声咳嗽,石破天惊。

    啊——

    一声尖叫犹如鬼哭狼嚎!

    “操他么的!”

    一声气急败坏的怒骂夹杂了多少憋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