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第177章 有种就开枪(3)

    挑了挑秀眉,碧色的眸子将眼前之人溜了一圈。

    刚毅的面容憔悴寡白,唇色透着一股不正常的青紫,两鬓间生出了不少的白发,一向威挺硬朗的身姿,这会儿虚浮无力,整个人像是陡然间苍老了十岁一般。

    金成嵘,位高权重,意气风发的市长,也有今天如此狼狈的时候。

    妖冶的玫瑰色唇瓣微勾,“有事?”

    金成嵘呼吸剧烈,锐利的眸子渗着红血丝,那眼神像是要生吞活剥了她一般,“季炀是你杀的!”

    “这事啊,警局应该有案底,你去查吧,我没有义务回答你!”

    金玉叶语气云淡风轻,精致的五官漾着如花儿一般娇艳的笑容,看在金成嵘眼底,怎么看怎么刺眼。

    “孽女,你丧尽天良,季炀他哪里得罪你了,居然下如此毒辣的手,你当心出门被雷劈死!”

    连续的打击,让金成嵘已经失了他以往的风度与理智,变得歇斯底里,哪里还有一市之长的威严与霸气?

    大女儿被糟蹋的不成人形,还染上了毒,小女儿被断了一只手,至今还躺在医院里。

    最得力的助手,比亲兄弟还亲的生死之交被杀害不说,死了还要安个罪名给他,这种煎熬与良心的谴责,令他食不下咽寐不安寝。

    金玉叶撩了撩发,抿着唇低低笑出声来,“呵呵,市长大人,说话可得当心点,季炀他犯了什么罪,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可以去警察局查,反正局长是你大舅子,应该很方便才对!”

    虽然妈妈的事另有内情,可金成嵘的自私,与始乱终弃是不争的事实,她不会给他好脸色,另外,妈妈为何会被通缉,这事还值得考究,毕竟通缉令上,并未说明。

    金玉叶说完,也不再和他纠缠,抬步就走,然而,再一次,她的步伐被迫停顿。

    太阳穴上,被一只冰冷的金属物抵住。

    嘶——

    “大少爷!”

    “大哥!”

    一声声恐惧的抽气声惊叫声在客厅响起,佣人们都吓得躲的远远的,金成秀脸色白了白,生怕自己已经到了暴怒边缘的大哥失去理智。

    刚从楼上下来的金成睿看到这一幕,瞳孔缩了缩,“大哥,你可别乱来!”

    此时,门口一个被枪抵着,一个执枪的人对这些惊叫声像是毫无所觉一般。

    咔嚓一声。

    金成嵘手中的枪,保险被拉开,“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大哥!”

    金成睿厉喝,三步并作两步上前。

    金成嵘看了他一眼,同样吼了回去,“老四,别过来!”

    呵呵——

    一声娇软透着渗凉的笑意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响起,客厅里的人像是看疯子一把看着那个被枪抵着却还笑得出来的女孩,心里忍不住一阵阵发寒。

    “你今天这一枪开了,我还佩服你!”

    毕竟,能为兄弟豁出去一切,他还不是完全无可取之处,只是她知道,他没那个胆!

    她宁愿相信暗地里他派人杀她,也不愿意相信,一向自私无情的金成嵘会这样不顾一切明目张胆的杀她。

    金成嵘握着枪支的手在颤抖,眸子猩红,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他的手指扣在扳机上,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扣下去,扣下去。

    然而,心里另一个声音同样在告诉他,扣下去你就完了!

    脑中天人交战,空气中的气氛一触即发,众人心提到嗓子眼上,而被枪抵着某人,却是气定神闲。

    随后过来的杨阎松和杨琳两人看到和剑拔弩张的气氛,瞳孔也是一阵收缩。

    “成嵘,她死了是小,你没必要将自己给搭进去!”

    “大哥,有话好好说,你别冲动!”金成秀白着脸劝慰。

    金成睿站在一旁,拳头捏得死紧,他闭了闭眼,冷沉着声音道:“大哥,季炀的死,与她无关,是季炀要杀她,紧急之下,她才会开枪自保,这件事,我和雷老二亲眼看见,追踪器上的指纹显示,最后碰的人是季炀!”

    金玉叶听到他的话,碧眸闪了闪,唇瓣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金成嵘没有说话,猩红的眸子直直盯着眼前这个大逆不道,无法无天的狠毒女孩,这个女孩身为他的女儿,却更甚仇人。

    手中的枪在颤抖,眼底在挣扎,明明只要指头轻轻一勾,就能解决了这个害他如斯惨状的罪魁祸首,可是,他为何就是扣不下去?

    “呼——要杀吗?不杀就别浪费我时间!”

    金玉叶轻呼出一口气,语气凉凉道。

    金成嵘瞳孔缩了缩,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因为那股滔天的怒气,他全身都在颤抖。

    “少说句会死吗?”

    金成睿这会儿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着,生怕她那张刁嘴激怒正在气头上的大哥,不顾一切地开枪。

    客厅里其他人也都忍不住为金玉叶这份嚣张喝彩。

    金玉叶无声地笑了笑,说实在的,还真不是她嚣张,而是她知道,金成嵘——

    他不敢!

    啪——

    一声闷响,打破了现场紧张的气氛。

    金成嵘后背吃了一记闷棍,身子向前倾了倾,同时,手中的枪也因为这一倾而移开了金玉叶的太阳穴。

    “你个怂货,没那份气魄,就不要做丢人现眼的事,命都被人捏在手里,还在这里瞎闹腾!”

    金晫鹏铁青着脸,说话间,手中的拐杖怒气难抑的敲击着地板,同时将金玉叶给他的褐色药丸,砸到了他的身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毫不留情的呵斥,让金成嵘的脸色一阵清一阵白。

    那一拐杖显然也用了八分力道,让他胸腔内气血一阵翻涌,喉咙处一股腥甜喷涌至口舌,却被他强制咽了下去,垂下的眸子里,眼底是一片嗜血的猩红与阴鸷。

    他缓缓抬起头,阴狠淬毒的眸子直视一旁气定神闲,幸灾乐祸的少女,咬牙切齿:“终有一天,我会将你送进牢……”

    一句话没说完,一阵刚劲凌厉的腿风直逼面颊,眸色一厉,曾经身为特种兵的他在感觉到危险时,第一时间避了开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