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174章 你想废了老子(3)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有心人的恶意中伤,毕竟,金家是什么家庭?金成嵘又是什么人?会做出此等恶劣事件?

    此事,值得推敲!

    不过,后面因金成嵘对这事一直保持沉默态度,也没有发表什么为自己申辩的言论,所以,这事也越就传越凶。

    人家过年是喜庆热闹的,此时,金家却是阴云罩顶,整个金家庄园都笼罩在一股低气压里面,不论是佣人还是主人,面部表情绝对称不上愉悦。

    金玉叶被强行关在雷家休养了两天,今天在雷钧桀的帮助下,终于脱离了夏沅琼的‘掌控’,从雷家出来了。

    又酷又炫的红色顶级跑车在华岳居大门口停下,金玉叶身上着一件米白色的束腰呢子大衣,下身是条暗红的铅笔裤配高筒长靴,她从车上下来,取下墨镜,阔步进了华岳居。

    刚一进门,一道花影便以迅雷不及之势向她扑来,金玉叶没有闪开,而是伸臂将它抱在了怀里。

    那天雷谨晫直接带她去了医院,小金没跟过去,她猜到四叔将它带来这里了。

    “宝贝儿,真壮,都快要抱不动你了!”

    小金亲热地在她身上蹭了蹭,一双圆滚滚的豹眼殷殷切切地看着她,一副求虎摸,求安慰状。

    金玉叶勾唇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它的脑袋,“呵呵,记得你是豹子,这副萌样子,太没威慑力了!”

    丫的,她怎么感觉在小金身上看到夏奕那厮的影子了呢,一样的萌,一样的有点小腹黑!

    一旁的佣人听到她的话,集体抹汗,他们这两天看着这祖宗怕都怕死了,这三小姐居然还说它没威慑力。

    唉!三小姐非常人,养的宠物都那么与众不同。

    还有,这四少爷,对这只豹子比对他老爹还好,亲自喂食,亲自帮它洗澡,连睡觉的地方都给它安排一间客房,就像是对待一个小孩子一般,完全的人性化。

    “三小姐,您要喝什么吗?”

    华岳居的金管家上前,语气不卑不亢地招呼着。

    他是金家唯一冠上金姓的,说是华岳居的管家,其实是金老爷子的生活秘书,跟在他身边半辈子了,身上有着一股处变不惊的沉稳与内敛之气。

    他自有一套看人的眼光,明白这丫头的不凡,自是不会怠慢了去。

    金玉叶淡淡睨了他一眼,眉眼含着惯有的笑容,“金管家不必忙活了,我来找老爷子的!”

    听到她的称呼,金管家经过岁月沉淀的眸子微闪,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漾着不卑不亢的温和笑容。

    “老爷子和杨老爷子在花园散步,想必待会儿就回来了,您坐坐吧!”

    金玉叶点头,没说话,抱着一直在她身上撒娇卖萌的小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很快便有佣人端来茶水和水果。

    在书房看书的金成睿听到响动,从楼上下来,看到沙发上正玩得不亦乐乎的一人一豹,冷眸微闪。

    “四叔,在家呢!”

    金玉叶听到脚步声,抬首,扬笑,若无其事的打着招呼。

    这副平静无波,看起来有礼却透着无尽疏离的样子,有谁看得出,他们几天前,还在一张床上翻云覆雨,耳鬓厮磨?

    金成睿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沉,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身上的伤好了没?”

    “哦,一些小伤而已,没什么大碍,养两天就好了!”

    说话间,她依旧是在逗小金玩,连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语气也是云淡风轻的凉薄与漠然。

    金成睿塞在裤袋里的手紧了又紧,眸色深邃,眼底深处隐隐含痛,他很想问问她跟雷老二的事,可是,却怎么也问不出口,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身份去问这事。

    更不知道,问了之后,若是结果如他所料,他又该去如何去面对,身为男人,她不爱他,不要他,身为四叔,她连这个家都厌弃了,又怎么会认他这个四叔?

    一句四叔出口,也只不过是场面话而已。

    当面对选择,他迟疑犹豫时,在她心里,她早已将他列为这个家的一份子,是她厌弃痛恨的对象。

    客厅内,曾经亲密到同床共枕的两个人,这会儿却是沉默无言。

    “呵呵,成秀姐就爱开玩笑!”

    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娇笑声,不稍片刻,金成秀和一个清爽大方的女人相携着走了进来。

    金玉叶看到那女人,扬唇笑了笑。

    “叶丫头,你回来啦!哎呦,原来这豹子是你养的啊!”

    金成秀看到她,连忙亲热地上前打着招呼。

    说话间,她的手准备去摸小金滑腻的皮毛,却被一个急切地娇脆嗓音制止。

    “成秀姐,别碰它,会伤人呢!”

    不错,跟着金成秀进来的人正是曾被小金伤了两次的杨琳。

    金成秀的手顿了顿,转头看了她一眼。

    杨琳看到她眼里的疑惑,扬了扬还绑着绷带的手,语气状似无奈道:“我这手就是它伤的,都被它伤了两次了!”

    “姑姑,我家小金认人,没经过我的同意,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摸的,你试试!”

    金玉叶语气凉凉的,说着,她将小金抬了抬,这边,小金状似听懂了她的话,十分给面子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金成秀的手背。

    杨琳听着她明显讽刺的话语,再看看这副画面,一张俏脸青一阵红一阵。

    金成秀刚开始还有些畏惧,毕竟这两天,这家伙傲慢得很,除了她家四哥外,对谁都一副鼻孔朝天的拽样,就算对四哥,它都不怎么亲近。

    小金舔着她的手背,后面又用爪子挠了挠她,在金玉叶的指示下,还抓了一个橘子给她,看得金成秀惊奇的不行,“哇,叶丫头,太萌太可爱了,这家伙你从哪里弄来的?”

    金玉叶嘴角的笑容敛了敛,“我哥送的!”

    听到她的话,金成秀微愣了一下,她拍了拍她的手,“叶丫头,心里还难受着呢,我想你哥也只想你开开心心的!”

    金玉叶笑了笑,没说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