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你想废了老子(1)

    丫的,这禽兽爬阳台爬上瘾了。

    雷谨晫在床沿坐下,伸手拽了拽她的被子,“出来,老子过来陪你睡,不怕!”

    听到他的话,金玉叶被子里面的嘴角一阵猛抽。

    擦!这男人,好生极品啊!

    她是怕他好不好?

    深吸一口气,她推开被子,“二叔,不劳你陪睡了,我不怕!”

    雷谨晫自顾自掀开被子,钻进了她暖暖的被窝,铁臂一捞,便见她香软的身子捞进怀里,头按压在他的胸膛上,“不怕?今天是哪个混蛋抱着老子抖啊抖的?”

    咯咯——

    不是笑声,是某只小狐狸的磨牙声。

    金玉叶现在的牙齿很痒,她现在很想咬人。

    想到便行动,她张嘴就往某人的胸袭去。

    嘶——

    一声抽气声来自头顶,突然,身子一个翻转,某人便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比星光还璀璨的寒眸直直盯着她,“想要?”

    想要你妹啊!

    金玉叶忍不住在心里爆粗,然而,面上却是漾着妖娆魔魅的笑容,她双臂一抬,勾住他的脖子,“想,二叔给吗?”

    美人巧笑嫣然,媚态横生,那笑容,那撩人的姿态,那水媚勾魂的碧眸,无一不勾着人的心魂,撩着男人体内的小怪兽。

    雷谨晫喉结滚动了几下,晶亮的眸子窜起两簇小火苗,看着这张足以让任何男人把持不住的勾魂脸庞,“给,怎么不给,要命都给你!”

    话声落,他猛地俯身含住了她的娇艳欲滴的唇瓣,疯狂而急切的吻着,吸着,勾缠着,逗弄着。

    金玉叶亦是极为热情的回应着,双手撕扯着他的睡袍,在他身上点火。

    对男人极为了解的她能精准的找到敏感点,很快,某只大禽兽躁动了,心痒了,把持不住了,再也等不及了。

    粉色的睡袍褪去,妖娆玲珑的娇躯暴露在眼前,身下之人喘息如兰,姿态撩人,明显是情动的样子。

    雷谨晫呼吸急促,额角布满了汗珠,身上的有力的肌肉膨胀着,身体早已蓄势待发,他起身,动手褪去她最后的遮蔽物,然而,褪到一半,整个人懵了,脸黑了。

    他霍地抬眸,那眼神,像是要生吞活剥了某只笑意邪肆的狐狸,“操你大爷的,老子掐死你这只小骚狐狸!”

    布置豪华雅致的客房内,温度那叫一个高啊。

    欲火焚身,怒火灼人!

    某只大禽兽只差临门一脚,然而,脚刚伸出,却发现前面挡了块铁板——

    憋屈,憋火有木有?

    最最可恨的是,身下这只小骚狐狸脸上那幸灾乐祸的邪肆笑容,问题很明显,丫的,这骚狐狸是存心玩他的。

    可是,他能怎么办?

    打也舍不得打,骂也舍不得骂,想在床上用非常手段惩罚她,可人家有大姨妈把门,他进都进不去,还惩罚个屁?

    身体在叫嚣,体内的那把邪火烧的他全身都难受,小怪兽昂首挺胸,胀得他觉得自己下一秒中就会爆炸一般。

    眸色猩红,呼气的气息灼热而急切,额角的汗珠一滴滴滑落,滴在她娇嫩莹白的肌肤上,更加显得香艳撩人。

    深吸一口气,雷谨晫使出他平生最强的自制力,强制压下心里的各种火,淡定地将她的小内内拉好,淬火的寒眸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老子总有一天会死在你身上,不是做死的,而是憋死的!”

    金玉叶躺在床上,姿态那叫一个悠然自得,嘴角的笑容那是各种得瑟,“二叔,你还是去****大爷吧,我不拦着你!”

    这叫什么?

    是不是所谓的做了坏事还说风凉话?

    绝对是!

    某大首长脸色再一次黑了,沉了,郁结了。

    侧身在她身边躺下,粗粝的指腹摩擦着她的红唇,寒眸的火苗明明灭灭,“嘴巴再这么刁,信不信老子直接塞到这里面去?”

    金玉叶看到他几乎快要将她灼伤的晶亮眸子,他眼底的隐忍和紧绷的身体,让她心里一突,碧色的眸子微闪:“别啊二叔,口味太重了!”

    丫的,着火的男人可撩不得!

    闭眼睡觉!

    雷谨晫看着她难得乖巧的样子,冷嗤一声,心里止不住喟叹,这小骚狐狸,倒是能屈能伸!

    铁臂将她捞进怀里,灼热的大掌在她背脊上轻轻地拍着,冷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沙哑的磁性,“第一次杀人,老子还怕你会做恶梦,不过看你这没心没肺的样子,想来也不可能!”

    当年他十六岁第一次杀人,可是一个晚上都没睡着。

    金玉叶眼睑颤了颤,并没有回话。

    她都忘了她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样子了,古代别的不多,就人多,她身为杀手,又上过战场,杀人就跟切萝卜一样,杀多了,体内的某根神经早已变得麻木僵冷。

    怀里的人儿呼吸绵长轻缓,双目微合,长而卷翘的睫毛就像两排小扇子,根根分明,看起来坚韧有力。

    倾身在她眉心处落下极轻的一吻,某大首长感觉到仍在叫嚣的小怪兽,吐出一口气儿,无奈地起身去浴室冲冷水澡。

    大冬天的,冷水澡,够销魂的。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本是熟睡的某人这时候却睁开了眼睛,碧眸幽幽,深邃中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少顷,她无声的勾了勾唇,她倒是没想到,一个这么强势霸道的男人,在明明得知她和别个男人上床,且那个男人还是她叔的情况下,他还不放手。

    丫的,是她魅力无敌了,还是这个男人的接受能力无敌了?

    可是,她对霸道强势又缠人的男人无感啊。

    更何况,他是兵头子,正义的代表,她是贼头子,专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天生对头。

    这样的两人,钻一个被窝里了,是啥情况?

    哧啦——

    浴室的琉璃门被拉开,某人只身围着一条浴巾出来,将近一九零的高大身材,劲腰窄臀,两条长腿笔直有力,古铜色的肌肤上布满了晶莹的水珠,看起来莹润透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