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第169章 老子掐死你这只小狐狸(1)

    “你为什么要杀我,我自问并没有得罪过你?”

    季炀额头已经布满了蜜汗,越是打到后面,他越是力不从心。

    金玉叶冷冷哼了哼,“因为你是金成嵘的走狗!”

    说话间,她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常在袖中的柳叶刀霍地一声飞出,然而,意外在此刻发生。

    一直在一旁狂躁地转来转去的小金在这时候猛地向季炀身后扑去,季炀因为要躲开飞刀,所以身子侧开,小金扑了一个空,然而,她的飞刀也直直飞向小金的脖颈。

    碧眸一缩,心一凛,飞刀在距离小金脖颈一厘米之处,急急收回。

    “小金!”

    一声惊呼出声,可在下一刻,脑门子被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抵住。

    嘭——

    一声枪响来自身后。

    季炀手部一阵抽搐,手中的枪滑落,金玉叶碧眸血光一闪,抬手就接住了滑落的枪,“哧”的一声,子弹穿透了眉心,猩红的血溅了一脸。

    装了灭音器的枪不响,那子弹穿透皮肉的声音听在耳里,惊悚而渗人,令人头皮忍不住一阵发麻。

    门口的人瞳孔微缩,嘴角抽搐了几下,刚毅冷峻的面容又冷又沉。

    金玉叶抬眸看他,碧眸空洞而无神,她身子虚浮地晃了晃,接着,眼皮一翻,高挑的娇躯软绵绵的倒下。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虚软的身子落入一具宽阔有力的胸怀里。

    金玉叶空洞的眸子渐渐回神,接着,她像是极其害怕什么一般,身子发着颤,手紧紧地揪着某人的衣领,语气没了以往的邪肆和漫不经心,而是透着一股惊惧与恐慌。

    “二叔,我……我杀人了,我杀……杀了他!”

    外面的嘈杂声依旧,若大的仓库,弥漫着一股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

    金玉叶的神情,完全是一个正常女孩第一次杀人时的样子,惊慌无措,恐惧迷茫。

    雷谨晫擦了擦她脸上的血迹,看她苍白的脸和惊惧的眼神,心微紧,他稍微低头,一个个细碎安抚的吻落到她的眉心和眼睛上。

    不言不语,属于他雷大首长式的安抚。

    “二叔,他……他……”

    “慌什么,刚才开枪时的那股狠劲儿喂狗了吗?”

    出口的话语犀利冷酷,丝毫不见温柔,然而,这种犀利与他自身散发出来的强势气场,却是最能安抚人心。

    说话间,他抱紧了她,将她的头按在他的胸膛上,他的下颚搁在她的头顶,宽厚的大掌安抚性的拍着她的背脊。

    心里喟叹一声,唉!再怎么刁钻凶悍,终究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

    金玉叶埋在他胸前的面部表情有些抽,丫的,这禽兽绝对不懂得温柔为何物,他不是应该温柔又强势地说“别怕,有老子在,老子帮你兜着!”

    收起心里的诽腹,她啜了一口气儿,闷闷的声音从他胸怀中传出,“是他要杀我!”

    “嗯,老子看到了!”

    尽管不明白金成嵘身边的贴身帮手为何要杀她,不过那一刻的杀气,他是感受到了的,如果他稍慢一步,也许这会儿躺在他怀里的,是一具失了魂的尸体。

    想到这个,他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后怕,抱着她的双臂,不由得收紧再收紧。

    沉寂了半响,在他的安抚下,金玉叶的情绪好似渐渐平静一般,身子不再那么抖了,她的头从他怀中抬起,殷殷地看着他,“所以,这不关我的事?”

    雷谨晫灼亮的寒眸盯着她余惊未退的碧眸,两指捏着她线条优美的精致下巴,微抬,“害怕?”

    金玉叶垂下眼睑,贝齿紧咬着唇,不语。

    雷谨晫俯身,温凉的唇覆上,一个激烈绵长的深吻落下,一如既往的是他雷大首长式的霸道拥吻。

    一吻即罢,男人抬头,粗粝的指腹磨搓着她潋滟妖冶的红唇,“老子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

    金玉叶静默了片刻,少顷,她眼神看向一旁死不瞑目的季炀,碧眸深处闪过一丝幽冷的光芒,转瞬即逝。

    惊慌失措的情绪已经稳定,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我只是自保,说到底他也该死!”

    雷谨晫挑眉,无声地询问着。

    金玉叶吸了吸气,语气透着一丝愤恨一丝寒凉。

    “他和绑匪勾结,进了巷子后,我便被挟持进了一间民工房,身上的通讯器被人拿下,后面他们一人拿着钱走了,一人挟持着我,上了一辆保姆车。”

    “进了车我才知道,季炀在里面,他知道你的部署,也知道我身上有追踪器,便将你给我的戒指取下,扔进了一辆大卡的后斗,引开你们,而他们也好撤离,接着我便失去意识了。”

    “等我醒来,就是这间仓库里,季炀想杀我灭口,可是我突醒了过来,还打中了他一枪,却没打中要害,我身子虚软,就算懂些拳脚,也不是他的对手,后面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了,我差点死在他手中!”

    一番解释,金玉叶说的合情合理,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漏洞,比如,季炀为何不直接在车上就杀了她,毕竟,这样更加的万无一失,不是吗?

    然而,越是这样,也越发的能让人信服,若是说的没有半丝纰漏,也就显得有问题了,因为那就像是提前编好的一般。

    金玉叶是谨慎的,她当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至于为何不直接杀了她,这事就得去问季炀了,可是一个死人,他能开口吗?

    当然不能!

    雷谨晫对她的话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他拍了拍她的背脊,“这事儿老子会处理!”

    两人说话间,仅容一人进出的后门再次被推开。

    神色冷凝,面部紧绷的金成睿走了进来,看到里面的情景,瞳孔缩了又缩,心脏处就像是被人砸了一下闷棍,闷闷地痛着。

    敛了敛情绪,他抬步上前,强压下从别个男人怀里将她夺过来的冲动,冷眸晦涩莫名地盯着她,“有没有伤着?”

    金玉叶习惯性的勾唇,摇了摇头,“小伤,没什么大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