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164章 游戏开始(2)

    车子启动,透过后视镜,金玉叶远远地还能看到门口站在门口的那抹高大身影,嘴角的笑容微敛。

    脚下一个用力,速度加快,红色的顶级跑车就如一支离弦的箭般,驶出了别墅的院门,消失在某人的眼前。

    接了小金,金玉叶将车停在了学校的停车场,去了小套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密码箱,而巷口,已经有另一辆黑色的保姆车等在那里。

    “计划变动一下!”

    坐上车,金玉叶便慵懒地出声。

    倪星恺挑眉,酷酷的脸闪过一丝疑惑,“怎么了?不是都安排好了?”

    习惯性撩了撩发,妖冶的唇瓣微勾,“他们请了雷大首长帮忙,虽然不知道他会出多少力,不过,应该会有点影响!”

    “靠,雷大首长不是你老相好的吗?还去帮别人!”

    金玉叶嘴角抽了抽,抬脚毫不客气地踹了过去,“丫的,白痴,难道老子能告诉他,诶,你别帮忙,这事是老子干的!”

    汗,受了那两个兵痞子开口闭口‘老子’式的影响了。

    不过,这老子说的还真挺爽!

    倪星恺瞪了他一眼,“开车呢,别动手动脚的!”

    车子一路前行,两人在车内狼狈为奸,大概半个小时,便停在一处码头的上。

    进了仓库简陋的休息室,金玉叶在电脑前坐了下,屏幕上,依旧是仓库里的画面,金玉婷这会儿冻得全身发紫,头发散乱,身体卷缩在角落里,双手抱着膝,头深深埋在双腿间。

    她身上依旧是不着片缕,肌肤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可见被折腾得有多狠。

    玫瑰色妖冶的唇瓣勾起一抹冷残嗜血的笑意,“昨晚几个人伺候她?”

    “咳咳……五六个吧!”

    倪星恺真心替金家人哀默,错把残狼当成小绵羊,这个变态女人,是那么好胁迫的吗?

    微凉的指尖磨搓着精致的下颚,金玉叶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碧色的眸子是残酷无情的寒光,那双眼里,此时看到半分人的情绪,有的只是野兽的嗜血凶残,恶鬼的阴戾寒凉。

    “给她打一针,打电话那头通知赎人!”

    倪星恺微愣,蹙了蹙眉,然而,当他接触到她双骇人的碧眸时,背脊突地一阵发寒,“我去办!”

    “速度快点!”

    虽然安装了干扰器,她在周围也简单布置了个阵法,不过,若是雷谨晫出动更精密先进的军用设备,他们隐藏不了多久。

    临近十一点。

    金家翰荣居的客厅内,气氛紧张而冷凝,每个人脸上明显带着一股焦灼与恐慌。

    因为,距离绑匪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杨婉君一大早就从医院回来了,此时的她已经没了以往的光鲜亮丽,脸色一片苍白憔悴,眼袋又厚又黑,眼眶里布满了红血丝。

    “成嵘,我等不下去了,我要打电话给我哥,我要报警!”

    她说着,就拿起一旁的座机准备拨电话,金成嵘上前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放到一边,“再等等!”

    “等等等,你就知道等,你只关心你的仕途,关心事情闹大,影响不好,可是,玉婷她是你的女儿,你就不关心她的死活了?”

    几天来的压抑,大女儿情况不明,小女儿被废了手,这会儿杨婉君的情绪彻底爆发,对金成嵘就是一阵责怨与怒斥。

    “大嫂,这事闹大的话,玉婷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待下去?那些匪徒各个没人性,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糟蹋!”

    冷舒明着一副劝诫的表情,不过话里行间尽是幸灾乐祸。

    冷舒这人吧,心眼儿不算歹毒,就是尖酸刻薄,相对于杨婉君,她比较沉不住气儿,在金家,明面上妯娌相处融洽,不过,她一直都比较看不惯杨婉君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杨婉君脸色白了白,她愤恨地瞪了她一眼,“闭上你的乌鸦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冷舒脸色一阵难堪,冷冷地哼了哼,“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你要报警你报好了,反正又不是我女儿!”

    “是啊,不是你女儿,你就在这里落井下石,是不是?”

    “我怎么就落井下石了,我……”

    “啪——都给我闭嘴,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吵!”

    金成嵘气的猛地一拍桌子,脸色呈一片铁青色。

    金成睿已经收起了他的情殇,他双手抱胸坐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个家,看着他维护的亲人,在有难之时不但不团结,反而窝里斗,心里顿觉一片悲凉。

    叮叮叮——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客厅内,所有人的视线皆都第一时间看向桌上的无线电话。

    监视追踪仪器的季炀打了个OK的手势,金成嵘这才接起电话,“喂,我是金成嵘!”

    桀桀!

    那头传来一阵桀桀的怪笑声,“金市长,久等了吧,劳烦你们家的小美人儿带着钱到南阳路九号电话亭,看到人,我会另行通知她,你女儿的下落!”

    “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的是不是一个活人?”

    金成嵘语气冷沉,话语中给人的感觉,他所说的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一个陌生人。

    那头再次再次传来一阵怪笑,笑声尖锐刺耳,不久,电话里便响起另一个充满惊恐的女声,“爸,救我,快救救我!”

    仅仅一句话,声音便消失了。

    “是玉婷,成嵘,是玉婷的声音!”杨婉君听着熟悉的声音,心纠成一团。

    金成嵘摆了摆手,示意她安静,那头粗嘎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别想耍花样,若是让我看到一个条子,你就替你女儿收尸,另外,送钱的必须是你们金家女娃,金家成员我可是一清二楚,若弄个西贝货,你收到的还是尸体!”

    话声落,便是一阵嘟嘟的忙音。

    金成嵘放下电话,眼神转向季炀,“怎么样?”

    季炀摇了摇头,“还是不行,绑匪太狡猾,不但安装了干扰器,时间上掐得很紧!”

    金成嵘沉吟了片刻,眼神转向一旁的一直静默的吴良,“吴上尉,绑匪要求赎金送到南阳路九号电话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