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62章 二叔口味真重(5)

    “呵呵,你二叔若真娶二婶,你爷爷奶奶到时候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乐梅优雅地抿了一口茶,亦是笑着打趣。

    雷谨晫放下手中的军事报纸,寒眸扫了某人一眼,“若真娶回来了,红包确实挺大的!”

    给媳妇儿的红包,能不大吗?

    乐梅没想到一向冷得不行的老二会接腔,微愣了一秒,接着,她来了兴致,“老二,听你这话的意思,貌似有对象了?”

    雷谨晫点了点头,“嗯!”

    这会儿客厅内所有人都放下手头中的事儿,夏沅琼也不看电视了,“对了,这事我听你说过,阿晫,你什么带人家姑娘来见见!”

    “见个屁,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就糊里糊涂地将人给睡了!”

    雷战一听到这事,就是一肚子的气没地儿撒。

    “哎哎哎!老头子,注意形象,叶子在呢!”

    夏沅琼对自家老头的粗鲁很是无语,想想她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怎地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兵痞子呢?

    雷谨晫挑了挑眉,他很想告诉他妈,她家臭老头和那只小骚狐狸还不是一个等级的。

    “奶奶,见外了不是?爷爷性子豪爽,不拘小节,你让他注意,他还憋得难受呢!”

    金玉叶笑意温婉,姿态端庄却不失少女该有的娇俏,那张诱人的红嘴儿吐出来的话语,要多甜就有多甜。

    “哈哈哈……还是叶丫头了解老头子我啊!”

    雷战爽朗地大笑着,言语间满是对这个孙媳妇儿的喜爱。

    其他人也笑,空气中漾着一股温馨而欢快的气氛。

    没多久,雷钧桀也起来了,雷家嫁出去的女儿雷润忧带着老公和孩子回来给二老拜年,一家人说着笑着,而后围坐在餐桌上,欢欢喜喜地吃着早饭。

    这样的温馨欢快,和乐融融的气氛,让金玉叶心情有些波动。

    她想到了刚魂穿古代的那几年,家里还没被灭族的时候,那时,有慈爱且喜欢拌嘴的爷爷奶奶,有温文尔雅温柔婉约的夫妻和母亲,有别扭傲娇却十分疼爱她的哥哥。

    “食物不合口味?”

    雷钧桀坐在她身边,见她貌似在发呆,手肘碰了碰她,悄声问。

    “不是,突然想到一些死人!”

    噗——

    咳咳咳!

    雷钧桀一口汤从口中喷了出来,还被呛得咳嗽不止,面对全桌子询问的眼神,他连忙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摆了摆手道:“没事,呛到了。”

    “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小心些!”

    乐梅嗲怪了一句。

    “咳咳,妈,我知道了!”

    雷钧桀态度良好地认错,待喉咙内痒痒的感觉褪去,他压低着嗓音道:“姑奶奶,今天是大年初一,咱们现在是在饭桌上,你看着满桌子的菜,居然想到死人,脑子没坏吧你!”

    金玉叶没理他,目不斜视地吃着饭菜。

    饭后,一家人又坐在那里喝茶聊天,茶是金玉叶亲手泡的,那一手行云流水的泡茶功夫,除了本就知道她本事的乐梅外,再一次赢得了雷家众人的一番惊叹。

    “叶子,和你一比,我觉得我自己愧为女孩!”

    雷瑗瑗捧着清香四溢,甘醇可口的茶,自我调侃道。

    金玉叶浅浅地笑了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魅力所在,无须去和别人比较,保持自我就好!”

    “呵呵,叶丫头小小年纪,倒是看得通透!”

    雷战对这个孙媳妇儿简直是越看越满意,依他看来,钧桀那小子,还配不上这丫头,倒不是他埋汰自己的孙子,而是这个姑娘,着实让人挑不出刺儿。

    雷钧桀在一旁看着,酸得牙疼,丫的,这个女人,太会装了,真真是装什么像什么,不过,他也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的本事。

    雷谨晫品着清香的茶,甘甜爽口的液体入喉,心肺像是被甘露滋养一般,使他冷硬孤寂的心脏滑过一丝丝暖流,里面某颗种子在生根发芽,他甚至能感觉到,它在快速成长着。

    而这颗种子,名为情种,一颗因为一个叫金玉叶的女人而生长出来的情种。

    如果说以前她与他而言,是肉体的吸引,是灵魂的契合,那么现在,他知道,那个女人在他心里已经剔除不掉了,尽管他知道,她和自己的四叔关系混乱。

    他喜欢她的性格,爱憎分明,刁钻果敢,胆大狂肆,某些性子,在别人身上也许是缺点,但在她身上,却是自成一种魅力,一种独属于她金玉叶的魅力。

    说句不好听的,他甚至觉得她放荡风骚的样子,都别具一番风情。

    因为他明白,这个女人看似多情,却比谁都无情,这样一张风情万种的面容下,是一颗比谁都要凉薄无情,难以捉摸的心。

    金玉叶陪着聊了一会儿天,便使眼色给雷钧桀,准备遁走。

    雷钧桀收到她的眼神,摸了摸鼻子,“各位,叶子陪你们这么久,也该还我了,现在我带她去兜风浪漫去!”

    “你个臭小子,还怕我们和你抢人不是!”

    乐梅不轻不重地拍了他的背脊一下。

    “还别说,我小叶子这么优秀,还真怕有人抢!”

    说话间,雷钧桀已经拉起了金玉叶,“走吧,宝贝儿!”

    金玉叶一脸娇羞状,实则鸡皮疙瘩抖了一地,她冲各位欠了欠身,道别后这才出了雷家。

    呼——

    “爷服了你,这么装不累吗?”

    车上,雷钧桀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故作一个五体投地地表情。

    金玉叶邪气的笑了笑,没说话,其实她并没有装,那些是她与生俱来的,什么样的场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她不用刻意去装腔作势,便能演绎的很好。

    到了半路,倒霉悲催的雷钧桀便被人给过拆桥,赶下了车。

    金玉叶开车去了南苑,昨天走的匆忙,她连小金都没有带走,好在她放了些食物在它的碗里,应该不至于饿肚子。

    推开别墅的门,还未进去,一股呛人的烟味便传来,金玉叶被呛得咳了两声,下一瞬间,身子便落入一个有力的怀抱,那双臂膀就像是铁钳似的,刚硬,有力,且越收越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