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第147章 代价(1)

    金玉叶脚步顿住,扬了扬唇,“嗯,我去将小金接过来!”

    金成睿没说话,快步进了卧室,再出来,身上多了件外套,他上前极其自然地揽住她的腰肢,“走吧,我跟你一道儿!”

    金玉叶嘴角抽了抽,丫的,她这是成了夹心饼干了?

    深吸一口气,她扯了扯唇,“四叔,我自己去就好,你将车钥匙给我!”

    金成睿跨出的脚步顿住,他转首,锐利的冷眸深邃而暗沉,他就这样看着她,眸色晦涩,“玉叶,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除了是你四叔,还是你男人!”

    没等她开口,他继续道:“男人的定义懂吗?他除了能陪你上床外,他的胸怀可以给你依靠,你可以冲他撒娇撒泼,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可以向他吐露。”

    他只想她像个普通女孩一般,对自己的男朋友撒娇,耍赖,撒泼,而他也只想像个普通男朋友一般,对自己的女朋友宠溺,爱护,包容。

    放下身份的枷锁,放下世俗的箍制,做一对简简单单的一对恋人。

    金玉叶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丫的,这年头,男人不能上,上了之后,不是这就是那的,如果一直被这两位盯着,她……她以后怎么活啊?

    敛了敛目,潋滟的唇一勾,一丝邪气儿的笑容出现在她精致的脸颊上,“行了四叔,有必要弄得那么复杂,男欢女爱这种事……”

    话未说完,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金玉叶伸手舀了出来,然而,还未看清楚是谁的来电,手机便被某人抢了去。

    安静的走道内,手机里的来电铃声依旧在响。

    金玉叶碧色的眸子微凉,金成睿拿着手机看了眼,蹙了蹙眉,而后又递给了她,却没有说话,金玉叶接过,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倪星恺的妹妹。

    倪星悦。

    呼——

    还好不是雷大禽兽,不然又是一通审问。

    呜呜!

    各种命苦有木有,这就是风流的代价啊,不可爱的男人,不能上。

    各种思绪间,电话已经接起,“星悦,什么事?”

    那头,倪星悦的声音明显有些急,“叶子,小金有些不对劲儿,它不吃东西!”

    神色敛了敛,“我马上过来!”

    说话间,她脚步已经匆匆迈出,然而,还未走两步,手肘被人拉住。

    将手机揣进兜里,金玉叶深吸一口气,转身,嘴角的笑容凉凉的,语气戏谑而凉薄,“四叔,不就是打了一炮嘛,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好不,男欢女爱很正常,你别将它复杂化了”

    金成睿眸色暗了暗,那颗心脏抽了又抽,最后像是拧成一团一般,缴的他窒闷难受。

    “老子只是想告诉你,待会儿可能要下雨,记得带伞!”

    话落,他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往书房走去。

    背影高大,属于军人的背脊如松竹一般挺直,冷峭,然而,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黯然落寞之气,让金玉叶冷硬凉薄的心软了软。

    脚步一转,娇软的身子从身后贴上他的,手臂搂紧了他精壮的腰肢,“四叔,我只是去接小金,我朋友不喜欢见人!”

    “嗯,去吧!”

    金成睿没有转身,声音也冷冷淡淡的。

    金玉叶看了他半响,这一刻,她心里突然觉得有些闷闷的,她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关心她,爱护她,可是,有些事,她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啜了口气,潋滟的唇微勾,“那我先出去了,待会儿回来我们去购物!”

    话落,她不再迟疑,转身像外走去,只是在转身的片刻,嘴角的笑容已经敛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之际,某只大叔同样转过身来,看着她的背影,深邃的冷眸晦涩莫名。

    两个人,在一起的出发点不同,一个是豁出去一切,想要抓牢对方的手,一个只是当对方是寂寞苦闷之时的慰藉,这样的两人,生活在一起,注定了磨擦不断。

    同时也注定了其中动情的一方黯然神伤。

    男女之间,谁在乎得多一点,谁就是输家。

    金玉叶驾车出了南苑的别墅,透过后视镜,抬眼便看到后面有辆车亦步亦趋地跟着,这次那禽兽倒是学聪明了,没有开那辆全京都独一无二的闪电座驾。

    操他爹的蛋,阴魂不散!

    金玉叶烦躁地低咒一声,方向盘一转,脚下刹车一踩,“哧”的一声,一个急刹车,车子大刺刺地停在路边。

    杀气腾腾地下车。

    驾驶座上的吴良看着她一副森冷状似要吃人一般的表情,心尖儿抖了抖,妈啊,好恐怖!

    车门拉开,接着,啪地一声,关上,那声音,震得车子发颤。

    “女人火气大,不好!”

    某大首长挑了挑眉,话说的那叫一个风凉。

    吸气,吐气,扯唇,三个动作下来,金玉叶脸上又是那副笑意盈盈地样子。

    她不说话,却是麻溜儿地动手脱自个儿的衣服。

    雷谨晫灼亮的寒眸漾着一抹兴味,“小骚狐狸,这是干什么?”

    “干你!”

    吓——

    彪悍无比的两个字,将前面的吴良雷得外焦内嫩,赶紧抖着手,将前后座的隔板升起。

    雷谨晫嘴角抽了抽,他一把扯过她的身子,抱在怀里,宽厚的打掌在她背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没好气道:“老子就是想见见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

    金玉叶笑,眼里的唇笑意凉薄而轻蔑,“雷大首长,你不就是惦记着本小姐这身子吗,你要,就给你,不过,拜托你以后别再阴魂不散地缠着我!”

    要说这只禽兽对她一见钟情,那是狗屁,说到底,还是惦记着她的身子而已,也许更是因为他介意那天她留下那张恶搞的纸条。

    雷谨晫眉心狠狠一跳,精致的冷峻脸颊顿时一沉,眸色也暗了不少。

    他粗粝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寒眸紧紧地锁住她,“看来你还没有身为老子女人的自觉!”

    话落,他倾身,薄唇含住她的,他的吻貌似永远都带着强烈的侵略性与占有性,整张嘴儿被他含在嘴里,灵巧有力的舌尖逗弄着她香软的唇瓣,吸吮,啃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