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第143章 四叔,家里有吗(3)

    此时樊祤就算再迟钝,也知道今天这位祖宗情绪貌似不对劲,更何况,在声色场所打滚,极度会察言观色的他并不迟钝。

    深吸一口气,拉下她在他脸上作乱的冰凉纤手,却并没有放开,而是握在掌心内,“金小姐有心事?”

    她的手如同她的人一般,是极美的,握在手里柔若无骨,手指纤细修长,指头尖尖的,指甲像是粉嫩的贝壳一般,晶莹饱满。

    听说她琴弹得极好,这样一双手,也确实是弹琴的手。

    金玉叶听到他的话,不正经地笑了笑,道:“是啊,有心事!”

    樊祤没想到她会这么坦言承认,微愣了愣。

    金玉叶噗嗤一笑,吊儿郎当的调戏道:“你就是本小姐的心事,我在想着怎么吃了你,可你又有了心上人,哎,纠结啊!”

    樊祤满头黑线,丫的,这女人一出口就没一句正儿八经的话语,极尽调戏之能是,却又让人反感不起来。

    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同样出声戏谑道:“金小姐,你很饥渴?”

    “呵呵,是啊,很饥渴,都没男人给我吃!”

    “不可能吧,桀少可是典型的床上高手,听说一夜七次狼都没有问题!”

    樊祤这话透着一股试探的意味。

    金玉叶笑,笑的没心没肺,缺心缺肝,“他啊,那玩意儿太脏了,本小姐嫌膈应,你的还未进过洞了,多干净!”

    樊祤大囧,白皙的脸红红的,丫的,这……这哪里来的色胚啊!

    还有,她……她怎么就知道他还没开过荤?是火眼金睛,还是狗鼻子?

    樊祤默了,不说话了。

    恰巧这时候,包间的门被人叩响,在樊祤的应声下,郝经理推门进来,看到里面贴的极近,气氛暧昧的两人,低下头,垂下眼,“樊少,明哲过来了。”

    “过来!”

    樊祤没开口,金玉叶便冲郝经理身后的明哲招了招手。

    明哲穿着一件韩版的休闲外套,面容白白净净的,身上透着一股阳光少年的青涩与舒爽。

    对于她的招手,他看了眼坐在她身边的樊祤,见他垂着眼,动作优雅地帮她倒酒,并没有看他,心里有些揣摩不透老板的意思,他也只能挪动脚步上前,恭顺地唤了声:“金小姐!”

    金玉叶挪了下身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吧!”

    双人沙发,两个人坐倒是宽敞的紧,三个人却显得有些拥挤。

    樊祤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金小姐玩得开心点,我还有事,就不留在这里了!”

    金玉叶淡淡地“嗯”了一声,接着,便喝了一口酒,与一旁的明哲咬耳朵去了,不知她说了句什么,明哲面颊红红的,眼神也羞怯万分。

    樊祤看了眼,心里突然觉得不是滋味,他不再停留,移步向门口走去。

    “对了,本小姐今晚想带明哲出去,有什么问题吗?”

    走到门口的樊祤背脊微僵,他回过头来,脸上的笑容依然是如沐春风的,只是那眼神却是有些暗,“他是你包下的,当然没问题!”

    出了包间,樊祤带上门,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回头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他笑着摇了摇,自嘲道:“二十几岁的人了,居然会被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弄得差点失了心神!”

    金成睿接到樊祤电话的时候,正开着车子在街上胡乱穿梭,找人,听说他要找的人在帝豪,他立马让刘东掉转了车头,向帝豪驶去。

    另一边,雷谨晫从军部行政办公楼下来,坐在车内,拨通了某只小狐狸的电话,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关机状态,隔几分钟时间从新拨了几遍,依旧是关机。

    眉心跳了跳,他揉了揉额,将手机放在一旁,心,没由来的,有些烦躁。

    操他娘的,小骚狐狸,又不知去哪里招蜂引蝶了。

    包间里,酒香醉人,灯光暧昧,气氛奢靡,金玉叶一杯又一杯喝了不少酒,此时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头枕着明哲的大腿,眸色迷离,面颊酡红,显然,她醉的不轻。

    音响内正在播放着张学友的《情书》,明哲手执麦克风,用他清亮中透着一丝婉转的声音浅唱着,他的声带很好,清亮中不失低沉,悠扬婉转,感情也投入,所以,唱起来倒是有模有样的。

    一曲终了,明哲低下头,看着枕在他腿上,眸色迷离的女孩,柔声问:“还要听吗?”

    “嗯,捡你喜欢的唱,你唱歌很好听!”

    金玉叶慵懒地向猫儿一般,她动了动,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躺着。

    然而,她这一动,明哲身子却是僵了,因为,她碰到不该碰到的东西。

    他的身体本就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这会儿被她一碰,明显起了很大的反应。

    “呵呵,真敏感!”

    一声戏谑的柔媚笑声从底下传来,明哲白皙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表情又羞又囧,“对……对不起,我……我不是……”

    “没事,这是男人正常反应,没反应才叫不正常呢,唱歌吧,我喜欢听!”

    明哲深吸一口气,压下脑子里旖旎的思想,重新点了一首歌唱,张信哲的《信仰》。

    清亮低沉的歌声在包间里流放,明哲唱的很认真,金玉叶头枕在他腿上,闭着眼睛,静静地聆听着。

    金成睿推开包间的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和谐的画面,剑眉微蹙,锐利的眸子沉了沉。

    里面正在唱歌的明哲看到突然闯进来的高大男人,声音猛然顿住,他低眸看了眼枕着他大腿的女孩,再看看浑身散发着寒气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

    见歌声停了,金玉叶睁开眼,看到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的男人,她勾唇笑了笑,酡红的脸颊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花儿一般,绝艳妖娆,“是四叔啊!”

    金成睿淡淡地“嗯”了一声,伸手将她从别个男人腿上捞了起来,“我来带你回家!”

    金玉叶听到‘回家’两个字,好似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咯咯地笑出声来,“四叔,我都不记得我还有家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