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120章 我看到柳逸了(3)

    被悬吊着的流骁像是被这两个声音惊醒一般,迷糊的眸子看到下面站着的那个人,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上,“你……你怎么……来……来了,快……快走!”

    刚才他自己被抓都没这么害怕过,这一刻,心里的紧张与恐惧让他说话都带着颤音。

    金玉叶冲他扬起一丝明艳的安抚笑容,继而,眼神从他身上收回,再次落到对面的两母女身上,“干脆点,想要怎么样才放他?”

    “哎呦,挺有范儿啊!”

    兰姐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刺耳得紧。

    金玉叶掏了掏耳朵,指尖微动,一股奇异的幽香悄然在空气中散开。

    “大婶儿,别废话行不,没看到我同学在打哆嗦!”

    冷冷地哼了哼,兰姐的眼神那叫一个凶残邪恶,“脱一件衣服,我绳子放一点!”

    “叶子,别!”

    流骁一听这话,那还得了。

    金玉叶没有看他,碧色的眸子直直盯着对面的女人,笑意浅浅,利落地动手脱了第一件衣服,马夹。

    衣服落地,流骁往下掉了一份,金玉叶依旧没看他,动手脱第二件,动作麻利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

    第三件,第四件,最后上身只剩下一件贴身的保暖内衣,妖娆的身段展现出最完美的线条。

    那些壮汉眼底闪过狼一般的绿光,各个磨拳擦掌,兰姐眼底的邪恶更甚,她看了眼身边眼冒绿光的保镖,“如此美人,待会儿可得好好享用!”

    “嘿嘿,那当然,谢谢兰姐犒赏!”

    “呵呵,我还从没玩过这么极品的尤物!”

    “别……别脱了!”流骁心里紧张地不行,然而,这会儿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衣服少一件,流骁距离地面近一分,此时,他与地面的距离大概还有三米左右。

    金玉叶身上的衣服只有一套贴身的美体保暖内衣,魔鬼般的身材,精致无双的绝艳脸蛋儿,真真是一种极致的视觉享受,同时也是一种极致的诱惑。

    倪娜娜怨毒的眸子闪过一丝妒恨,她手紧紧捏着轮椅的扶手,疯狂地笑着叫嚷:“贱货,你她娘的给本小姐脱啊,停下来做什么,他们还等着上你呢!”

    金玉叶唇角的笑容妖娆而绝艳,嗜血而寒凉,“已经够了,男人留给你们两母女,记得别抢!”

    话声落地,在所有人还来不及反应之际,银光一闪,哧啦一声,悬梁上的麻绳被割断,同一时间,那些壮汉身子开始摇摇晃晃,最后咚咚几声,纷纷倒地。

    金玉叶伸手接住霍然掉下来的流骁,沉重的冲击力让她脚步踉跄了几下,却也在她能承受的范围。

    砰——

    一声枪响,金玉叶抱着人就地一滚,同时,手中早已蓄意待发的银针射出,准备开第二枪的壮汉手中的枪落地,其余掏出枪准备开的,同样无力地脱落。

    从救人到发针,时间最多也就两秒。

    兰姐和倪娜娜看着瞬间逆转的局势,心里一紧。

    “妈!”

    倪娜娜这会儿身子发软,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到底是在道上混的,兰姐捏了捏她的手,尽管全身瘫软无力,却还是掏出了藏在身上的手枪。

    咔嚓——

    保险拉开,金玉叶神情一凛,后脑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身子还未转过来,手中的柳叶刀却已经飞出。

    哧!

    利器没入皮肉的声音。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

    “兰姐!”

    “操她娘的,怎么回事?”

    “李哥,这小****不知使了什么邪门儿手段,老子手都抬不起来!”

    偌大的创库,有男人不堪入耳的咒骂声,有女人越来越虚弱的哀嚎声,有恐惧的嘤嘤低泣声。

    “******的,骚娘们儿,你要做什么?”

    金玉叶寒着脸,碧色的眸子凶残而暴戾,她不管那人的叫骂,动作粗鲁地扒下了他的衣服。

    “哎呦,这娘们儿想上老……”

    话未说完,森冷的银光一闪,“嗤”的一声,鲜红的血如注一般从脖颈喷出,“到地府,请你奶奶上你。”

    如此狠辣凌厉的杀人手法,震慑住了仓库内所有的人。

    此时,就算他们再蠢,也知道自己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倪娜娜瘫软在轮椅上,拼命地卷缩着身子,“别,别杀我,我,我给你钱,很多很多钱,我求,求你,别杀我!”

    金玉叶邪肆一笑,踱步来到她身边,两只掐出她的下颚,“本来打算让你多活两天的,丫的,自己找死!”

    说话间,一颗小如米粒般的药丸投进她口中,捏着她下颚的手突地使力,将她甩到那一推壮汉身边。

    倪娜娜尖叫一声,使劲的掐着脖子,“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能让你爽的东西!”

    话落,她用同样的手法,塞了一颗药到那老女人嘴里,缴了地上的枪支,便不再去理会他们。

    穿上衣服,她拿着从壮汉那里剥下来的衣服,来到神智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流骁身边,塞了一颗红色药丸到他嘴里,抬手拍了怕他的脸颊,“流骁,你怎么样?”

    此时,流骁身上滚烫滚烫的,由于金玉叶在空气中撒了毒粉,他同样中了药,浑身软绵无力,脑子更是昏昏沉沉的,牙齿不停地打着颤,“别,别管我,你快,快,快走!”

    看着这张苍白的熟悉脸旁,金玉叶好似看到那个静静躺在她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男人,心尖儿微颤,指尖划过他的脸颊,“别担心,没事了,没事了!”

    嘴里安慰着,同时手脚麻利地脱掉他身上的湿衣,将她从壮汉那里剥下来衣服都往他身上套,“脏了点,你将就一下。”

    流骁没有回应她的话,这会儿他一向清润温和的眸子一片迷离之色,脸色苍白却又透着不正常的潮红,他哆嗦着身子,嘴里像是在说着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换好了衣服,金玉叶手中银针一闪,扎在了他的睡穴上。

    随即,她转过身子,不远处,中了药的两母女就像是发情的母猪一般在那些男人身上发泄着,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郁的****味道和淡淡的奇异幽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