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109章 真不认识老子(4)

    “这辆车记得以后少开,另外,若是有人找到你,你千万别将我给抖出去!金成嵘那老狐狸正等着将我卖个好主子呢,我可不想刚解决那群纨绔,就又惹上这么一个难缠的!”

    她一直都知道金成嵘在打什么主意,豪门望族,像她这种身份,又有相貌的女孩子,无非就是推出去联姻什么的。

    所以,在今晚她出尽风头,为自己正名后,再对那群纨绔震慑,这样一来,想必他们都不愿意和她联姻,毕竟男人再怎么混,再怎么贪恋美色,也不会愿意要一个强势又放浪的女人做老婆。

    住院部顶楼的高干病房里,雷瑾晫摘下军帽,拿在手中,他看了眼病床上面容憔悴,眼神却依旧灼灼,神色不减半分威严的老人,深邃的冷眸平静无波。

    他开口喊了声“父亲”,便再无下文,声音更是淡漠的可以,好似病床上的人与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而不是生养他的亲父。

    “哼,你心里还有我这个父亲?”

    雷战冷哼一声,对他的冷漠不满得紧。

    雷瑾晫沉默,不说话。

    气氛冷场!

    看着这个沉默的儿子,雷战精锐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

    “我今天看到了世煊的妹妹,是个很好很优秀的小姑娘,我这条老命,若是没她当时的急救,可能就没了!”

    尽管躺在病床上,但出口的声音仍保持着铁血军人该有的肃冷与刚强。

    雷瑾晫背脊僵了僵,削薄的唇抿成一抹冷冽的弧度。

    良久,病房内响起他冷硬到不行的声音:“你想说什么?”

    雷战将眼神转向他,“老头子我挺喜欢她,要不……”

    “不可能,我有女人了!”

    雷瑾晫好似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快速而强势地将他为出口的话堵在喉咙里。

    雷战被他一噎,脸色涨的有些红,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问:“是哪家千金?”

    “不知道!”

    “做什么的?”

    “不知道!”

    “妈的,自己女人什么都知道,那你知道些什么?”

    连续两个不知道,让雷战怒了,暴躁了,认为儿子是在忽悠他。

    雷瑾晫抬眼看他,一本正经道:“我知道她的三围,知道她姓名,知道她将干净的身子给了我,您从小就教导我,作为男人,要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你……你这个不孝子!”雷战气得垂床。

    雷瑾晫不理他会他的怒火,将军帽戴上,“既然父亲没事,我就先离开了,明早还要赶赴阳城去开会!”

    看着他肃冷挺峭的背影,雷战气得吹胡子瞪眼,憔悴的老脸闪过一丝无奈,嘴里再次恨恨地骂了句“不孝子!”

    高干病房,厨房卫浴什么的,都设备齐全,出了病人休息室,外头还有间小客厅,此时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贵妇人。

    她身上披了件深绿色的貂皮大衣,一张俏丽端庄的脸保养得宜,身材也保养得极好,看起来像是四十出头一般,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雍容的贵气。

    此人正是雷家当家夫人夏沅琼,雷瑾晫的母亲。

    见他出来,她站起身子,漾着笑脸迎了上来,“阿晫,又惹你父亲生气了?”

    “妈,没什么,您别操心!”

    雷瑾晫停下脚步,布满寒霜的俊脸难得地多了一抹温情。

    “你们两父子,唉,一见面说不到几句话就吵,他年纪大了,你做儿子的,得多迁就他!”

    夏沅琼一想到他们两父子僵冷的关系,就头疼得紧,两人本来就是不怎么亲近,再加上发生了那件事,两人的父子关系就更僵了。

    “妈,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明天还要去阳城开会!”

    雷瑾晫明显不想多谈。

    夏沅琼点了点头,“路上当心点,对了,我刚才听到你说你有中意的姑娘了,改天带回来给妈瞧瞧,马上就要奔三了,也确实该成家了,最近钧桀那小子都在被你大哥大嫂逼着相亲!”

    “嗯,有机会带给你瞧瞧!”

    对话到此结束,雷大首长迫不及待地逃离了他母亲大人的碎碎念。

    出了病房,吴良像是门神一般侯在那里,见他出来,敬了一个军礼,“首长!”

    雷瑾晫点了点头,阔步向外走去。

    军靴踏在大理石地板上铿锵作响,在这冗长肃静的走廊里,声音特别的威风沉重。

    来到停车场,看了眼旁边空出的车位,蹙了蹙眉,“吴良,你去急诊部去查查,他们还在不在?”

    吴良有些愣神,回神后,明白过来他家首长说的是谁后,习惯性地挠了挠短发,“首长,那小姑娘唤什么名字?”

    “胡颜!”

    “呵呵,胡言?居然还有父母和我爹娘一样,给孩子取这么个名字,等等哈,我这就去!”

    吴良接到命令,马上去执行了。

    雷瑾晫却是在听到吴良的话后,心里的诡异感越发的浓郁了。

    十来分钟后,吴良回来了,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夏铭他们几个。

    说来也巧,夏铭他们几个正在急诊室治伤,看到雷瑾晫的贴身司机居然跑去打听一个女人,逼问之下,才知道是他家首长要打听,所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和他一起过来了。

    “报告首长,里面的人说没有一个叫胡颜的女孩去看病!”

    “哈哈哈……胡言?谁家的父母这么有才?”

    雷瑾晫没开口,夏铭听到那名字就一阵夸张的大笑。

    雷瑾晫蹙了蹙眉,他拿出被他塞进兜里的电话号码,舀出手机拨了那一串据说是她手机号的数字。

    片刻间,耳朵里,冰冷机械的女音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询后再拨!”

    一听这话,雷瑾晫脸上的寒冰更后了,眸色更冷了。

    他又重新拨了遍,依旧是机械的女音,试着拨打另一个据说是她姐酒店客房的号,同样是空号。

    这会儿,雷瑾晫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那双眼,简直跟要吃人一般,让人慎得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