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我父亲来了(1)

    药丸咽了下去,金玉叶拔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手法精妙且准确无误地扎进了他的膻中穴,刺激着他的心脏肌肉,而后掐着他的人中。

    所有的一切,发生在顷刻之间,待众人反应过来之际,本是没什么反应的雷战眉头皱了起来。

    这边,金玉叶急救工作并未放松,她右手握空拳,左手叠合其上,用身体的力道从右到左滚压着他的胸腔,时不时地提醒他试着呼吸。

    少顷,雷战的肩膀会动了,呼吸尽管还是有些困难,但最起码已经能呼吸,脸色也逐渐好转。

    他看着眼前的镇定自若的漂亮女孩,精锐的老眸闪过一抹难以言明的愧色,他艰难地抬起手,粗粝的手掌抚上她的眉眼,“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金玉叶稍稍避开他的触碰,拔出了银针,“暂时没什么大碍了,具体情况待会儿去医院检查,下次出门,身上记得带瓶沉香油!”

    雷战没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她。

    而她这一手老练的急救,更是将周围的人给震呆了。

    不久,救护车来了,雷战被人送去了医院,比赛并没有因为他的发病而停止,只是少了一个评委而已。

    然而,金玉叶这个名字却因为他的发病彻底在上流社会传开。

    晚上的颁奖典礼上,她的绝代风华,无双才情更是响遍了整个京都市,也是这个契机,她用她自己的才华与能力证明了自己,而不是金家来承认她。

    比赛依旧在继续,金玉叶已经退出了赛场,两场比赛结束,已经没她什么事了,此时,她正在优哉游哉地参观着这座金碧辉煌的礼堂。

    叮铃铃——

    兜里的手机适时响起,她看了眼银幕上面跳动的名字,秀眉蹙了蹙,继而,她讥屑一笑,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别怀疑,出声的是浑厚而粗犷的男音。

    那头愣了几秒,试探性地出声问:“小混蛋?”

    “老子操你老母,你妈的才混蛋,你们全家都是混蛋!”

    中气十足地骂完,她干脆地挂断了电话,轻呼出一口气,“呼,真爽啊!”

    然而,一转身,整个人呆愣了,傻眼了!

    偌大的展示厅内,伟大的毛爷爷画像前,那一袭挺拔威武的军装好生耀眼,那一张黑如锅底的冷峻脸庞好生慑人。

    淡定地将手机揣进兜里,淡定地从他身边经过。

    此人,她没看见!

    她在这边自我催眠,那边某人尽管黑着一张脸,可也是异常淡定地收起了手机,脚步一移,挡住了她的去路。

    “还没消气儿?”

    金玉叶步伐在他两步之遥顿住,双手抱胸,精致的脸庞漾着邪气的笑容,挑眉好笑道:“气?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不相干的人,我为何要气?”

    那谁有句话说得好,这世上,也只有自己在乎的人,才能伤害到自己,不相干的人,当他是个屁!

    金成睿冷眸沉了沉,心底微窒,不相干的人?他在她眼底,就是不相干的人?

    操,没良心的混蛋!

    “我们谈谈!”

    心里像是猫挠一般难受,然,面上却是一副淡定得不行的样子。

    金玉叶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吊儿郎当道:“叔叔和侄女儿能谈什么?谈情说爱?还是谈床上什么样的姿势才销魂?”

    某个装逼的淡定货不淡定了,他铁臂一捞,“小混蛋,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金玉叶笑意盎然,在他铁臂袭来之际,她身子往后一仰,柔软的腰肢弯成一个一般人难以达到的优美弧度,而后灵巧地闪开,“喂,四叔,干嘛呢?想霸王硬上弓不成?”

    金成睿手捞了个空,这会儿听到她的话,脸色很黑,冷眸沉了又沉,手中的动作毫不停留,在她身子还未来得及站稳之际,凌厉的腿风一扫,速度之快,完全让人措手不及。

    他的速度太快,腿风太过凌厉,金玉叶堪堪避开他的腿,身子却因为惯性往下倒去。

    金成睿收腿,同一时间,铁臂再次一捞,险险倒在地上的女人,被他稳稳地捞进了怀里,“小混蛋,还打不?”

    金玉叶碧眸沉了下来,她从他怀里退出来,也不再动手了,抱着胸站在那里,“想谈什么,说吧!”

    这男人的身手,她见识过,她目前还不是他的对手。

    不,也不能说不是对手,只是她学的都是古代最干脆利落的杀人招式,真正出招,那绝对是正中死穴,她不可能在他面前暴露。

    金成睿收手,冷眸扫了一圈,最后拉起她的手就往别处走去。

    手心里冰凉的温度让他蹙了蹙眉,大手包裹着小手,越发地严实了。

    金玉叶被他带进一间空的休息室。

    金成睿关上门,像是自己家里一般,走到饮水机前拿出一次性杯子,倒了热水给她,“暖暖手!”

    金玉叶也不矫情,她接过水捧在手心里,抬眸笑睨着他,“有屁快放!”

    金成睿被她粗俗的话语噎了噎,深邃的眸子复杂地看着她,“你住我那儿去,怎么样?”

    “呵,住你那儿做什么?难道想要金屋藏娇?还是更方便你将我拖上床?”

    此时,金玉叶就像是一只竖起浑身利刺的刺猬,别人进一步,她就扎人一下。

    其实,她不怪他,他会那样,只是他多年养成的性子使然,另外,也因为他是金家人。

    虽然他性子看似冷漠,可是他的心,他的血是热的,他将金家,将他的亲人看的很重。

    至少,在他的心里,比她重要。

    她的转变,她的特立独行引起了他的兴趣,在她有意无意地勾引下,他对她有感觉,有男人该有的欲念,只是,那些只是男人对一个女人再正常不过的反应罢了。

    他并没有将她放进心里,只是没接触过多少女人的他,分不清情与欲而已,不然他也不会多次无心地刺她。

    虽然对他本就没抱多大的希望,不过,不可否认,她还是有点被他某些无心地举动给刺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