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2)

    金玉婧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整张俏脸突地就白了,她目露惊慌,摇头四处看了眼,发现整个后台都在看她,就连一旁的导师都是紧张地看着她。

    怎么回事?

    她……她怎么将这事给抖出来了?

    “玉婧同学,你太紧张了,放松心情!”导师适时出声补救。

    比赛之中,毁坏她人道具,给别人使绊子,这种事若是查出来,可是要被强制勒令退赛的。

    “导师,我……”

    金玉婧心里慌乱得不行。

    比赛输赢,她倒是无所谓,只是她害怕这事传出去,被父亲知道,那她……她……

    “好了,你看你紧张的,来喝杯水,放松!”

    导师递了杯水给她,抬手拍着她的背脊。

    少顷,她眼神转向金玉叶,笑容温和道:“这位同学,你也看到了,她的状态并不好,一时说错了话,你可别当真,我看你比赛的成绩不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你也是好的,你说呢?”

    呵,这老女人说话有意思,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听得出来,她这是在暗示金玉婧的身份不简单吗?

    哼,确实不简单,市长的女儿,能简单吗?

    “对,我说错话了,你休想用这事来威胁我退出比赛!”

    金玉婧脑子转的也快,导师这一说,她立马就接腔,那气焰,有够嚣张的,让人忍不住想狠揙一顿。

    当然,金玉叶是文明人,她也不会做不利于自己的事。

    看着她尾巴翘得老高的样子,她“噗嗤”一声就笑了,“金玉婧,你还是那么蠢,那么沉不住气!”

    邪气凛然的话语一落,她看向一旁的导师,笑语宴宴,“我这人啥都吃,就是不吃亏,所以,你说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谈!”

    被一个小姑娘如此收搓,导师温和的笑脸有些沉,语气也没了刚才的和善,“小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有些事,可并不是你想得那样天真,也许你捅出这事,没打击到她,反而将自己赔了进去!”

    “金玉叶同学,你也没什么损失,我看这事就算了,她是市长的千金!”

    文艺部的导师上前拉了拉金玉叶,覆在她耳边低声提醒。

    名扬学校里知道金玉叶身份的,屈指可数,以前因为两人名字相近,也有人怀疑和问过。

    那时候金玉婧一口咬定,她没那么个妹妹,说她和她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所以后面也就没人说了,这位文艺部的导师,当然也是不知道的。

    金玉叶淡淡瞅了她一眼,而后眼神扫向金玉婧那位导师,似笑非笑,“你这是在暗示我,她背后有人,我若是继续纠缠,对我没好处,是吗?”

    “你明白就好!”

    导师面色不变,但不难听出她话里的傲慢之色。

    外面的比赛依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然而,偌大的后台,气氛紧张而冷凝。

    金玉叶看了眼态度傲慢的导师,再看看神色明显露出一丝慌张的金玉婧,良久,她笑了,而后二话不说,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那头很快就接通。

    “有事?”

    干脆利落的两个字,肃冷威严,不问名不问姓,显然对方是知道她身份的。

    隐约听到那头声音的金玉婧脸色再一次白了,“你做什么?”

    她说着,伸手想要夺下她手中手机,然而,还未碰到手机,手腕就被一股大力拽住,那不似一般人的力道,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一般,疼得她尖叫连连。

    金玉叶抓着她的手,也不去管她的挣扎,始终不松开。

    “什么事,说!”

    许是听到这边的尖叫声,那头的声音越发的肃冷,透着一股不耐之色。

    “二姐她断了我的琴,你是自己处理,还是我来处理,不过,我先声明,若是我来处理,到时候丢了金家的人,你可别怪我!”

    那头呼吸突然变得沉重,显然是被气到了,良久,他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传来,“你别瞎闹,我会处理!”

    电话挂断,金玉叶一把甩开金玉婧,碧色的眸子冷冷地看向一旁不明所以地导师,凑近她耳边,压低着声音,桀骜不驯地道:“你不就是仗着她是市长千金吗?忘了告诉你,她是我姐姐,所以,本小姐和她,同一个老子!”

    导师脸色白了白,满脸的尴尬之色,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金玉婧被她甩得身子踉跄了几下,梳理好的头发有些凌乱,娇俏的脸庞满是惊慌之色,因为腕部的疼痛,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样子别提有多狼狈了。

    没过片刻时间,有人进来了。

    一袭军装,俊帅挺拔的金成睿出现在后台,着实惹眼,众人的眼神全都黏在他身上。

    这里基本上都是十七八岁的姑娘,对于兵哥哥,都有一股盲目的崇拜,更何况还是如此气势霸气,冷峻挺拔的兵哥哥。

    金玉叶看向来人,唇瓣微勾,“是你啊!”

    金成睿薄唇抿了抿,“你们两个跟我来!”

    金玉叶耸了耸肩,跟着他的步伐走,金玉婧从小就有些畏惧这冷面四叔,这会儿当然是跟着走的。

    很快,几人来到一间小型休息室。

    金成睿将门关上,杜绝了外头一道道好奇的眼神。

    他眼神在神色慌张,满脸紧张之色的金玉婧身上停留片刻,而后看向一旁巧笑嫣然的女孩,软了软语气:“有什么事,等比赛完毕,回家再说?”

    金玉叶一听这话,脸上笑容不变,然,碧色的眼睛却是沉了,“抱歉,不行,她断了我的琴,我今天不想要她上台!”

    “四叔,她冤枉我的!”

    金玉婧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干脆来个死不认账。

    金成睿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深沉锐利的冷眸直直看着金玉叶,放轻了声音,“乖,别闹,这事回家再说,别让外人看了笑话!”

    嗤!

    金玉叶嗤笑,碧眸凉凉地看着他,讥屑道:“闹?你凭什么认为我在闹?”

    “她在我琴弦上做手脚,给我使绊子,如果我不会调琴,那么,结果会怎样?你有想过吗?弹到一半,弦断了,我会接受全体观众嘲笑质疑的目光,严重一点会伤到手,会伤到脸,更有可能伤到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