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我吃醋,你在意(3)

    “什么朋友,他是做什么的?”

    金玉叶勾唇笑了笑,笑容依旧是绝艳的,然而,却透了一股凉薄,“四叔,你管的太宽了,我已经成年,有交友的自由,也有能力分辨好坏!”

    她自己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难道还会怕坏人不成?

    不等他出口说什么,她兀自推开了车门:“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去上课了,另外,刚才的事,给你添麻烦了!”

    话语客套,语气温软,态度是少见的良好,却透着一股无言的疏离。

    金成睿心底微窒,他透过车窗,看着她高挑靓丽的背影,眼底既复杂,苦涩,又无可奈何。

    他知道,那天早上他毫不留情地将她赶下车的事,在两人之间裂开了一道缝隙。

    最初那段时间,他能感觉到她并不排斥他的靠近。

    而现在,尽管两人之间的相处,她依旧对他暧昧,调笑,可他能感觉得到,在无形之中,她心里已经建了一堵墙。

    那是阻挡他进入的墙!

    小祸害,老子该拿你怎么办?

    他们这样又亲又摸的,到底算什么?

    这种爱而不能,放又不下的感觉,真真是折磨人。

    偏偏受折磨的只有他一个,罪魁祸首没心没肺,还优哉游哉地泡小白脸儿。

    妈的,着实可恨!

    回到高中部教学楼,金玉叶远远地就看到站在走廊里的那一抹白影,天才少年流骁。

    她发觉他很喜欢白色,几次看到他,都是一身白。

    那个人,也很喜欢白!

    敛了敛情绪,金玉叶走近,扬唇,浅笑,“怎么站这儿呢?”

    “等你!”

    十八岁的花样少年,笑容温暖如春风,眉眼弯弯,透亮的黑眸柔光四溢,唇角一勾,清俊柔美的脸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

    端得是俊雅非凡,华贵无双。

    金玉叶从这幅无法忘怀的无双容颜中回神,温软地笑了笑,“找我有事?”

    “嗯,我听说你一手书法不错,有人让我过来,请求你指点一二!”

    当主任和他说这个年轻女孩书法水平已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时,尽管心里觉得不可置信,可又诡异地认为,如果这个人是她,所有的一切又那么理所当然。

    他自然而然地认为,她身上的一切奇迹都不是奇迹,而是理所当然。

    如此肆意狂放,特立独行的女孩,理当如此多才!

    金玉叶讶异,继而笑了,看来在她拒绝之后,学校将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你都有勇气开口向我这个小姑娘求指导,我若推托,显得有些矫情了,中午午休到辅导室等我就好”

    虽然不会亲自出赛,可指点一下别人还是可以的,更何况这个人拥有一张和柳逸一模一样的脸庞,不说别的,看着这张脸,她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不是她托大,她习的可是古代正宗书法,练的时间也挺长。辰王出身皇家,他所受的各种教育,都是最好的,而她又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弟子,岂会差到哪里去?

    别的不说,单说辰王的才华,那是绝对无双的。

    那些穿越文里写着女主穿越到古代怎样怎样厉害,怎样怎样将古人耍的团团转,其实都是主角效应罢了,古人并不傻,反而极其聪明,那些阴谋诡计使起来,真不是盖的。

    流骁温润地笑了笑,泛着柔光的眼里明显有着愉悦,“好,我等你!”

    早上的事对金玉叶没什么影响,她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坐的位子还是那个位子,不过,却要求换了桌椅,而原因——脏了!

    “脏了”两个字一出来,班主任那张肥肥的包子脸抖了几抖,不过仍是依了!

    不依能有什么办法,被校长誉为鬼才的人,尖子生中的顶级尖子生,学校里的奇葩,他还不得给捧着啊,别说是换桌椅,她说要坐他的办公桌,他都屁颠屁颠的让给她。

    眨眼间,上午的课程结束,金玉叶去食堂随意扒了几口饭,便去了辅导室,当然,身后多了个萌货夏奕小跟班儿。

    自从那次小巷子里救了他一把后,只要她在学校,夏奕那娃都是跟在她屁股后面跑的。

    辅导室里,流骁正伏首桌前,手执狼毫,提笔疾书,姿态沉静宁和,一笔一划,一撇一勾,端得是行云流水,优雅绝伦,笔锋刚劲有力。

    金玉叶看着,碧眸再次恍惚,为何会有如此相似之人,容、形、神、韵,都出奇的相似,这会儿就连写字时的样子,居然也是相似的。

    柳逸写字有个小习惯,别人站立书写时,一般都会用左手托住宽大的袖摆,而他则是将手背在后背上,姿态闲适优雅。

    就如此时的流骁一般,只是一个是繁复古装,一个是现代简便着装,一个长发及腰,一个碎发齐耳。

    “你来了!”

    最后一笔落定,流骁抬笔,将它放好,看向门口,笑容温润如骄阳,温暖耀目。

    金玉叶勾唇,回他一笑,她走进辅导室,身后的夏奕亦步亦趋地跟着。

    在书桌前站定,看着书桌上那一个大大的“静”字,碧眸微讶。

    字如其人,温润秀雅,却又不失男子该有的刚劲,下笔张弛有度,洒墨均匀,唯一美中不足的,有形而无神。

    写“静”字,必须要做到心静,神静,意静,方能赋予其字的形神,达到人字合一,不过,以他十八岁的年纪,能达到这这种程度,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字是不错,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有形而无神!”

    她说着,手已经拿了一张纸铺开,压下镇纸,白玉般的手执起狼毫,沾墨,提笔,笔尖落下,横、竖、勾、挑,一套动作下来,姿态优美,动作娴熟。

    着实赏心悦目的紧。

    少顷,同样一个“静”字,与他的温润秀雅相比,她的字体则是要洒脱肆意,狂放潦草些,也更加的苍劲有力,稍有眼力的人便可以看出,她的静,静的是心魂。

    心,无波无澜!

    流骁看着桌上那个大气洒脱的‘静’字,瞳孔缩了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