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这女人,我要了(4)

    想到他森寒的眼神,雷钧桀打了个寒颤,决定暂时不将这事告诉他。

    金玉叶回归,并没有立即去学校上课,而是在小套房里将那些药材稍作处理,另外,舒舒服服地休息了两天,这才去了学校。

    比赛的日子正是元旦那天,如今距离元旦也就几天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也要宣告结束。

    来到学校,还未走进教室,就被半路碰到的肥佬班主任给请进了办公室,“金玉叶同学,你总算是来了!”

    金玉叶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兴致阑珊地问:“怎么了?”

    “呃,是这样的,上次你书写的书法挺不错,我们参加书法比赛的同学前些天不小心伤到了手,校方准备让你代替,也就是你一人身兼两项比赛,不知你有没有什么问题?”

    肥佬班主任在她面前早已没了为人师表该有的严肃与气势,那嘴脸,谄媚得不行。

    没办法,这个女孩的才智,连校长都对她称赞有加。

    上次她的考验中,由她书写的“海阔天空任遨游”几个磅礴大气,洒脱肆意的字,让对书法有极深研究的校长喜欢得不得了,直呼此女鬼才,风头都越过了天才少年流骁。

    金玉叶软骨头一般,靠在椅背上,手肘撑着办公桌,手掌托着下巴,语气凉凉道:“有问题,我能力有限,顾不了这么多!”

    青少年才艺大赛,里面的比拼的项目还挺多的,琴棋书画外还有其他很多项目,算是发掘青少年多方面才能,加以培养。

    上次她露了两手,一个是古筝,一个就是书法,而她选的是古筝。

    她的每一项技艺要么就是辰王那厮亲手教授,要么就是他请名师传授,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她会什么,他一清二楚。

    而书法这一项,是他手把手亲自传授的。

    上次的突然吐血事件,让她知道,那厮绝对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也许就在这京都也有可能,她不想去冒这个被他发现的危险。

    至于古筝这一项,她还可以借用现代的一些弹奏技巧掩饰过去,其他的,她可不会随意显露!

    肥佬班主任听着她如此直白的拒绝,脸上盛开的菊花立马凋谢。

    从办公室出来,金玉叶回了所在的班级,有了前几次的长期旷课,班里的同学对于她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在看向她的时候,眼底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走进教室,金玉叶就感觉到了这种眼神,刚开始还有些莫名,然而,当她走近自己的位置,便明白了。

    丫的,她的位子,被人给霸占了!

    啪——

    书包一甩,放在课桌上,敲了敲桌面,“同学,你坐错位子了!”

    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某人没反应。

    叩叩叩——

    金玉叶再敲。

    还是没反应!

    “你妈和你爸集体偷人了!”

    金玉叶这一声,不可谓不大,全班同学傻眼。

    然而,更令他们傻眼的还在后面,只听趴在桌上睡觉的某人像是顺口溜一般瓮声瓮气地接腔:“偷就偷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金玉叶傻眼,接着,“噗嗤”一声笑了。

    奇葩啊!

    班里其他同学愣了会儿后,便也集体哄堂大笑。

    笑声如此洪亮,趴在桌上睡觉的奇葩终是被吵醒了,她抬起头来,眯着一双睡眼惺忪的熊猫眼,呛声道:“你谁啊你,滚走,别打扰本小姐睡觉!”

    哟呵!哪里来的小太妹,丫的,比她还狂!

    眼前的女孩一头晃眼的红发,脸上画着浓浓的烟熏妆,脸上的粉底比城墙还厚,丰厚的唇瓣涂着艳丽的口红。

    呵,一张脸本来还有些可看性的脸庞,硬是被那些化妆品折腾成这幅恐怖的鬼样子。

    “看什么看,妒忌本小姐比你长得美?还不快滚!”

    女孩皱着眉,不耐烦地再次呛声。

    金玉叶唇瓣勾起,碧眸幽光微闪,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同学,这是我的位子!”

    “放狗屁,本小姐都坐了二十天。”

    突然,小太妹像是想到什么,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哦,你就是那个将云哥哥鼻子打破的可恶同桌?”

    祁冉云?呵,原来是他招来的啊!

    金玉叶眼底闪过一丝兴味。

    “嚯——看招,本小姐今天要揍得你跪地向云哥哥道歉!”

    一只粉拳直逼面门,力道还不赖,带着一股小小的劲风,想来也是练过的。

    然而,这样的程度在金玉叶面前,纯粹是玩杂耍。

    只见她头微微侧开,抬手轻飘飘地就抓住了她袭过来的拳头,略施力道,眼角扫到门口那一抹精壮的影子,语气兴味道:“同学,祁冉云有这么孬吗?居然要你一个女孩来替他强出头!”

    女孩的手被她捏得吃痛,她抽了抽手,却怎么也抽不回来,她心里很是恼火,气得直骂:“你他么的才孬,本小姐是他内定的未婚妻,有什么关系?”

    “倪娜娜,老子的事要你管?你给老子滚一边去,少在这里乱攀关系,未婚妻,老子呸!”

    身后一个阴恻恻夹杂着怒火的声音传来。

    那名叫倪娜娜的女孩脸色白了白,她看着脸色阴沉的祁冉云,熊猫眼泫然欲泣,“云哥哥,你……”

    “别这样叫老子,恶心死个人了!”

    祁冉云的表情那叫一个嫌弃,嘴巴那叫一个毒辣。

    此时,早自习才刚过,这会儿正是自由活动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全都兴味盎然地看着这场闹剧,距离金玉叶位子不远的夏奕则是有些担忧。

    呵呵!

    看着这两人,金玉叶很没品地笑出声来,同时也放开了倪娜娜的手,看了眼脸色青黑的祁冉云,戏谑道:“对女孩可得温柔些!”

    祁冉云本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在他那里受了气的倪娜娜大声谩骂:“******的,关你什么事儿,你个婊子娘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