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术(4)

    如此重的伤,这男人却哼都没哼一声,不得不说,这厮的忍耐力很强。

    清洗伤口,消炎,敷药,包扎,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丝毫不见生疏。

    看得一旁的金成睿目露深思,心底疑问重重,眸光深幽晦涩,他紧抿着唇,沉吟片刻,“你怎么会来这里?”

    金玉叶处理好了倪星恺的伤口,她收拾了下医药包,捂嘴不雅地打了个哈欠,“四叔,我累死了,有什么事容我睡一觉起来再说。”

    话落,她不在理会他,解开睡袋,钻进里面,闭眼就睡。

    金成睿目光复杂地看了她几眼,继而,锐利冷寒的眸光转向一旁的另一个男人,想要从他口中套话,可对方这会儿居然紧闭双目,呼吸均匀。

    丫的,睡着了。

    心里膈应的不行,脸色也就阴沉阴沉的,轻吁出一口气儿,他靠近她身边,以一个保护的姿态在她身旁靠着岩壁坐下,合上了眼睛。

    夜很黑,各种虫鸣此起彼伏,热带雨林晚上的气温有些低,一旁的篝火已经燃尽,只剩下点点火星。

    这时候,本是窝在睡袋里睡着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碧眸潋滟迷人,习习生辉。

    她悄声从睡袋里面出来,看了眼身旁已经睡熟的男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小瓶子,她揭开盖子,瓶口对着放在他的鼻息间,晃了晃。

    少顷,她盖上盖子,将瓶子塞进背包,玫瑰色的红唇勾了勾,柔软的身子在他伸直的大腿上坐下,双臂勾住他的脖子。

    “四叔!”

    一声四叔,声音柔软娇媚,却又比平时多了一股子诱惑劲儿。

    金成睿在她坐下的那一刻便醒了过来,这会儿灿若星辰的黑眸沉沉地瞧着她。

    不言不语。

    金玉叶勾唇,此时,她脸上的脏污洗去,露出了那张用特殊颜料描绘着花纹透着野性美的脸庞,这会儿笑起来越发的美艳,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妖气儿。

    她凑近他,眨了眨潋滟的碧眸,吐气如兰;“四叔,好看吗?”

    狂野,妖艳,魔魅,就像是林间专门勾引人的精怪,媚惑妖娆,勾人心魄。

    金成睿喉咙哽了哽,黑眸燃起一簇小火苗,他抬起钢铁一般的臂膀,搂住她的纤腰,将她往怀里一扯,哑着嗓子道:“你这是在勾引老子?”

    金玉叶唇角的笑容越发的绝艳,碧眸微眯,眉宇间媚态横生,放软了语气呢喃,“嗯,勾引,四叔敢吗?”

    她和他贴的极近,说话间,唇瓣翕动,时不时地触到他温热的唇。

    撩动心弦的女人如此香艳的引诱,金成睿若还是坐怀不乱,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操你丫的小祸害,是你惹火的!”

    一声咬牙切齿,懊恼,涩然的低咒,金成睿猛地箍紧了她柔软得不行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唇瓣狠狠地贴了上去。

    吻,急切狂肆,火热缠绵,透着一股燃烧一切,不容自己退缩的劲头。

    冗长的法式舌吻,金成睿意乱情迷,金玉叶身子发软。

    “四叔,四叔!”

    急急地唤了两声,金玉叶手肘推搡着,金成睿喘着粗气儿,稍稍退开,阴沉着脸,“怎么?后悔了?不乐意了?”

    金玉叶扬唇笑了笑,“四叔,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抛得开一切吗?还是只想贪一时之欢?”

    金成睿心底一窒,意乱情迷褪去,理智回笼,心绪有些混乱。

    他看着她那双浩瀚深幽,潋滟水媚的碧眸,终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不是他真如她说得那般,贪一时之欢,而是这份不知何时而起,不被世人所容的禁忌情愫无法,也不能说出口。

    金玉叶见他沉默,唇角微嘲,然而,说出的话却是带着一丝蛊惑意味,“四叔,我不够美吗?”

    金成睿对上那双深幽的眸子,里面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将他吸进去一般,他精神逐渐恍惚,红唇无意识地轻吐:“你很美!”

    话声落,他的脑子陷入空白,这时候一道如魔咒般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梦,梦醒,无痕。

    咚——

    金成睿身子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

    呼——

    金玉叶轻吐出一口气儿,从他腿上起来,擦了擦额角溢出的冷汗。

    丫的,意志力真他么的强,幸亏刚开始让他吸了点迷药,不然光靠媚术,还放不倒他。

    “你……这是催眠?”

    身后响起倪星恺讶异又惊奇的声音。

    “催眠?算是吧!”

    她的眼睛从小就有些特殊,曾经她姐姐和哥哥看着她的眼睛,经常会呆呆的。

    就因为这双异于常人的眼睛,她才会沉默寡言,性子清冷木讷。

    再加上那时候身体不好,身上长期冰冰凉凉的,透着许些阴气,整个人犹如幽灵一般,不喜与别人接触,就害怕别人察觉出来,继而说她是怪物。

    魂落古代,因为媚术和瞳术有些关联,她就顺便学了些。

    魂归后,她又了解了下现代的催眠,发现她的眼睛在这方面有特殊的天赋,催眠和瞳术异曲同工,稍微变通一下,就成了现在他所说的催眠。

    当初,她在金玉艳和杨旭霄身上测试过,效果出乎想象的好。

    不过,她意念力还不够强,对于意志力稍强一点的人来说,是没用的。

    听到她模棱两可的回答,倪星恺直接默了,他啥也不说了。

    这女孩,不论是能力还是心性,非常人可比!

    “你为什么要对他使用催眠?”

    金玉叶睨了倒在地上熟睡的男人,碧眸微闪,“因为他是金家人!”有些东西,她不能暴露在他面前。

    金家人,是她所要防范的,尽管这个人是金成睿。

    收拾了下两人留下来的痕迹,另外又去了与虎相博的地方,将虎拖到一条河边,手脚麻利地剥了虎皮,取出了虎身上所有有药用价值的东西,将虎躯抛到河里,而后又回去掩去了一切痕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