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逛去了

    “老季,有事?”

    季炀看了眼金玉叶,没说话,不过意思很明显。

    杨志明拿着警帽,眼神在金玉叶身上停留片刻,眼底的怨毒与恨意一闪而逝,少顷,他看向一旁万分棘手的人物,“桀少,今天什么风将你吹来了?”

    “今天没起风!”

    金玉叶微扬着唇,语气凉凉插话。

    杨志明面色阴沉尴尬。

    雷钧桀唇角漾着邪笑,桃花眼泛着邪肆兴味的暗芒。

    “是没风,可我是被一个女疯子给吹来的,这疯女人在车道上扔鞋砸人,差点引起交通事故,发生命案,我怀疑她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现在你们将她给送进去!”

    咳咳咳——

    季炀又咳。

    雷钧桀淡淡睨了他一眼,市长金成嵘的贴身保镖兼司机,他是见过的,不过,他很好奇,他为何来这里?

    “我是被他冤枉的,他想睡我,就给我安排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这叫强抢民女,逼良为娼。”

    金玉叶仰着头,语气那叫一个气愤。

    咳咳咳——

    这下,全警局的人都在咳,咳嗽声此起彼伏,心里同时都在想——

    此女彪悍也!

    金玉叶也不去管他们,兀自拿出手机,修长圆润的指尖在按键上倒弄几下,一段对话拨了出来:“怕了吗?若是跟爷道个歉,陪爷玩两天,爷马上带你出警局!”

    “切,你以为警局是你家开的啊!”

    “呵,只要你让爷玩,爷的话就是圣旨!”

    “……”

    “操你全家的,你老子才被男人玩,你老子才有病,全身都是病!”

    金玉叶收起手机,宝贝似的装进口袋里,“都听到了吧,你们谁动我,我就将这段对话发到网上,向社会人民控告,什么叫警匪一窝,逼良为娼!”

    整个局子都安静下来了,众人的眼神都看着被她放进口袋里的手机。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那可是非同小可,个人的力量渺小,然而,群众的力却不可忽视啊。

    今天若是真给她安个什么罪名,那就坐实了他们警匪一窝,虽然那个人不是匪,可这话说出来,确实是强抢民女的桥段。

    季炀面上没什么变化,不过,心里对这个祖宗已经是五体投地。

    太他么的阴损了!

    和她过招,得要处处提防,以免被她阴。

    这边,雷钧桀又傻眼了,这疯女人是什么时候录的音,他怎么半点都不知道?

    他妈的,敢阴他?

    欠收拾!

    脑子灵光一闪,他眼神转向一旁的季炀,嘴角的笑容越发邪肆了。

    “对了,这件事受害人不止我一个,金家老四金成睿也被这疯子砸过,害他出了事故。”

    哼,不将她关几天,他火气难消!

    季炀和杨志明二人眉眼直跳,相视一眼,皆在心里大骂——

    祸害!

    当然,骂的是那个惹了事,居然还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闭目养神地某女。

    “桀少,进办公室谈吧,若你说的属实,我们会将她交到交警队,依法处事!”

    杨志明手背在背上,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然,眼底却是泛着不怀好意的精光。

    哼,这雷家的霸王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到时候就算成嵘想保她,也要掂量掂量。

    雷钧桀姿态慵懒闲适地靠坐在椅子上,双臂搭着椅背,翘着二郎腿,略带妖异的桃花眸斜了杨志明一眼,“本少不想动,怎么?不相信本少的话?”

    “咳咳——雷少,这里面恐怕有什么误会!”

    季炀又咳,一张冷峻的黑脸僵的厉害,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叶小姐的事,他坚决回避!

    雷家这祖宗,也是个嚣张难缠的主儿,在京都横着走的货,她谁不好惹,去惹他啊。

    雷钧桀挑眉,眼神略微诧异,继而,嘲谑地笑了笑:“误会?你打电话问问,是不是误会!”

    这人居然是为这疯女人而来的,此时,他倒是好奇她身份了。

    季炀看雷钧桀那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想是这位祖宗爷在叶小姐这里吃了暗亏,这会儿是杠上了。

    他抿了抿唇,无奈地掏出手机,拨了个号。

    “喂,我是金成睿!”

    那头很快便传来金成睿泛着冷气的磁性嗓音。

    季炀表明了身份,将这边的情况精简地诉说了一遍,还特意提到了雷钧桀。

    那头沉默了片刻,出声:“将电话给桀少!”

    季炀看了雷钧桀一眼,将手机递给了他,“四少让雷少听电话。”

    雷钧桀眼底的讶色一闪而逝,他接过手机,笑容邪肆揶揄道:“喂,金大教官,我可是看着你被那疯子砸的,别跟我说没这回事。”

    金成睿坐在车内,揉了揉犯疼的眉心,语气冷沉平静道:“你口中的疯子是我侄女,性子刁钻了些,你肚量放开点,别和她一般见识,有空请你喝酒!”

    雷钧桀一听这话,再一次傻眼了,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了。

    侄女?

    叔叔跟侄女?

    搞床上了?

    还始乱终弃了?

    金教官,真牛!

    良久,他像是窥视到什么秘密一般,笑得如狐狸一般奸猾,压低了声音道:“呵呵,你行啊,难怪不近女色,原来喜欢玩重口味啊,连侄女都被你搞上了!”

    金成睿皱眉,脸色微沉,语气也低了温度,“滚你丫的,脑子装屎了,别给老子胡说八道,还有,别说老子没提醒你,你说她是疯子,她还真疯,你别栽她手上了!”

    雷钧桀眼里满是兴味,他看向一直没做声的女人,然而,这一看之下,眼抽了。

    操,他在这里想着怎么收拾她,可她居然抱着猫在那儿睡觉。

    这是轻视!

    赤裸裸地轻视!

    季炀冷峻的面庞抽了抽,显然也注意到了。

    这三小姐,要多强的睡功啊!

    杨志明哼了哼,头一瞥,懒得看。

    雷钧桀深吸一口气,万分憋屈道:“行,看在你金大教官面子上,本少不追究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