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你太老

    熟悉的软滑触感,坚牢的韧度,让她心彻底沉下,黑暗中的脸色一片惨白。

    “四……四叔,这猫……”

    联想到某些事,她的声音都不自觉地带着一丝颤抖。

    金成睿听到她略带颤抖的声音,心里的怒火像突然被浇了一盆冷水般,奇迹的消失了不少,他看了眼她手中所谓的猫,如刀锋般削薄有型的唇瓣蠕动了几下。

    良久,一句令金玉叶心跌入深渊的话吐出——

    “这是年幼的金钱豹,你哥准备带给你的礼物!”

    轰——

    金玉叶脑中有什么东西突地炸开,她瞳孔突地一缩。

    嗷——

    这时候一声动物的哀嚎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她手背一阵剧痛。

    原来是她的手不自觉地用力,将她认为是小花猫的小豹子给抓痛了,它坚硬的利爪在她手背上留下了几条醒目的抓痕。

    手机屏幕上散发出来的亮光让金成睿看清了她手背上渗血的抓痕,心蓦地一紧,“松手,给我!”

    金玉叶松了松手中的力道,却是没有给他,她低头看向手中的金钱豹幼崽,而它那双青绿色,透着凶残戒备的眸子也直直盯着她。

    “四叔,这是谁交给你的?”

    她的声音少了平时的娇柔慵懒和漫不经心,变得空灵而沉寂,好似从那遥远广阔的星空传来,在这暗夜中,显得特别的孤寂和空茫。

    悲痛显而易见,却又透着一股倔强的坚忍。

    金成睿心脏微紧,他抬手,想要抚她的头,无声安慰,可在距离她头发一寸之际,终是收回了手。

    他知道,这个外表纤弱,内心坚忍的女孩,不需要!

    “是御天战队首领,同时也是他顶头上司雷瑾晫!”

    雷瑾晫?御天特种兵战队灵魂般的人物,哥哥最敬佩的一个人。

    金玉叶不理会手背上还在渗血的伤,抬手轻抚着小豹子柔软滑腻的皮毛,“四叔,我想见他!”

    这绳子,绝对不是哥哥自己绑上去的,那么,也就只有他了,可是,哥哥脖子上戴的东西又怎么会在他手中,另外绳子上穿的心形吊坠去了哪里?

    哥哥……他去了哪里?

    这些疑问,也只有他能给她解答。

    金成睿如刀锋般的唇瓣抿的死紧,“他下午去了外地搞演习工作,暂时见不到!”

    金玉叶没说话,她起身,抱着小豹子不发一语的离开草坪。

    金成睿跟在她身后,路灯下,昏黄的灯光将她的影子拖得老长,纤纤瘦瘦的,背影挺直,却怎么也掩藏不住那一身孤寂和悲痛。

    金成睿深邃冷冽的眸子有些晦涩,这是第一次,他完全看不懂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

    昨天她醒来,他说没在尸体身上发现其他时,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她心情是愉悦的,然而,这会儿却……

    金玉叶抱着小豹子一直走,一直走,走出了金家,穿过了灯红酒绿的街道,走在寂静无人的山道上,金成睿一直在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不说话,不喊她停。

    让她用自己的方式发泄着心里的悲伤。

    走到后面,他也知道她的目的地——

    烈士陵园。

    不快不慢的步伐,从凌晨十二点,一直至凌晨五点出头,五个多小时的步行,一前一后两人,终于到达了烈士陵园山脚下,身上皆沾了一身的露水。

    金成睿寸短的发梢上布满了细细的露珠,他来到她身边,转眸看了她一眼。

    昏暗的路灯下,女孩精致的脸庞苍白无血,唇色犯紫,他脱下身上厚实军装,披在她身上,移步至她前面,“跟我来吧!”

    金玉叶没拒绝他的好意,拢了拢军装的衣领,拖着酸软沉重的步伐,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怀里的小豹子好似感觉到主人的悲伤,这会儿安静了不少,乖乖的呆在她怀里闭目养神,湿滑的舌尖还时不时地舔舔她的手。

    金成睿敲响了守陵门卫的大门,不久,一个披着军大衣的老汉出来了,一番交涉下来,老汉放他们进去了。

    冬天的夜晚特别长,临近六点了,天还是暗沉一片,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大概二十来分钟,金成睿在一座新立的墓碑前停下,这时候天也透着一丝蒙蒙亮,尽管模糊,可她也看清了墓碑。

    统一的青石碑上,没有普通的墓碑般贴着墓碑主人生前的照片,上头携刻着‘永垂不朽’的横批,上联:先烈精神千秋在,下联:英雄浩气万古存,对联中间是金世煊烈士之墓。

    金玉叶碧眸沉沉地看着‘金世煊’三个字,精致苍白的脸没有任何表情,眼底更是深邃得犹如一片深不见底的碧泉。

    时间好似静止,周围的气氛沉寂而肃穆。

    “他是一名优秀的军人,是英雄,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良久,金成睿打破沉默,语气刚硬,声音干涩嘶哑。

    金玉叶没回应,少顷,她嘴角勾起一抹冷嘲的,“你们认为他是英雄,可在我眼里,他只是我的哥哥,唯一的哥哥,若是要用命来换取这个狗屁英雄称号,我宁愿他不做这个英雄!”

    她金玉叶很自私,没什么英雄气概,大爱思想,她只要她在乎的人活得好好的,仅此而已!

    哥哥,你告诉我,你还活着吗?

    金成睿知道她心里难受,也不去和她争辩军人的天职与思想,“天亮了,回吧!”

    “腿软!借用一下你的背,可否?”

    看着她这幅痞子样,金成睿很难将她与刚才那个悲伤孤寂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再次总结一句话——

    金妖孽,黑心嘴毒,刁钻诡异,加善变!

    这样的人,很难让人窥视到她的心底去,她的心思藏得很深很深,可以说是诡秘莫测的。

    明明悲伤,可她却可以笑着与人调侃打趣,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

    金玉叶挑了挑略带英气的秀眉,拖着打颤的双腿上前,抬手轻佻地勾起他刚硬有型的下巴,语气邪邪道:“四叔,借是不借,一句话的事儿,你这样深情凝视着我,很容易让人会错情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