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狠狠地倒

    哼,如今金世煊死了,这一老一少两个无用女人,对金大哥也不会有用,她凭什么横?

    看着她愤恨的眼神,金玉叶嗤笑,挑了挑眉,语气狂妄而肆意,“我就是过分,你有意见?嗯?”

    刘芳恼怒异常,手指指着她鼻子,“你……”

    “咔嚓”一声。

    金玉叶以极致的速度和刁钻的手法折断了她手指,速度之快,让刘芳都未来得及反应,只是那钻心的痛楚令她冷汗直冒。

    “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样子,主人的鼻子,也是你能指的吗?”

    她最忌讳的,便是别人指着她的鼻子。

    刘芳怒的不行,脸痛手也痛,想出手,可终是有所顾忌。

    季炀则是站在院子里抽烟,好似对房里的一切毫无所觉。

    金玉叶不再理她,她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从未拨过的号码,那头响了几声后便接通。

    “喂,我是金成嵘!”

    “我要求换掉姓刘的,重新安排个乖巧懂事的人过来,不然我留下来亲自照顾我妈!”

    那头沉默了片刻,“她伺候了你妈十年,已经……”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总之没安排人过来,我不会离开,记得,我要乖巧懂事,做事认真负责的,别再给我弄个阳奉阴违的来!”

    金玉叶淡淡地打断他的话,声音听着温软娇柔,然,语气中无形地透着一股强势,怎么也让人忽略不了。

    由于开了免提,刘芳也知道那头的人是谁,她瞳孔缩了缩,这才发现,眼前狂肆张扬的少女,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沉寂,懦弱寡言的女孩了。

    挂了电话,金玉叶看也不看一旁脸色青白交加的刘芳,抬步向卧室走去。

    推开门,妈妈温柔迷人的碧眸温柔地看着她,“小叶,你变了,不过妈很高兴!”

    她说着,眼里一串晶莹的泪珠就这样滑落下来,沾湿了她脸上的白色面纱。

    如今世煊走了,她必须要学会保护自己。

    金玉叶知道她刚才定是听到了她教训刘芳的事,她关上门,上前,将她的轮椅往里推了推,而后蹲在她面前,将脸贴在她的腿上,“妈高兴就好!”

    “小叶,你哥哥……”

    金玉叶捏了捏她的手,起身凑近她耳边低声呢喃:“妈,哥哥也许没死,我将脖子上的项链拆了开来,给了他,而尸体上,并没有项链!”

    黛夫人身子一震,面纱下的脸庞一阵青一阵白,温柔如水的碧眸一片复杂,有惊,有喜,最后是莫名的怒色。

    “糊涂,你怎么能将项链给他,那是妈给你的东西,而且那项链很重要,若是……”

    若是落到有心人手里,那后果,她不敢想象!

    金玉叶眼睛眨了眨,语气不解道:“妈,若是什么?那项链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没,没什么,你一定要找到你哥,将项链拿回来,那是我们家传女不传男的宝贝,绝对不能让它落到别人手中,不然会为我们带来祸事的!”

    黛夫人的解释很牵强,错漏百出,不过金玉叶也没再说什么。

    她可以说是历经三世,心理年龄已经三十有六了,经历过的事也多,那项链想必和她的身世有关,而她真正身世显然是不能被某些人所知的。

    不然,她也不会狠心地闷死自己刚出生的双胞胎女儿其中的一个,让她来顶替了。

    黛夫人见她不再追问下去,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儿子没死,她当然是开心的,不过她更在乎她的安危。

    她想到心里存在的疑惑与担忧,遂试探性地开口:“小叶,你老实告诉妈,你身上为什么会有……蛊?”

    果然——

    妈妈是知道蛊这邪乎玩意儿的!

    上次两母女心里尽管皆有疑惑,不过谁也没有去捅破那层纸开口问对方。

    “小叶?”

    金玉叶温软地笑了笑,面无异色地解释道:“妈,这些年我没别的消遣,就是看书,我想医好你的腿,便专看一些医书,中医西医都看!”

    “我在一本中医上了解到蛊术,看着挺有兴趣,便试着捣鼓了下,只是找不到实验的人,就放我自己身上试试,看有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神奇,没什么害处的,倒是妈妈,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这东西?”

    黛夫人眸色微闪,“你外婆对这些有研究,我耳濡目染之下,便也能感觉出一些!”

    “呵呵,看来我是的兴趣是来自外婆的遗传啊!”

    金玉叶笑着自我调侃,不是她刻意隐瞒,而是灵魂离体,穿越时空的事太过匪夷所思了。

    “你啊,以后别拿自个儿试了!”

    黛夫人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神色看不出是否相信她的话。

    金玉叶浅浅笑了笑,露出几颗如贝壳洁白圆润的牙齿,“知道了妈,以后不会了!”

    “对了,妈,你让我看看腿吧,尽管没帮人医过病,不过,我看了不少医书,了解过下身瘫痪的例子,也偷偷跟个老中医学过一些简单的医术,知道怎么调理!”

    黛夫人心里暖暖的,她温柔抚了抚她软软的发丝,笑了笑,道:“我是没指望这腿能站起来了,随你折腾吧,不过,你也别专门为了我去学什么医术,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好!”

    金玉叶卷起她宽大厚实的棉裤腿儿,“妈,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便会让你站起来!”

    黛夫人没有说话,看着她的眼神温柔而慈爱,同时也带着一股浓浓的愧色与怜惜。

    金玉叶为妈妈简单检查了下腿,当初地震,被重物压到双腿,神经严重损伤,由于瘫痪的时间太长,又没有很好的调理按摩,腿上的肌肉基本上都已经萎缩。

    她有把握能治好,不过所花的时间却很长,而且过程很苦,如今要做的,就是让萎缩死的肌肉慢慢复活,另外,再用她的独门针灸术配合药物修补损伤的神经。

    然而,做这一切的前提是,妈妈必须要和她在一起,不然像这样隔个两三个月来一次,是无法顺利治疗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