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你还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嗯,这招果然有用!”

    嘎!嘎!嘎!

    金玉叶只觉头顶一群乌鸦飞过,难得犯了一次呆。

    金成睿神色无异,面容正经冷峻,语气一如既往的冷硬,然而,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尖儿在颤抖。

    舌尖相触的瞬间,不论是感觉还是味道,都太过美好,不断地引诱着他深入再深入。

    然而,他们的身份就像是一条跨不过的鸿沟,她年纪轻不懂事,可不代表他能如她一般,肆意妄为。

    收拾了纷乱繁杂的情绪,见她呆怔的样子和微张的红唇,他难得地勾唇扬笑。

    哼,小样儿,他终于扳回了一局,没道理他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老是被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弄得各种内伤加吐血。

    待金玉叶反应过来那厮做了什么之际,卧室内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金玉叶看着空空如也的卧室,心底内伤,憋屈地诽腹,靠,他丫的,原来是个闷骚货,他倒是会现学现用。

    阴沟里翻船,是不是就是说她这样的?

    今年京都的冬天不是特别冷,以往这个时候早已下了几场大雪,可今年,却是连片雪花都没看到。

    天湛蓝,空中的太阳笼罩大地,映衬着空气都是暖洋洋的。

    金玉叶从金成睿的南苑私宅出来,本想去那所谓的烈士陵园看看的,可一想到那里面的人不是哥哥,她便作罢,直接回了金家庄园。

    这些天她昏迷,是金成睿和金成秀两兄妹帮她掩盖下去的。

    昏迷当天晚上,金成秀和金成睿两人带她去医院,象征性地检查了下。

    后面金成秀又以她情绪不稳定,身子虚,医生建议不得受刺激为借口,便安排她住在她单位附近的套房休养。

    那一句不得受刺激,更是对于她没有出席‘哥哥’葬礼有了解释。

    再加上金家没什么人在乎她出不出席,所以,此事就这样被那两兄妹轻轻松松给糊弄了过去。

    不过,她很好奇,金成睿是怎么糊弄金成秀的。

    不久前办了丧事,金家整个庄园都透着一股肃冷,金玉叶推开翰荣居的门,走进客厅,里面除了几个帮佣,倒没什么碍眼的人。

    “三……三小姐,您回来了!”

    管家刘伯看到她,神情讶异,生病了几天的人,哥哥下葬之时都没出现,下葬之后,居然一个人不声不响地回来了,且看起来脸色红润,精神气儿也好,半点都不像个生病的人。

    这三小姐,着实怪异得紧。

    金玉叶点了点头,不发一语地进了自己的卧室。

    再次出来之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像幽灵一般又闪出了金家。

    来到小套房,开锁,推门。

    还未入内,一只带着劲风的拳头直逼面门,身子往后一仰,同一时间,抬腿,脚尖直击对方双膝。

    “咚——”

    某重物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声音。

    看着软趴趴地跪在地上,眼神像是要拆了她一般的男人,金玉叶挑眉,勾唇,“啧啧啧,真热情呢,不过,我不喜欢你表达热情的方式!”

    倪星恺内心各种吐血,和她相处了些天,也知道这女人那张嘴儿又刁又毒。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强忍着心底的郁结,扶着墙从地上起来,“你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金玉叶进屋,关门,碧眸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将近半个月的休养,当初只剩一口气的人这会儿已经生龙活虎。

    “将衣服脱了!”

    倪星恺一脸戒备,身子瞬间弹跳得老远,“你想做什么?”

    没办法,他现在对这个女人有心理恐惧。

    金玉叶嘴角漾着邪肆的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拿黄瓜伺候你的!”

    最终,在她的各种威逼之下,倪星恺脱得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肩宽的麦色肌肤,劲腰窄臀,肌理分明,身上每一处肌肉精瘦却不失张力。

    金玉叶眼神停留在他腰腹和肩胛两处狰狞的伤口上,上面的蜡油还贴在那里,凝结成暗红色的痂。

    她指尖戳了戳,精致的面颊有着属于医者的认真,“感觉如何?”

    见她一副认真的样子,倪星恺怔了怔,知道她让他脱衣服是为了帮他看伤,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了下来。

    他别过眼,干涩着嗓子回道:“有时候很痒,现在没什么感觉!”

    金玉叶点点头,没说话,起身进了她里屋。

    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医药箱,她打开盖子,拿出里面的一次性医用橡胶手套戴上,拾起镊子,便动手去揭他腰腹处凝固的蜡油。

    蜡油和皮肤粘得紧,痂又粘着伤口,撕扯间,疼痛是肯定的,倪星恺蹙着剑眉,默默承受着,没哼声。

    然而,当他看到蜡油被她一点点剥落,露出里面的伤口之时,他瞬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外表狰狞的伤口,在那一层痂脱落后,露出里面粉粉的嫩肉,由于是新长出来的,肤色粉红粉红的,不似他的肌肤那般透着健康的小麦色。

    可尽管如此,这已经够他惊诧万分了,这么重的枪伤,还被剜了伤口周围的腐肉,如今半个月的时间,那片皮肤居然恢复如初,半点疤都不留。

    她是怎么做到的?

    他在这边惊诧,而金玉叶看着那片粉嫩嫩的肌肤,则是蹙了蹙秀眉,少了几味药,终究是达不到古代那种效果啊。

    “为什么没有疤?”

    倪星恺看着她的眸光有些复杂,这个少女,已经超出了他对女人的认知。

    刁钻古怪,心狠手辣,腹黑无耻,拥有一身诡秘莫测的本事,最重要的是,她才一个高中少女。

    金玉叶像是看白痴一样,瞥了他一眼,“难道你想身上留个狰狞的疤,以证明你男子气概?”

    倪星恺摸了摸鼻子,“不是!”

    金玉叶没理他,继续帮他弄肩胛处的蜡油。

    倪星恺沉沉地看了她一眼,这女孩长得很精致,从她眼睛能看出来她是混血儿,五官比一般女孩子要深刻立体,身材也承载了西方血统的高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