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动了心

    只见他对一身破旧,面容脏污的小乞丐伸出手,笑容蛊惑,妖冶的红唇轻启,“跟我走,可好!”

    小乞丐仰着头看他,脏污的小脸看不出表情,唯有那双凤目略显光华,只见她颤颤将脏的不成样子的小手放入他手中,干裂的唇瓣吐出一个“好”字。

    声音干涩嘶哑,完全不似一个孩童的脆嫩软糯。

    画面截然而止。

    梦醒,眼睁!

    锃亮的碧眸第一时间对上一略带焦灼的深幽黑眸,悄然打量了下周身的场景,不是她在金家的卧室,那应该是这男人的‘闺房’了。

    回忆了下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记得她叫了声很轻地四叔,说了句尸体,而后就两眼一闭,啥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她碧眸闪过一丝捉弄,艳丽水润的玫瑰棱唇一瘪,语气听起来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四叔,我身子被你看光光了,你得对我负责!”

    金成睿唇角抽触了几下,深吸一口气,“你多虑了,要负责,找你姑姑去,另外,你睡了七天!”

    这丫头的脑子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莫名其妙沉睡了七天七夜,醒来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担心身子被人看光光,让人负责!

    也幸亏当时成秀过来,不然,他又要被这个刁钻的丫头弄得憋火。

    听到他的话,金玉叶表情敛了敛,“我睡了七天?”

    “嗯!”

    “我要求保存的尸体?”

    金成睿剑眉微动,“葬了!”

    语气冷硬,面无表情,然,眼底却闪过一丝不忍。

    金玉叶精致的俏脸面无波无澜,没有金成睿想象中的歇斯底里,也没有失去亲人的伤心欲绝。

    她闭了闭眼,良久,再睁开,碧眸清澈无波,她扯了扯唇,“四叔,肚子饿了,弄点吃的来呗!”

    金成睿微愣,没想到她是这般反应,一向活跃的大脑有点跟不上她的思维。

    他刚才还在酝酿情绪想要安慰安慰她,她却笑得没心没肺地向他要吃的。

    果真是非常人能比!

    不过一想到她七天没进食了,便也没说什么,沉默地去弄吃的。

    很快,他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进来,“你多天未进食,只能吃些清淡的!”

    金玉叶没发表意见,她接过碗,“四叔煮的?”

    “嗯!”

    淡淡地一个“嗯”字从鼻翼间发出,简洁冷硬。

    金玉叶笑,“呵呵,四叔入得了厨房,出得了厅房,上得了战场,看你着健硕的体能,想必也Hold得住闺房,如此绝世好男人,咋就没女人扑倒呢?”

    金成睿脸色一黑,抽了抽嘴角,“吃饭还堵不住你那张可恶的嘴!”

    嘴里恶狠狠地说着,心里却是有些担忧,这刁钻的丫头,脑子没问题吧?

    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还是这般没心没肺的样子?

    “四叔,有什么东西留下来吗?或许说,他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声音状似闲聊一般平静无波,可金成睿还是听懂了她指的是什么。

    他手握成拳,掩嘴轻咳一声,“我认真瞧过了,身上除了一些军用装备,没有其他,面容撞到礁石上,被海水浸泡,已经看不出来什么,不过,那些军用装备确实是他的!”

    金玉叶勾唇浅笑,笑容如雨后的阳光,明媚耀眼。

    金成睿微怔,“莫不是真傻了?”

    他着实不明白,有什么值得她开心的。

    一碗粥很快见底,金玉叶将碗搁下,她冲他勾了勾手指,“四叔,过来下呗!”

    对于这样的轻佻的动作,金成睿蹙眉,不过仍是弯下腰,“说!”

    金玉叶扬唇,凑近,碧眸含笑,嘴角笑容邪肆妖娆,吐气如兰:“四叔,想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堵住女人的嘴儿吗?”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无任何瑕疵白皙脸庞近在咫尺,艳丽的唇瓣水润诱人,鼻息间絮绕着属于女子身上那股特殊的幽香。

    惑人心智,撩人心弦!

    金成睿一向精明的脑子有片刻的空白,回神后,他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操,居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弄得失了魂,真他么的越活越回去了。

    想要退开身子,突然,电光火石之间,一双莹白细嫩的纤臂勾住了他的脖颈,同一时间,唇上一软,有什么东西触上了他的唇。

    触感温凉,又软又润,如羽絮般轻柔,如花儿般芬芳,如蜜糖般甜腻,让人忍不住想要深入品尝。

    金成睿呆了!

    脑子里紧绷的一根弦咔嚓一声,断了!

    两人视线相交,黑眸对碧眸,一个震惊呆愣,一个戏谑邪肆。

    时间像是过去一个世纪之久,却也不过瞬间的事。

    四瓣唇相触,金玉叶便退开,她看着依旧呆滞的男人,放开手臂,慵懒地靠在床头上,戏谑道:“四叔,还在回味呢!”

    金成睿脸色黑了,然,耳根子却泛着丝丝红晕,他恼怒地瞪着她,咬牙切齿:“金玉叶,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我是你四叔!”

    此刻,这一句话,他不知是提醒她还是提醒自己。

    明明知道自己是她四叔,为何刚才唇瓣相贴之时,他居然想要深入品尝那美好的芬芳?为何脑子犯抽般,对于她的退离会产生恋恋不舍的情绪?

    妈的,跟脑子不正常的她呆久了,他也跟着不正常起来。

    金玉叶扬眉,眨了眨眼,语气无辜,“四叔又咋了?我只是在教你以最简单便捷的方法让女人闭嘴而已,下次若是你不想听女人讲话,你试试这招,百分之两百有效!”

    那个男人最喜欢这招,每每她说话惹他恼恨之时,他就用这招堵她的嘴。

    靠,怎么又想到他了!

    她在这里神游天外,突然,唇上一热一麻一痛,她瞪大着眼睛看着正在啃咬她引以为傲的棱唇的男人——

    大感意外。

    由于太过吃惊,嘴巴不自觉地微张,一条湿滑的舌颤颤地探入口中,舌尖相碰,接着,他像是惧怕什么一般,霍然缩了回去,同时,四瓣唇也分了开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