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魂牵,感应(2)

    她绝不相信,她哥哥就这样死了,走的时候他说过,他会平安回来,他还要……保护她!

    心底有信念的人,只要有一丝生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就如当初的她,辰王那厮对她的训练,绝对不是人能承受的,她紧靠一壶水,一双脚走出无垠沙漠,她手无寸铁,能在万蛇窟里呆上七天七夜,她能仅凭一把匕首,冲出狼群。

    每每认为自己快死的时候,她心底就想着还要报仇,那是她活着的信念,就算只剩最一口气,她都能够站起来,所以,她活下来了。

    她相信,她的哥哥也可以!

    也一定要可以,不然,她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夜凉如水,四周寂静无声,噩耗已经传开,有人喜,有人忧,有人伤,有人痛……

    金成睿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手里一支烟已经燃尽,他看着沉沉夜色,想到那个惹人牙痒痒同时也惹人怜的少女,心思烦乱异常。

    他并不怕她在金家被欺负,因为,以她的本事,想必在她身上,谁都占不到便宜,他担心的是,她心底的伤。

    尽管她面上让人瞧不出任何情绪,坚持要确认尸体,可他知道,她心里是害怕的,是伤痛的,毕竟那个人是从小疼她如命的哥哥。

    “四少,您来了!”

    管家刘伯看着眼前一袭军装威武不凡的男人,恭敬地出声打招呼。

    金成睿点了点头,“大哥呢!”

    “大少爷自华岳居回来后,便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刘伯语气忧心黯然。

    金成睿没说什么,他眼神瞥向二楼转角处的房间,刘伯在金家做了半辈子,也是个会看眼色的主儿,见他朝三小姐的房间看,便聪明地出声,“三小姐也未出过房间!”

    金成睿沉吟了片刻,“我去看看她!”

    话声落,脚步已经踏上了楼梯。

    金玉叶躺在床上,眼睛直视着天花板,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她身上还穿着白天那套休闲装,可见她一回来便躺在床上了。

    正如金成睿所想,她是害怕的,怕哥哥真的离她而去,她再凉薄无情,没心没肺,可那是她哥哥,疼了她,护了她十八年的哥哥。

    她杀人无数,比谁都知道,生命有时候真的很脆弱。

    因为太过重视,曾经也失去过,所以更害怕失去,就现在而言,能被她重视的人,也只有母亲和哥哥而已。

    金成睿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他见过温婉柔媚乖巧无害的她,见过没心没肺肆意妄为的她,见过刁钻嘴毒腹黑无耻的她,也见过阴妄霸气,深沉冷厉的她。

    然而,不管哪一面的她,都充满了活力,散发着令人移不开视线的璀璨光芒。

    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沉寂得犹如一滩无波无澜的死水,让人感觉不到活力。

    眸色沉了沉,他抬步来到床边,双手插在军装裤袋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既然伤心,为何不哭!”

    “……”她不伤心,因为她还没确认死的那人到底是不是她的哥哥。

    她只是在害怕,在担忧。

    害怕那尸体确实是哥哥,若不是,她也担忧他的现状,从直升机上坠海,就算没死,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向不是挺会说的吗?舌头被猫叼了?”

    金成睿见不得她这般死气沉沉样子,语气不由得加重。

    金玉叶转眸看他,碧眸深邃似海,良久,她突然勾唇,笑容邪肆,声音柔媚:“我为何要哭?”

    金成睿挑眉,莫不是受了刺激,傻了?

    看懂了他的眼神,金玉叶“噗嗤”一笑,她盘腿坐起身子,眼睛看着黑沉沉的窗外,语气难得地透着一丝认真与执拗,“没确认尸体,我永远也不会相信,我哥死了!”

    金成睿蹙眉,为她的执拗感到头疼,“小丫头,每个特种兵身上配置的特殊军用物件都有代码,这足以证明身份,他们不会弄错,你要接受现实!”

    “四叔,我今儿个不需要吸血,你请回吧!”

    金玉叶靠在床头上,笑得没心没肺地下逐客令。

    金成睿黑眸微沉,他深深看了她一眼,那双碧色的眸子很迷人,却也深邃,如那一眼探不到底的深海。

    海是美的,是迷人的,然,海底却蕴含着无数的危险。

    眼前的少女,给他的感觉,就如那海,美丽迷人,可骨子里也掩藏着未知的危险。

    转身,抬步,离开。

    金玉叶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没心没肺的笑渐渐收起,精致的俏脸,面无表情!

    突然,心口一阵灼热的剧痛,内脏血气翻涌,“噗”地一声,一口猩红的热血喷出,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靠,又是什么状况!

    走到门口的金成睿听到动静,猛地转身,入目所及地便是她捂着胸口吐血的画面。

    “小丫头!”

    瞳孔一缩,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边,扶起她的身子,“怎么回事?哪里伤了?”

    金玉叶脸色有些白,额角片刻间便已经溢满了香汗。

    她扯开领口,那里面灼热如火炉般的温度令她异常地难受,心里再次将那男人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面上却是笑得柔媚痞气,“四叔,麻烦你帮……帮我拿块冰呗!”

    看着她胸口处那朵诡异的花,金成睿黑眸沉沉地,剑眉拧得死紧,“等着!”

    此时,他一向沉稳冷静的心有些慌乱,步伐也显得有些急切。

    对于这种超越科学,超脱自然现象的事,他没有办法帮她,更不敢冒冒然送去医院,如此诡异之事,若是被他人知晓,想必研究院不会放过她。

    很快,金成睿拿着一块冰回来了,而金玉叶从最初吐了一口血后,便没再吐血,只是身子莫名的虚软无力,胸口的灼热也没有减轻多少。

    “要怎么用?”

    金成睿在床边坐下,看着她,语气虽冷,可眼底有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担忧。

    金玉叶唇瓣微扯,“贴胸上,你要帮忙吗?放心,我不怪你揩油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