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谁败坏门风

    那款式的笔最近在校园很得女生的喜爱,笔筒是用水晶做的,上绘着漂亮的图案,在太阳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笔头上挂着闪亮的流苏和一些可爱的卡通物件装饰,看起来漂亮的不行。

    不过这样的笔也很贵,一支要好几百块,而他正好答应了他堂妹要送她一支,不过,现在只能再买一支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没多久,被他无情抛下的笔,片刻间,便被人捡了去,也不知道,一条小巷里,正进行着这样的一场对话:“给他了吗?”

    “嘿嘿,给了,放心吧剑哥,这次一定会将他们赶出我们B班,哼,不自量力,居然还敢向班长挑战!”

    “得了得了,嘴巴给我封紧点儿,出了事,你吃不完兜着走!”

    “知道了剑哥!”

    不错,此时小巷里的两人正是郢剑和张楠两人。

    剑楠(贱男)狼狈为奸!

    待张楠离开之后,俏脸一片阴沉的金玉婧便从角落里走了出来,郢剑看到她,立马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玉婧,你放心,她马上就会滚出我们班了!”

    郢剑长得挺高的,十八九岁的年纪,一张脸也算帅气,家庭条件虽没金玉婧这个市长千金好,却也不赖,在B班算是男生的头儿。

    “哼,那个贱人,早就该滚了!”

    “是是是,早就该滚了,姑奶奶快别气了,伤身子呢!”

    郢剑上前搂住她,俯身吻了吻她的唇,十分讨好地安慰着,手大胆地在她腰肢上摩擦,罕见的是,金玉婧这只鼻孔朝天的骄傲孔雀居然也没有拒绝。

    见她并没有甩脸子给他看,郢剑越发地大胆起来,舌头撬开她牙关,探了进去,手也急切地撩起她的衣摆,往上游移,那动作熟练的很,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十八九岁,身体正是敏感骚动的年纪,很快,一声难耐的嘤咛从金玉婧口中溢出。

    郢剑一个激灵,呼吸粗重了,身体受不住了!

    “玉婧,我……我想要!”

    听到他的话,金玉婧脑子清醒了,她一把将他推开,仰着头,语气高傲而刻薄道:“我的身子是要留给我爱的人,你现在还不格!”

    她虽然爱玩,也对那事儿好奇的紧,不过分寸还是有的。

    郢剑一张脸涨得通红,他急促地喘息着,语气憋闷地问:“那要怎样才够格?”

    “永远都不够格!”

    骄傲地丢下这句话,金玉婧理了理凌乱的衣服,昂首挺胸地离开了巷子。

    砰——

    心里和身体都憋屈的要死,郢剑一拳打在墙上,打下之后,又很没志气地痛得嗷嗷叫,嘴里骂骂咧咧,“操,存心玩我!”

    “呵呵,不就是玩你吗?”

    一个温软娇媚却透着戏谑的声音传来。

    金玉叶用她的人格发誓,她绝对不是偷听偷看的,这条巷子是去她小套房的必经之路,碰巧看到他们在偷情而已。

    郢剑猛地抬头,当他看到那张精致立体的绝美脸庞时,愕然了一把,接着,眼底闪过一丝慌张,恶声恶气道:“你看到了什么?”

    金玉叶笑,笑容妖娆而绝艳,她慵懒地靠在墙上,指尖把玩着发梢,碧眸掀了掀,语气凉凉道:“其实也没看到什么,就是看到一男一女天雷勾动地火,差点忍不住提枪攻略城池而已!”

    看着他红白交加的脸色,金玉叶眼底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玉婧,我想要’这话说的,啧啧啧,真他么的勾人心痒啊!”

    耍弄了郢剑一番,金玉叶去小套房看了眼倪星恺的恢复情况,便早早回家了。

    走进客厅,那一家四口正围在餐桌上,其乐融融地吃饭。

    看着他们温馨的画面,金玉叶想到了正在执行不知名危险的任务,为他们金家挣荣誉的哥哥和被拘禁在某一处的形单影只的母亲,她眸色深了深,碧眸寒光一闪而逝。

    “三小姐,要用餐吗?”

    陈嫂上前,恭低眉顺眼地询问。

    金玉叶扫了眼上面的菜色,没一样是她喜欢吃的。

    玫瑰色的唇瓣微勾,“不了,我在外吃过!”

    啪——

    杨婉君放下筷子,力道不重,可在这安静的氛围里,显得有些突兀了。

    餐桌上的几人眼神都看向她,杨婉君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一家主母的范儿端得十足道:“我虽然不是你亲生母亲,不过,既然进了金家,我就要对你负责,同时也对金家的名声负责,金家是有名望的家族,丢不起人,如今你的某些举动已经太过了!”

    金玉叶回房的脚步顿住,她转身,眨了眨眼,语气温软而无辜,“阿姨,金家人不可在外吃饭吗?”

    杨婉君被她一噎,本来想好的台词硬生生顿住,她脸色稍暗,“不是!”

    金玉叶柔柔地笑了笑:“不是就好,我还以为金家有这等规矩呢!”

    杨婉君气得牙痒痒的,然,面上却是一派端庄优雅,清冷高贵。

    “我要说的不是在外吃饭的问题,而是你最近常常晚归。”

    “如今你还是名学生,放了学,就应该回家,而不是在外瞎晃,知道的,说你在图书馆看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外做什么出格的事儿,现在的孩子,都野的很,在外和男人乱来,我不希望你也成为其中一名!”

    “呵,看书?天天逃课的人会看书?鬼知道她在外面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

    金玉婧今天在学校被她整,害她被教导主任请去办公室一顿训斥,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这会儿忍不住一阵抢白。

    金玉叶瞟了她一眼,眼神兴味而有趣,“二姐姐,什么叫见不得人的勾当?”

    金玉婧被她眼神看的火气越发的旺盛,“哼,谁知道你?保不准就在外面与男人鬼混!”

    她说着,还嫌不够似的,眼神转向首座上脸色不愉的金成嵘,“爸爸,她骗你说是在图书馆看书,其实她天天逃课!”

    她害怕金成嵘追究她,所以并不说金玉叶每天迟到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