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我等着你滚蛋(2)

    “别啊,四叔,迟到已成了习惯,若是突然有天早到了,别人还不得惊奇啊!”

    金成睿俊脸有些抽,靠!这是什么理论?

    貌似迟到还光荣了?

    “上来!”

    金成睿不想再听她贫,那张嘴儿,绝对有将圣人气爆的本事。

    金玉叶笑了笑,也没再坚持下去,乖乖上了车。

    反正他也不是天天在家,她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而去忤逆他,毕竟以后还需要他提供童子血呢。

    开车的刘东看到这位姑奶奶,想到上次的内裤事件,心尖儿有些打颤。

    “四叔,伤口咋不处理一下?”

    看着他手指上被她咬得血肉翻飞的伤口,金玉叶蹙了蹙眉,嗓音温软好听。

    金成睿黑眸微闪,眼神瞟了眼她的胸口,“你还没告诉我,你那是什么东西?”

    “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多吃些猪肝补补,记得别破了童子身就行,现在的雏儿不好找,下次我还要吸你!”

    哧——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难听,刘东迅速稳住方向盘,擦了擦额角溢出的冷汗。

    妈啊,谁来告诉他,他到底听到了些什么啊?会不会被教官灭口?

    金成睿听到那句‘童子身和雏儿’脸色立马就黑了,“金玉叶,小姑娘家的,说话注意些!”

    “噗嗤!我又没说你是童子鸡,你恼什么?还有,三十岁的雏儿,你应该感到光荣才对,毕竟这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你别不好意思!”

    金成睿黑沉着脸,闭目养神,不再搭理她。

    和她相处,就得聪明地将嘴巴闭上。

    三十来分钟,车子在学校门口停下,金玉叶看着那辆霸气的路虎驶进车流,她看了眼学校,由于时间还早,来往的人稀稀疏疏地,并不多。

    她甩了甩单肩包,朝校门相反的方向走去。

    就像她说的,三年来一直都迟到,突然有一天早到了,人家会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迟到王居然早到了!

    那种情景,绝对比迟到还要引人侧目。

    如往常一样,在第二节课的时候,金玉叶才晃晃悠悠地进了教室,旁边的位子今天倒是有人。

    祁冉云黑眸沉沉地的看着她,眼中一片复杂,有探究,有不甘,有隐隐的恼怒和忌讳。

    上次那只被她扎过的手,折磨得他够呛,整条手臂又麻又痒,那种痒,简直痒到骨子里,就算挠也没用,诡异的是,看遍各大名医专家,中医西医,都检查不出症状。

    他么的,邪门儿的紧!

    如果是一般人,他早就让人给弄死了,偏偏这女人居然还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金家人。

    金玉叶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姿态慵懒地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很快,身材肥胖的班主任就进来了,走起路来,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

    “同学们,下周三全年级会进行一次期中考,我希望大家能够努力,争取超过A班!”

    “另外,学校一直施行优胜劣汰制,若是你们的成绩被C、D、E或F班的同学超过,那么你们就会被我们B班淘汰,所以大家可要抓紧了复习,别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迟到早退了!”

    班主任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两个位子上来回扫视,他口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迟到早退的人是谁——

    不言而喻!

    条件反射性的,同学们的视线也时不时瞟过来,每个人的眼神都透着幸灾乐祸。

    特立独行的人,要么受人尊崇,要么被人集体排斥。

    而金玉叶,明显是属于被人排斥型的。

    “老师,放心吧,金玉叶同学向语文老师和全班同学保证过的,这次考试她会考全年级第一!”

    班长金玉婧娇俏的声音响起,语气听不出半点暗讽,倒是满含期待。

    她期待她成为同学的笑柄,更期待她滚出B班,一个野女人生的贱种,凭什么和她一个班级?

    哼,第一?

    以她那种不爱学习的态度,想的美!

    她的话声一落,随之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嗤笑声,显然,大家都不相信,一个迟到早退的人,能够考到全年级第一。

    虽然她以前的成绩在班里也不差,不过在全年级,也只是四十几名而已,再加上她现在的学习态度,想要越过这么多名,夺第一,简直是痴人说梦。

    更何况,A班的流骁可是名扬高中有名的天才,稳居第一的位子从未有人撼动过。

    金玉叶碧眸看了眼娇俏可爱的金玉婧,似笑非笑道:“能不能得全年级第一倒是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一定会将你从全班第一的位子给踢下来!”

    “呵,就你那学习态度,别开玩笑了!”

    又是当初维护金玉婧的傲慢女生,金玉叶知道她,好像是市政府什么秘书长的女儿,名叫李涵,平时和金玉婧走的近,算是她的狗腿子。

    她一出声,维护金玉婧这位‘漂亮可爱’班长的同学立即出声附和,基本上都是对金玉叶的不以为然和鄙夷。

    “是啊,第一名可不是嘴巴说来的!”

    “就是,你以为第一名那么好考啊!”

    “呵,将班长从第一的位子踢下来,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啪啪啪——上课时间,不准喧哗!”

    班主任拍了拍讲台,眼神在金玉叶身上停留片刻,语气听不出真假地鼓励,“金玉叶同学,有目标是值得表扬的事,只要努力,不怕实现不了,只不过以后得多放些心思在课堂上!”

    呵,不怕实现不了,意思是说她这次一定实现不了。

    金玉叶嗤笑,这肥佬说话倒是高明,明着鼓励,暗着打击。

    金玉婧压下心里的怨毒与怒恨,巧笑嫣然地开口:“老师,金玉叶同学这是想向我挑战呢,我看这样吧,如果这次期中考,她真超过我,那我自动离开B班,如果没有,那么就她离开,您看如何?”

    “这……”

    “这主意不错!”“别啊,四叔,迟到已成了习惯,若是突然有天早到了,别人还不得惊奇啊!”

    金成睿俊脸有些抽,靠!这是什么理论?

    貌似迟到还光荣了?

    “上来!”

    金成睿不想再听她贫,那张嘴儿,绝对有将圣人气爆的本事。

    金玉叶笑了笑,也没再坚持下去,乖乖上了车。

    反正他也不是天天在家,她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而去忤逆他,毕竟以后还需要他提供童子血呢。

    开车的刘东看到这位姑奶奶,想到上次的内裤事件,心尖儿有些打颤。

    “四叔,伤口咋不处理一下?”

    看着他手指上被她咬得血肉翻飞的伤口,金玉叶蹙了蹙眉,嗓音温软好听。

    金成睿黑眸微闪,眼神瞟了眼她的胸口,“你还没告诉我,你那是什么东西?”

    “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多吃些猪肝补补,记得别破了童子身就行,现在的雏儿不好找,下次我还要吸你!”

    哧——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难听,刘东迅速稳住方向盘,擦了擦额角溢出的冷汗。

    妈啊,谁来告诉他,他到底听到了些什么啊?会不会被教官灭口?

    金成睿听到那句‘童子身和雏儿’脸色立马就黑了,“金玉叶,小姑娘家的,说话注意些!”

    “噗嗤!我又没说你是童子鸡,你恼什么?还有,三十岁的雏儿,你应该感到光荣才对,毕竟这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你别不好意思!”

    金成睿黑沉着脸,闭目养神,不再搭理她。

    和她相处,就得聪明地将嘴巴闭上。

    三十来分钟,车子在学校门口停下,金玉叶看着那辆霸气的路虎驶进车流,她看了眼学校,由于时间还早,来往的人稀稀疏疏地,并不多。

    她甩了甩单肩包,朝校门相反的方向走去。

    就像她说的,三年来一直都迟到,突然有一天早到了,人家会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迟到王居然早到了!

    那种情景,绝对比迟到还要引人侧目。

    如往常一样,在第二节课的时候,金玉叶才晃晃悠悠地进了教室,旁边的位子今天倒是有人。

    祁冉云黑眸沉沉地的看着她,眼中一片复杂,有探究,有不甘,有隐隐的恼怒和忌讳。

    上次那只被她扎过的手,折磨得他够呛,整条手臂又麻又痒,那种痒,简直痒到骨子里,就算挠也没用,诡异的是,看遍各大名医专家,中医西医,都检查不出症状。

    他么的,邪门儿的紧!

    如果是一般人,他早就让人给弄死了,偏偏这女人居然还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金家人。

    金玉叶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姿态慵懒地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很快,身材肥胖的班主任就进来了,走起路来,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

    “同学们,下周三全年级会进行一次期中考,我希望大家能够努力,争取超过A班!”

    “另外,学校一直施行优胜劣汰制,若是你们的成绩被C、D、E或F班的同学超过,那么你们就会被我们B班淘汰,所以大家可要抓紧了复习,别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迟到早退了!”

    班主任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两个位子上来回扫视,他口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迟到早退的人是谁——

    不言而喻!

    条件反射性的,同学们的视线也时不时瞟过来,每个人的眼神都透着幸灾乐祸。

    特立独行的人,要么受人尊崇,要么被人集体排斥。

    而金玉叶,明显是属于被人排斥型的。

    “老师,放心吧,金玉叶同学向语文老师和全班同学保证过的,这次考试她会考全年级第一!”

    班长金玉婧娇俏的声音响起,语气听不出半点暗讽,倒是满含期待。

    她期待她成为同学的笑柄,更期待她滚出B班,一个野女人生的贱种,凭什么和她一个班级?

    哼,第一?

    以她那种不爱学习的态度,想的美!

    她的话声一落,随之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嗤笑声,显然,大家都不相信,一个迟到早退的人,能够考到全年级第一。

    虽然她以前的成绩在班里也不差,不过在全年级,也只是四十几名而已,再加上她现在的学习态度,想要越过这么多名,夺第一,简直是痴人说梦。

    更何况,A班的流骁可是名扬高中有名的天才,稳居第一的位子从未有人撼动过。

    金玉叶碧眸看了眼娇俏可爱的金玉婧,似笑非笑道:“能不能得全年级第一倒是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一定会将你从全班第一的位子给踢下来!”

    “呵,就你那学习态度,别开玩笑了!”

    又是当初维护金玉婧的傲慢女生,金玉叶知道她,好像是市政府什么秘书长的女儿,名叫李涵,平时和金玉婧走的近,算是她的狗腿子。

    她一出声,维护金玉婧这位‘漂亮可爱’班长的同学立即出声附和,基本上都是对金玉叶的不以为然和鄙夷。

    “是啊,第一名可不是嘴巴说来的!”

    “就是,你以为第一名那么好考啊!”

    “呵,将班长从第一的位子踢下来,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啪啪啪——上课时间,不准喧哗!”

    班主任拍了拍讲台,眼神在金玉叶身上停留片刻,语气听不出真假地鼓励,“金玉叶同学,有目标是值得表扬的事,只要努力,不怕实现不了,只不过以后得多放些心思在课堂上!”

    呵,不怕实现不了,意思是说她这次一定实现不了。

    金玉叶嗤笑,这肥佬说话倒是高明,明着鼓励,暗着打击。

    金玉婧压下心里的怨毒与怒恨,巧笑嫣然地开口:“老师,金玉叶同学这是想向我挑战呢,我看这样吧,如果这次期中考,她真超过我,那我自动离开B班,如果没有,那么就她离开,您看如何?”

    “这……”

    “这主意不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