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第一桶金,赚的?坑的

    下午放学,出了校门,如金玉叶所料,她被人拦住了。

    两个身材高大,面色冷沉的壮汉,一看他们那一身膨胀结实的肌肉,就知道皆是练家子。

    “我们少爷要见你!”

    金玉叶看了眼停在不远处的黑色房车,唇瓣勾了勾,“抱歉,我没空见他!”

    两名壮汉相视一眼,“那就得罪了!”

    话落,二人猛地向她出手,一左一右,两方包抄擒拿,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金玉叶碧色的眸子闪过一抹诡秘的笑意,她身子以一种极为刁钻的姿势避开两人的爪子,诡异地闪到他们身后,出手向他们的颈椎处攻去。

    那两人显然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讶异与她的反应能力与刁钻的身形,但对于危险的高强度感知,身子快速弹跳开来,让他们险险避开身后足以致命的攻击。

    两人再次相视一眼,彼此眼底皆闪过一抹认真,神情顿时一凛。

    这边,金玉叶可没给他们那么多时间眼神交流,在他们避开她的攻击之后,她第二招攻击随之而上,这一次,她纤细的手指握成锁喉状,直逼其中一人的咽喉。

    那名壮汉保镖一惊,另一个则是快速缠上,他们配合的如此默契,金玉叶只好撤回攻击去防守。

    双方你来我往,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过了二十几招。

    金玉叶所学的都是些杀人的招式,在古代,尽管没有内力辅助,但每一招都是毙命的杀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直取对方要害。

    这会儿她只是想要拿这两位倒霉蛋来练练手,想要看看自己恢复到什么程度,所以下手还算留了些余地的。

    然而,不知是这两人太强,还是她太弱,居然二十几招都没能奈何得了他们,最重要的是,在体力方面,她已经处于弱势。

    她在这里自我检讨,可那两个保镖却是越打越心惊。

    十几岁的年纪,出手狠辣老练,招招攻击人的致命点,且招式刁钻古怪,令人防不胜防,这样的身手,在一个高中女生身上看到,他们着实心惊。

    不过,过了这么多招,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女孩只是拿他们来练手而已,并没有下杀手。

    “阿虎,阿豹,停手!”

    冷冷的声音传进三人的耳朵,两名保镖收手。

    金玉叶只是想要利用他们来试试自己的实力,所以也没有继续纠缠。

    双方偃旗息鼓,两名保镖除明显有些狼狈,身上多处挂彩,且还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金玉叶的弱势只是在体力方面,她身子从小就弱,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这会儿几分钟的过招,她就气息不稳,喘的厉害。

    “你倒是有傲的资本!”

    金玉叶玫瑰色的唇瓣一勾,笑容犹如盛开的玫瑰,娇艳诱人,然而,那张嘴里吐出的话却是令人无语噎凝。

    “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不大的巷子里,祁冉云姿态狂傲地站立一旁,两个保镖站在他身后,一左一右地护着,而他们三人站的位置,正好挡住了金玉叶的出口。

    “说吧,我这只手,是怎么回事?另外,上次袭击我的人是谁,我想你应该知道!”

    祁冉云语气冷沉,十八九岁的青少年,身上却透着一股阴狠的戾气。

    片刻的休息,金玉叶气息平稳了不少,她看着眼他扬起的那只手,红唇勾了勾,“五十万,一份解药,一个消息!”

    身后的保镖倒吸一口冷气,锐利如箭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她,其中一人道:“哼,口气倒是不小!”

    金玉叶笑睨了他一眼,语气娇软道:“还好啦,我准备要一百万来着,可看你家少爷那张脸还算过得去,就给他打个折,原谅他对我这个女生挥拳!”

    她没送他归西,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那名保镖一噎,再看她的表情,怎么都看都觉得无耻,女生?现在的女生都像她这么彪悍吗?还打折?她以为是卖东西?

    还别说,他想对了。

    金玉叶这会儿就是在卖东西,要知道,由魅娘坐镇的青楼就是专门收集情报的,对他们有用的,就自己扣下,对他们无用的,就拿出去卖,那价钱,贵的令人咂舌。

    至于解药,那就更了不得了,她身兼神医和以蛊毒成名的毒美人两个身份,不管是解药还是毒药,那都是万金难求。

    就算是在医学发达的现代,她的独门毒药,若是没她亲自解毒,谁也解不了。

    “你身手还不赖,我劝你干脆去抢银行!”祁冉云咬牙切齿,黑沈的眸子冷残而愤怒。

    金玉叶柔媚一笑,“那怎么行?抢银行是犯法的,犯法的事我可不做!”

    祁冉云冷嗤一声,不再和这个无耻的女人耍嘴皮子下去,转身离开。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这女人那张嘴儿,看着诱人漂亮,却是个嘴毒的,绝对有将活人气死,死人气活的本事。

    其实吧,倒不是他舍不得那点钱,而是不想如了她的愿。

    看着她那副嘴脸,他就忍不住手痒,想揍她,明明心黑嘴毒,凉薄无情,冷酷狂傲,还摆出那副不甚娇羞,温软娇柔的无害样子。

    擦!你妈的,有必要这样欺名盗世吗?

    最最最令他愤怒的是,他也许……可能……还打不过她。

    阿虎或是阿豹其中一个,他倒是可以搞定,可两个一起,他在他们手中过不了十招。

    他们两人,可是他聚砜堂数一数二的好手,除了父亲身边那两个怪物,就属他们了,而且两人配合的默契极好。

    而那可恶又可恨的女人,居然能过下二十几招,还能让两人挂彩,这让他如何不怒?

    堂堂聚砜堂少主,居然打不过一个十八岁的女生,说出去他自己都觉得丢人。

    “喂,猪头,过时可是要涨价的哦!”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金玉叶扬高了她那温软娇媚的声音吼道。

    两个保镖脚底一滑,猪头?叫的是他们家少爷吗?

    回到车上,祁冉云面部表情冷厉非常,他动了动自己的右手,仍旧是软绵无力,别说挥拳了,就连抬起来,都觉得吃力。下午放学,出了校门,如金玉叶所料,她被人拦住了。

    两个身材高大,面色冷沉的壮汉,一看他们那一身膨胀结实的肌肉,就知道皆是练家子。

    “我们少爷要见你!”

    金玉叶看了眼停在不远处的黑色房车,唇瓣勾了勾,“抱歉,我没空见他!”

    两名壮汉相视一眼,“那就得罪了!”

    话落,二人猛地向她出手,一左一右,两方包抄擒拿,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金玉叶碧色的眸子闪过一抹诡秘的笑意,她身子以一种极为刁钻的姿势避开两人的爪子,诡异地闪到他们身后,出手向他们的颈椎处攻去。

    那两人显然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讶异与她的反应能力与刁钻的身形,但对于危险的高强度感知,身子快速弹跳开来,让他们险险避开身后足以致命的攻击。

    两人再次相视一眼,彼此眼底皆闪过一抹认真,神情顿时一凛。

    这边,金玉叶可没给他们那么多时间眼神交流,在他们避开她的攻击之后,她第二招攻击随之而上,这一次,她纤细的手指握成锁喉状,直逼其中一人的咽喉。

    那名壮汉保镖一惊,另一个则是快速缠上,他们配合的如此默契,金玉叶只好撤回攻击去防守。

    双方你来我往,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过了二十几招。

    金玉叶所学的都是些杀人的招式,在古代,尽管没有内力辅助,但每一招都是毙命的杀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直取对方要害。

    这会儿她只是想要拿这两位倒霉蛋来练练手,想要看看自己恢复到什么程度,所以下手还算留了些余地的。

    然而,不知是这两人太强,还是她太弱,居然二十几招都没能奈何得了他们,最重要的是,在体力方面,她已经处于弱势。

    她在这里自我检讨,可那两个保镖却是越打越心惊。

    十几岁的年纪,出手狠辣老练,招招攻击人的致命点,且招式刁钻古怪,令人防不胜防,这样的身手,在一个高中女生身上看到,他们着实心惊。

    不过,过了这么多招,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女孩只是拿他们来练手而已,并没有下杀手。

    “阿虎,阿豹,停手!”

    冷冷的声音传进三人的耳朵,两名保镖收手。

    金玉叶只是想要利用他们来试试自己的实力,所以也没有继续纠缠。

    双方偃旗息鼓,两名保镖除明显有些狼狈,身上多处挂彩,且还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金玉叶的弱势只是在体力方面,她身子从小就弱,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这会儿几分钟的过招,她就气息不稳,喘的厉害。

    “你倒是有傲的资本!”

    金玉叶玫瑰色的唇瓣一勾,笑容犹如盛开的玫瑰,娇艳诱人,然而,那张嘴里吐出的话却是令人无语噎凝。

    “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不大的巷子里,祁冉云姿态狂傲地站立一旁,两个保镖站在他身后,一左一右地护着,而他们三人站的位置,正好挡住了金玉叶的出口。

    “说吧,我这只手,是怎么回事?另外,上次袭击我的人是谁,我想你应该知道!”

    祁冉云语气冷沉,十八九岁的青少年,身上却透着一股阴狠的戾气。

    片刻的休息,金玉叶气息平稳了不少,她看着眼他扬起的那只手,红唇勾了勾,“五十万,一份解药,一个消息!”

    身后的保镖倒吸一口冷气,锐利如箭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她,其中一人道:“哼,口气倒是不小!”

    金玉叶笑睨了他一眼,语气娇软道:“还好啦,我准备要一百万来着,可看你家少爷那张脸还算过得去,就给他打个折,原谅他对我这个女生挥拳!”

    她没送他归西,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那名保镖一噎,再看她的表情,怎么都看都觉得无耻,女生?现在的女生都像她这么彪悍吗?还打折?她以为是卖东西?

    还别说,他想对了。

    金玉叶这会儿就是在卖东西,要知道,由魅娘坐镇的青楼就是专门收集情报的,对他们有用的,就自己扣下,对他们无用的,就拿出去卖,那价钱,贵的令人咂舌。

    至于解药,那就更了不得了,她身兼神医和以蛊毒成名的毒美人两个身份,不管是解药还是毒药,那都是万金难求。

    就算是在医学发达的现代,她的独门毒药,若是没她亲自解毒,谁也解不了。

    “你身手还不赖,我劝你干脆去抢银行!”祁冉云咬牙切齿,黑沈的眸子冷残而愤怒。

    金玉叶柔媚一笑,“那怎么行?抢银行是犯法的,犯法的事我可不做!”

    祁冉云冷嗤一声,不再和这个无耻的女人耍嘴皮子下去,转身离开。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这女人那张嘴儿,看着诱人漂亮,却是个嘴毒的,绝对有将活人气死,死人气活的本事。

    其实吧,倒不是他舍不得那点钱,而是不想如了她的愿。

    看着她那副嘴脸,他就忍不住手痒,想揍她,明明心黑嘴毒,凉薄无情,冷酷狂傲,还摆出那副不甚娇羞,温软娇柔的无害样子。

    擦!你妈的,有必要这样欺名盗世吗?

    最最最令他愤怒的是,他也许……可能……还打不过她。

    阿虎或是阿豹其中一个,他倒是可以搞定,可两个一起,他在他们手中过不了十招。

    他们两人,可是他聚砜堂数一数二的好手,除了父亲身边那两个怪物,就属他们了,而且两人配合的默契极好。

    而那可恶又可恨的女人,居然能过下二十几招,还能让两人挂彩,这让他如何不怒?

    堂堂聚砜堂少主,居然打不过一个十八岁的女生,说出去他自己都觉得丢人。

    “喂,猪头,过时可是要涨价的哦!”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金玉叶扬高了她那温软娇媚的声音吼道。

    两个保镖脚底一滑,猪头?叫的是他们家少爷吗?

    回到车上,祁冉云面部表情冷厉非常,他动了动自己的右手,仍旧是软绵无力,别说挥拳了,就连抬起来,都觉得吃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