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初试身手

    “金玉叶同学,进来吧!”班主任出声。

    金玉叶唇瓣勾了勾,别过眼去,抬步向自个儿的座位走去。

    走的老远,她都能感受到背后那一道如芒在刺的冷厉眼神。

    待她坐定,班主任有些尖细的嗓音响起:“各位同学,这是新转来我们B班的祁冉云同学,希望大家以后好好相处,互相帮助!”

    同学们热情的鼓掌声,欢叫声,特别是女同学,那巴掌,拍的那叫一个卖力。

    帅哥,走到哪里都是被欢迎的。

    班主任扬了扬手,教室安静下来,他眼神转向身旁的祁冉云,笑眯眯道:“祁同学,欢迎你来我们B班,以后好好学习,有不懂的可以提问,现在找个位子坐下来上课吧!”

    班里还剩三处空位,一个靠垃圾桶旁边的没人坐,一个是班长金玉婧旁边的,有个同学生了病,休学而空下来的。

    最后一个就是最后一排,最角落里,金玉叶的旁边,一是那位子着实太偏,不利于学习,二是金玉叶这人孤僻不合群,而且身上气息太过阴森沉闷,没人乐意和她坐。

    祁冉云深邃的眸子一扫,而后不发一语地走向讲台。

    金玉婧嘴角露出一抹可爱娇俏的笑容,全班就三个位置,只要是正常人,其选择——

    不言而喻!

    新同学渐渐走近,当她正准备站起身子,想要表现她身为班长的友好亲和时,只见那男人看都不看她身边的位子一眼,径直越过,继续往后走去。

    她脸上的笑容僵住,那表情看起来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啪——

    书包重重的砸在课桌上,祁冉云冷残如狼的黑眸死死地盯着身旁位子上的金玉叶,话却是对班主任说道:“老师,我就坐这儿!”

    班主任点了点头,没说话,班里的同学眼露讶异,不过,现在是上课时间,也没人大声议论什么。

    金玉叶两耳不闻窗外事,对那道如啐了毒的利剑般的眼神视而不见,认真惬意地看着她的书。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夹着教材出去了,教室里喧闹起来,突然——

    “砰”的一声巨响,众位同学应声看去,眼睛所及的一幕,让他们瞪大了双眼,嘴巴张成O字型。

    剧情回放。

    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出了教室,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子上,出现了这样的对话:“同学,麻烦你让让,我要出去!”某女态度良好,语气温婉娇柔。

    位子是这样的,某女坐在靠墙的角旮旯里,某男坐她旁边,进出都要经过某男后面,然而,后面是面墙,通道不宽,此时某男的椅子正贴着墙,那双脚搁在课桌上,摇了摇的。

    某男浓眉一挑,狼眸一眯,语气很欠扁道:“我为什么要让?”

    某女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再次出声,语气比之刚才越发的温软甜糯,“我要上厕所!”

    某男丰润的唇瓣一勾,用她以前那句很拽很酷的话语回敬她:“关我屁事!”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只见某女嘴角一勾,眸色突地一变,清澈无害的眼神在那一刻森冷而阴残,在他反应不及之际,她猛地抬起纤细的长腿,一脚踹向某男的椅脚。

    砰——

    这就是声音的来源!

    压了将近六十几公斤的椅子在她那彪悍的一脚之下,硬生生被她踹倒。

    而椅子上的祁冉云尽管反应迅猛地弹跳起来,可仍是因为她的猛力,身子惯性地踉跄了几下,光洁的额头“咚”的一声,很不幸地和桌角来了个亲密接触。

    悲催的某人再一次破相了。

    金玉叶优雅地收起脚,冲他温软地笑了笑:“抱歉,这椅子挡道了,人有三急,可憋不得不是!”

    祁冉云一脚将歪倒的椅子踢开,黑眸喷火,那眼神就像是要喝了她的血啃了她的肉一般,“你个恶毒可恨的女人,竟然敢踹我?”

    金玉叶碧色的眨了眨,语气诧异而又无辜,“我踹你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踹我的椅子!”

    金玉叶笑,身上温婉无害的气息也随着这一笑而改变,笑容那叫一个妖娆勾人,“原来你还知道我踹的是椅子,看来你虽然长了颗欠扁的猪头,但没安猪脑,值得庆幸!”

    祁冉云脸色青紫交加,胸膛起伏不定,他盯着她,那副傲然的姿态让他忍不住手痒,什么不揍女人的规矩统统丢到一边了,因为这个女人,两个字——

    欠揍!

    猛劲的拳风直逼面门,金玉叶一动不动,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冷戾而阴鸷。

    待拳头和她鼻尖相隔不足一寸之际,一只柔若无骨的纤手挡住了那只迅猛的拳头。

    没有人看清她是什么时候抬起的手,只是待人回过神来时,那只洁白细嫩的手裹住了那只刚劲有力的拳头。

    “拳头不长眼,别乱挥!”

    金玉叶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是带笑的,那笑容妖娆绝艳,可那双眼睛,却犹如地狱幽潭,森冷,阴鸷,寒凉。

    祁冉云只觉掌心一痛一麻,接着,那只手就像是被施了咒一般,软绵无力,他心下骇了骇,猛地抬眸,眼神却对上她那双森冷阴鸷的碧眸。

    呼吸,在这一刻顿停!

    “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掩下心底的惊惧,不着痕迹地抽回手,沉声问。

    金玉叶笑了笑,没有回答,在全班同学惊疑不定的眼神下,神色自若坦然地走出了教室。

    祁冉云看着她纤细却傲然的背影,抬起软绵无力的手,看了眼无任何异常的掌心,如狼般的眸子,深邃而危险。

    金玉婧看着那抹消失在教室门口的高挑身影,圆圆大大的眼睛迸射出一抹鄙夷怨毒的冷芒。

    这个小贱人,绝对不能再让她嚣张下去了!

    后面的课,猪头男祁冉云没再找茬,一直相安无事。

    课间,祁冉云深邃凶狠的眸子时不时地往身边的女人瞟,看了几次,居然发现她课桌上的书和老师讲的完全无关,而是一本医学方面的书,想到他到现在还无力的手,他眼里闪过一抹深思。“金玉叶同学,进来吧!”班主任出声。

    金玉叶唇瓣勾了勾,别过眼去,抬步向自个儿的座位走去。

    走的老远,她都能感受到背后那一道如芒在刺的冷厉眼神。

    待她坐定,班主任有些尖细的嗓音响起:“各位同学,这是新转来我们B班的祁冉云同学,希望大家以后好好相处,互相帮助!”

    同学们热情的鼓掌声,欢叫声,特别是女同学,那巴掌,拍的那叫一个卖力。

    帅哥,走到哪里都是被欢迎的。

    班主任扬了扬手,教室安静下来,他眼神转向身旁的祁冉云,笑眯眯道:“祁同学,欢迎你来我们B班,以后好好学习,有不懂的可以提问,现在找个位子坐下来上课吧!”

    班里还剩三处空位,一个靠垃圾桶旁边的没人坐,一个是班长金玉婧旁边的,有个同学生了病,休学而空下来的。

    最后一个就是最后一排,最角落里,金玉叶的旁边,一是那位子着实太偏,不利于学习,二是金玉叶这人孤僻不合群,而且身上气息太过阴森沉闷,没人乐意和她坐。

    祁冉云深邃的眸子一扫,而后不发一语地走向讲台。

    金玉婧嘴角露出一抹可爱娇俏的笑容,全班就三个位置,只要是正常人,其选择——

    不言而喻!

    新同学渐渐走近,当她正准备站起身子,想要表现她身为班长的友好亲和时,只见那男人看都不看她身边的位子一眼,径直越过,继续往后走去。

    她脸上的笑容僵住,那表情看起来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啪——

    书包重重的砸在课桌上,祁冉云冷残如狼的黑眸死死地盯着身旁位子上的金玉叶,话却是对班主任说道:“老师,我就坐这儿!”

    班主任点了点头,没说话,班里的同学眼露讶异,不过,现在是上课时间,也没人大声议论什么。

    金玉叶两耳不闻窗外事,对那道如啐了毒的利剑般的眼神视而不见,认真惬意地看着她的书。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夹着教材出去了,教室里喧闹起来,突然——

    “砰”的一声巨响,众位同学应声看去,眼睛所及的一幕,让他们瞪大了双眼,嘴巴张成O字型。

    剧情回放。

    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出了教室,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子上,出现了这样的对话:“同学,麻烦你让让,我要出去!”某女态度良好,语气温婉娇柔。

    位子是这样的,某女坐在靠墙的角旮旯里,某男坐她旁边,进出都要经过某男后面,然而,后面是面墙,通道不宽,此时某男的椅子正贴着墙,那双脚搁在课桌上,摇了摇的。

    某男浓眉一挑,狼眸一眯,语气很欠扁道:“我为什么要让?”

    某女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再次出声,语气比之刚才越发的温软甜糯,“我要上厕所!”

    某男丰润的唇瓣一勾,用她以前那句很拽很酷的话语回敬她:“关我屁事!”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只见某女嘴角一勾,眸色突地一变,清澈无害的眼神在那一刻森冷而阴残,在他反应不及之际,她猛地抬起纤细的长腿,一脚踹向某男的椅脚。

    砰——

    这就是声音的来源!

    压了将近六十几公斤的椅子在她那彪悍的一脚之下,硬生生被她踹倒。

    而椅子上的祁冉云尽管反应迅猛地弹跳起来,可仍是因为她的猛力,身子惯性地踉跄了几下,光洁的额头“咚”的一声,很不幸地和桌角来了个亲密接触。

    悲催的某人再一次破相了。

    金玉叶优雅地收起脚,冲他温软地笑了笑:“抱歉,这椅子挡道了,人有三急,可憋不得不是!”

    祁冉云一脚将歪倒的椅子踢开,黑眸喷火,那眼神就像是要喝了她的血啃了她的肉一般,“你个恶毒可恨的女人,竟然敢踹我?”

    金玉叶碧色的眨了眨,语气诧异而又无辜,“我踹你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踹我的椅子!”

    金玉叶笑,身上温婉无害的气息也随着这一笑而改变,笑容那叫一个妖娆勾人,“原来你还知道我踹的是椅子,看来你虽然长了颗欠扁的猪头,但没安猪脑,值得庆幸!”

    祁冉云脸色青紫交加,胸膛起伏不定,他盯着她,那副傲然的姿态让他忍不住手痒,什么不揍女人的规矩统统丢到一边了,因为这个女人,两个字——

    欠揍!

    猛劲的拳风直逼面门,金玉叶一动不动,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冷戾而阴鸷。

    待拳头和她鼻尖相隔不足一寸之际,一只柔若无骨的纤手挡住了那只迅猛的拳头。

    没有人看清她是什么时候抬起的手,只是待人回过神来时,那只洁白细嫩的手裹住了那只刚劲有力的拳头。

    “拳头不长眼,别乱挥!”

    金玉叶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是带笑的,那笑容妖娆绝艳,可那双眼睛,却犹如地狱幽潭,森冷,阴鸷,寒凉。

    祁冉云只觉掌心一痛一麻,接着,那只手就像是被施了咒一般,软绵无力,他心下骇了骇,猛地抬眸,眼神却对上她那双森冷阴鸷的碧眸。

    呼吸,在这一刻顿停!

    “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掩下心底的惊惧,不着痕迹地抽回手,沉声问。

    金玉叶笑了笑,没有回答,在全班同学惊疑不定的眼神下,神色自若坦然地走出了教室。

    祁冉云看着她纤细却傲然的背影,抬起软绵无力的手,看了眼无任何异常的掌心,如狼般的眸子,深邃而危险。

    金玉婧看着那抹消失在教室门口的高挑身影,圆圆大大的眼睛迸射出一抹鄙夷怨毒的冷芒。

    这个小贱人,绝对不能再让她嚣张下去了!

    后面的课,猪头男祁冉云没再找茬,一直相安无事。

    课间,祁冉云深邃凶狠的眸子时不时地往身边的女人瞟,看了几次,居然发现她课桌上的书和老师讲的完全无关,而是一本医学方面的书,想到他到现在还无力的手,他眼里闪过一抹深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