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活该

    外面的天已经泛白,那一番大动静,惊动了整个金家,翰荣居的客厅内,亮如白昼,气氛冷凝而紧张。

    金家老太爷子金卓鹏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他两鬓斑白,尽管已经年过七旬,可那双眸子却是异常的锐利精烁,此时,他鼻息下胡须因为怒气而一颤颤的,那张威严的老脸更是铁青难看。

    而他对面坐着的,同样是一个头发稀疏,身着一件灰色唐装,手执拐杖,眼神如鹰般隼利的老者,此人正是杨家老爷子杨阎松,杨旭霄的爷爷,同时也是杨婉君的父亲。

    “杨老弟,发生这样的事,我感到很遗憾,但是,对与杨氏侄所说的报警一事,我并不赞同,具体是个是什么情况,你们也看到了,那丫头现在像是傻了般,不让任何人靠近。”

    “事情已经发生,我老头子也不去编排谁的不是,我那大孙子宝贝他这个妹妹宝贝得紧,若真闹开来,相信咱两家谁都讨不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说不是?”

    金卓鹏沉声开口,一段话下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恩威并施,明显是要私了。

    “金老爷子,你这是让我们就这样算了?我家霄儿这辈子算是被她给毁了,今天你们金家不给我们个说法,我不会罢休的!”

    杨阎松没开口,站在他身后的一个贵妇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尖着嗓子控诉道,这女人是杨阎松的大媳妇,也就是杨旭霄的母亲司铃。

    “别说你不罢休,我也不罢休,你杨家人跑到我金家来撒野,是谁给了他那个胆子?另外,你们最好祈祷我妹妹没事,不然,别说废了他杨旭霄,就算剁了他,也不足惜!”

    一道冷妄霸气的声音传进大厅,人未到,声先到。

    众人听到这狂妄嚣张的话语,有气有怒,也有暗自骄傲欢喜的。

    当然,怒的是杨家人,喜的是金家人!

    啪——

    大门被推开,一袭军装的男人阔步而来,他身姿高大,威武挺拔,一张棱角分明,俊帅冷沉的脸庞透着狂霸铁血之气,那双碧色的眸子满是冷妄与愤怒。

    来人正是金家长子金世煊,疼金玉叶如命的哥哥。

    “金家小子,年轻人狂一点那叫气概,但狂过头了可就是自大了!”

    杨阎松一张老脸绷得死紧,身上属于上位者的威严顿时一开,如鹰般隼利的老眸冷冷的锁住阔步而来的金世煊。

    哼,无知小儿,他杨家的人,是他说动就动的吗?若不是他外甥不幸身死,岂容他一个野女人生的崽在这里大放厥词?

    金世煊毫不畏惧他身上那股铁血森然的威严,碧色的眸子淡淡睨了他一眼,“要说狂,怎比得上你家孙儿,居然敢在金家的地盘上,欺辱我妹妹!”

    接到电话后,在回来的路上,他将事情做了简单的了解,得知杨家那个狗杂碎居然意图强暴小叶时,他当时真恨不得一枪嘣了他。

    杨阎松身子气得微颤,捏着拐杖的手爆出一条条青筋,然而却找不出半句话反驳,这事发生在人家女孩子卧室里,又是三更半夜的,他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我家霄儿谦谦君子,怎么会做这种事?谁知道是不是你妹妹勾引他!”

    “你他么的放屁,就你家杨旭霄那种货色,给我妹妹提鞋她都嫌脏了鞋子,还谦谦君子?我呸!”

    金世煊利目一瞪,暴怒,一张脸冷的可以,那眼神更是恨不得将开口说话的司铃给拆了。

    “好了,世煊,你去看看你妹妹,她情绪不怎么好!”

    金成嵘怕他再呆下去,两家势必要红脸,好歹这里面有他老丈人,大舅子呢!

    金世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神扫过他身边脸色异常难看的杨婉君,“我不管你们怎么处理,但是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不会善罢甘休,你们要面子,我可不要!”

    “我儿子都已经被你妹妹一刀给废了,你还想如何?”

    这时候一直未开口的杨志明,也就是杨旭霄的父亲温怒道,他身为警察局的局长,儿子被人废了,却只能忍着不发,别提多憋屈了。

    金世煊冷笑,“那是他活该!”

    杨家几人皆气得抽了抽面颊,三个人,六双眼睛全都带着愤恨地看着那个张狂不可一世的小辈,却也拿他无可奈何。

    比权势地位,金家和杨家不相上下,甚至在金家出了一个金世煊后,还有略胜一筹的趋势,比财力,金氏集团和杨氏也不相伯仲。

    更何况,此事认真算来,也确实是他们理亏,别人也许不知道,可他们杨家人却知道,自己那儿子(孙子)着实有些不成器。

    金世煊来到二楼金玉叶的卧室,里面的血迹已经被收拾干净,床上的被褥也换成了新的,此时,陈嫂正忐忑不安的在房中间走来走去。

    见到他到来,她状似松了一口气般,“煊少爷,你来了正好,三小姐进浴室有些时候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金世煊听言,吩咐她离开后,连忙向浴室走去,“小叶,哥回来看你了,快出来!”

    刚才在楼下还冷硬狂妄到极致的声音这会儿听起来越是柔情似水,生怕惊扰了里面的人一般。

    金玉叶姿态闲适慵懒的躺在偌大的浴缸内,纤细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泡沫,那张精致深刻的脸颊被热气熏得绯红绯红的,碧色的眸子也透着水汽,妖娆绝媚,潋滟勾魂。

    整个人犹如一条在水中嬉戏的美人鱼儿,悠闲自乐,神色哪里还有半点慌张惊恐?

    她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凉薄艳丽的玫瑰色唇瓣勾了勾,眉宇间闪过一抹暖色,“知道了哥,我马上出来!”

    金世煊听到她的声音,松了一口气,“嗯,你快些,不能泡太久的!”

    金玉叶身上套了件素色的睡裙,从浴室出来,她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的粉色,发梢上还滴着水珠,金世煊嗲怪地看了她一眼,“怎么又不将头发吹干!”

    他说着,熟练的从柜子里舀出一条干净的干毛巾,将她按坐在梳妆台前的矮凳上,温柔的帮她擦拭着头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