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金家

    金世煊揉了揉她软软的发丝,动作宠溺而自然,“馋猫,你等着,哥去帮你买!”

    将金世煊支走,金玉叶躺在床上整理纷乱的思绪,胸前的曼珠沙华告诉她,那些并不是一个梦,是她真真实实经历过的,她在那一世死了,而魂却又回来了,且时间,仅仅只过了一个晚上。

    金玉叶是累的,那一仗,几乎耗尽她的心神,那个男人坏事做多了,性子一向谨慎,且百毒不侵,尽管心里对她有不一样的感觉,却仍是防备着。

    他这种性子,渗入了他的骨髓,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不因人而异。为了化掉他的功力,她准备了一年才配出那种无色无味的散功膏,涂于女人的私密处。

    他一进去,就已经发现了异样,可他仍是不管不顾地纵情行欢,不得不说,他是自愿受死的,曾经他开玩笑般说过,若有一天要死,他一定要死在她身上。

    而当时她是什么表情?

    表面上笑意吟吟,心里却在想,她一定要亲手送他下地狱,割下他的人头祭奠她金家一百三十六口人。

    割下他头颅的那一刻,她以为她会开心的,然而,当那颗头拿在手上,血沾上她的肌肤,几乎灼伤了她的皮肉。

    她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没有开心,也没有伤心,只觉得压在她心头的巨石终于移开,她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渗着解脱般的轻松,而心里却无悲无喜。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陌生又透着一丝熟悉的气息使床上本是已经熟睡的女人,不,应该称之为女孩。

    她突然睁开了那双碧色的眸子,对,同金世煊一样,她眼睛是碧色的,只不过那里面,尽是冷戾与阴狠,泛着慑人的凶光。

    看清来人,她垂下眼皮,掩下眼底的一切。

    来人大概五十岁左右,一袭纯黑色西装,身材并没有因年纪而走形,威严挺拔,面容刚毅冷峻,那双眸子深邃如海,偶尔有与他刚毅面容不符合的精光闪过。

    金家老大,也是现任当家人,京都的市长金成嵘,她的父亲。

    呵,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居然来看她,难得啊。

    金玉叶心里止不住地冷嘲。

    “醒了!”

    金成嵘在床边站定,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表情一如既往的冷硬威严,眼神深邃复杂,不见半分父亲该有的温情。

    “是,父亲!”

    金玉叶又长又翘的眼睫毛就像是一排小扇子般颤了颤,她低着头,语气乖顺而温软。

    “听说刚才你哥来看过你?”

    “嗯!”

    金成嵘面部表情一紧,黑眸凌厉地射向她,“你哥部队忙,工作也带着危险性,你别什么事都跟他说,若是心里记挂你,继而出任务的时候有什么意外,那就是你的不是了!”

    金玉叶眼底闪过闪过一抹讥屑,她眼皮掀了掀,语气温软乖巧道:“放心吧父亲,我有分寸的!”

    听她这样说,金成嵘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冷硬的脸柔和了不少,“嗯,有分寸就好,你先在医院养着,我吩咐陈嫂来伺候你,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呵,道貌岸然的家伙,简直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父亲?呸!

    啪——

    病房的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金世煊深刻俊逸的脸庞一片阴沉,碧眸狠狠地瞪着正准备转身离开的金成嵘,“什么事不能告诉我,什么叫有分寸,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就别想出这间病房!”因金世煊的突然出现,病房里的空气像是瞬间被凝结般,冷寂而紧张。

    “放肆!你是怎么跟父亲讲话的!”

    一声厉喝出自金成嵘之口,此时他一家之主与身为市长的威严全开,同时透着一股铁血的森寒之气。

    两父子对峙,气氛一触即发。

    “哥,我的小笼包呢,昨晚到现在都没吃饭,饿死了!”

    娇软中透着一丝嘶哑的撒娇声音化解了空气中的压抑与剑拔弩张。

    金世煊冷冷地瞪了金成嵘一眼,向病床走去,在经过他身边时,他压低嗓音警告:“若她有什么事,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毁了你金家!”

    金成嵘面皮抽了抽,深邃冷厉的黑眸染满了怒色,可却也无可奈何。

    若不是焱儿意外身死,他需要儿子,又怎么会承认带着外国血统的他们?简直是生来给他添堵的。

    一场父子大战在金玉叶的撒娇声中结束,下午金世煊接了个电话,就急急离开了,他是特种兵御雷战队天风队的队长,忙碌的程度自是不在话下。

    也正因为有了这层身份象征的权利与名誉,他才有资格与金成嵘甚至整个金家叫板,可却也只是无病呻吟,解决不了根本,他们两人始终脱离不了金家,反抗不了金家。

    尽管两兄妹厌恶那个大家族厌恶的要死。

    金玉叶在医院住了两天,身体恢复了一些体能,不过,对于她来说,依旧弱得可以。

    当初她母亲生的是双胞胎,出生的时候又不足月,身子从小就弱,而姐姐在八岁那年地震的时候,被埋在了地底下,她也受了重伤,至此后,身子越发的弱,到了走几步就喘的地步。

    也是那一年,十二岁的哥哥和八岁的她被领回了金家,认祖归宗,而原因,并不是他们的父亲有多喜爱他们,而是因为,他唯一被他认可的儿子出车祸身死。

    作为金家的当家人,他需要儿子来稳住他的地位,仅此而已!

    至于女儿金玉叶,则是哥哥坚持要带她一起,不然就不回去,所以才勉强承认了她,不过对外也只承认哥哥一人,而且还是养子的身份。

    “三……三小姐,快走吧,福伯的车在下面候着!”

    陈嫂提着包,偷偷瞄了眼站在窗户边上,眼睛盯着某一处的美丽少女,硬着头皮出声。

    今天她出院,脱下了身上的病号服,穿了一条飘逸的长裙,肩上搭了件亮色的披肩,整个人飘逸自然,随性而优雅。

    她是长得极美的,削尖的瓜子脸,五官比较深刻立体,且精致绝伦,眉目如画,鼻子挺直,唇瓣如玫瑰花般又红又润,唇型也极其亮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