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第283章 保不住的孩子(3)

    “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吧?我就说当年,如果我告诉你叶小五的存在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叶楚楚的口气中带着一丝怒气,明显的翻旧帐。

    南宫莫低下头,他无话可说,如果是当年那样的环境,他确实会选择不惜一切代价,不要掉那个孩子。

    因为那个孩子是叶楚楚的,但是多年之后,他却是另一种想法。他已经不在被仇恨蒙蔽,他已经完全的放下了仇恨。

    而他的儿女私情,才表现的越来越明显,他也渴望着做一次父亲的感觉。那种全程陪伴的感觉,想想他就无限的憧憬,可是他不能用叶楚楚的生命去赌那种感觉。

    “打掉!”南宫莫头低得几乎成90度角,口气中带着不情愿的说道。

    南宫莫没有撒谎,只是就事论事,如果换做当年,他确实会那么做!

    他怎么可能接受仇人的孩子和自己生下的孩子呢?但是,从仇恨中走出来,他才发现,就算叶楚楚是顾家真千金,不是养女,南宫莫也没有恨她的理由。

    叶楚楚在顾家就一直不被待见,她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她吃顾家的一碗饭,所以他要恨她那么深么?

    但是,在叶楚楚没有离开前,南宫莫没有正眼瞧过叶楚楚一眼,他看不起她!

    如果当年他知道叶楚楚怀孕了,那个时候,如果,不要说那个时候,就说现在,南宫莫想要生孩子又如何会要一个他恨之入骨的女人的呢?

    在他的心里,世界里的一切都如同一件衣服,不喜欢就换一件,但是唯独对叶楚楚,南宫莫做不了这样!

    因为爱情本来就不洒脱!

    “我告诉你,如果孩子没了,我跟你势不两立!”叶楚楚虽然没有力气,但是她却狠狠的抓住了他的衣领,如同下挑战书一般的说道。

    南宫莫也想要这个孩子,但是叶楚楚才怀孕半个月,身体就出现了诸多不适。他实在是怕一尸两命,他也不想叶楚楚拿命去拼,他只想步步稳妥!

    “如果你想要再要一个孩子,只要你的身体允许,欢迎夫人随时来取|种。你想要十个八个我不是满足不了你,但是别拿你的生命去赌好吗?因为我更爱你,即使没有叶小五,即使你不能怀孕,那我也会陪你到那沧海桑田!”

    南宫莫都不知道该这么和叶楚楚解释,他的心里很复杂,他也想试着去保住这个孩子,但是想到会危险到叶楚楚的生命,他宁可不要!再说了,又不是只会有这一个孩子,不还有叶小五么?将来不是还会再有么?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想要孩子喽!”叶楚楚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咬牙切齿的看着南宫莫,没让自己去扇他一巴掌。

    南宫莫哑口无言,他不是不想要,他是不想那么先买大买小一样的去赌。他想在这场赌局结束前,赶紧的放弃!

    “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叶楚楚看着南宫莫的眼睛,祈祷着南宫莫的转口说想要,她真的需要他给她一次力量!

    南宫莫抬起头,但是即便是抬起头,他也没有勇气去正视叶楚楚的眼睛。他此刻的心意已经被叶楚楚看见了,他还能回答什么?

    “回答我!”叶楚楚的眼眶上有一个透明的绿豆大小的泪珠,看着让人充满着想去和她真诚沟通!

    南宫莫想给自己一个漫长的解释,然后在来一个因为所以,希望叶楚楚不会太刺激的太深!

    “其实,一开始……”南宫莫的嘴唇有一点颤抖,而且眼睛不敢去正视叶楚楚,一直在逃避她的眼神,他知道她的回答里有她不想听到的。

    但是,他不知道他需要多大的语重心长,他想打掉孩子一了百了。但是,叶楚楚是孩子的母亲!

    “其实,你不用掩饰里,你一贯的伎俩不就是说话喘好大一口去吗?”叶楚楚的眼神中充满了失望,整个人看似很冷静,其实心里很激动!

    “好吧,我是不需要这个孩子,但是这是因为……”南宫莫很老实的回答道,但是他的心里也有一个小算盘。

    听到南宫莫的回答之后,叶楚楚觉得自己的心里很是难受,很是压抑,仿佛有一股气堵在自己的胸口处,出也出不来,下也下不去。

    就在这个时候,床单慢慢的红了。

    当南宫莫看到慢慢变红的床单之后,他吓了一大跳,他像是被蛇咬住了一样弹了起来,眼睛在瞬间睁到了最大。

    他有些震惊的看着床单,看着慢慢变红的床单。与此同时,叶楚楚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手也紧紧的攥着床单,同时还发出了悲鸣的声音,“求你了,如果你都讨厌他,那它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勇气?”

    南宫莫不是讨厌他,因为他更爱叶楚楚,所以他才那么自私。他真的害怕,他会完完全全的失去她!

    南宫莫愣了两秒钟之后,大喊了一声,“医生,医生,快点进来!”

    听到南宫莫的声音之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赶紧破门而入。当医生看到那染着血的床单之后,急急忙忙的对南宫莫说道,“病人小产了,请你赶紧出去。”

    听到小产两个字,南宫莫的手指不由得一阵轻颤,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凝固了。

    小产?!!!来得好快!南宫莫整个人的脸都变了色,他还没有准备好,准确的说他还没有准备好做一个父亲,这个孩子才不到一个月,为什么就要这么的残忍。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错了!对待自己所爱的人,有时候明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回答,她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都要誓死抵赖。

    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心都慌了,明明知道可能小产,但是知道小产的可能加大,会有一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还是有一种无法接受的无奈?

    他现在想得很复杂,但是他只求叶楚楚能平平安安的,他不想这样暗许的一辈子,就这样的对着没有灵魂的尸体诉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