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第277章 剥开洋葱的心(3)

    “你若还爱为什么还要伤我,你不伤我的心,我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叶楚楚就这样被南宫莫抱住,一动不动,哽咽着说道。

    她没有说她一定要走,可是他一次次苦苦相逼,她也只能随了他的意。说走的时候,她说知道是他在玩的小花样,她明白她他想逼她签结婚协议。但是,她却不能上当,爱没有那么多花哨的东西,那么多心计。

    爱情可以经历考验,但是经历不起被质疑的考验。一旦,对方都不相信自己,那么这份厚重的爱还有什么理由可以继续呢?

    “我只爱你!”南宫莫吻着叶楚楚,嘟着嘴,喃喃自语的说道。

    叶楚楚想走,不想自己走人自我矛盾里,她不想在南宫莫的身上浪费时间。给了太多的信任,伤得那么重,才发现,把这份爱放在内心的深处才是处理的最好的办法。

    一次一次的一次希望,一次一次的再次握紧这双手,是该彻底分手了!

    经历了那么多,时跨七年之间,给了这段感情太多不要放手的理由。到现在才发现,放下了、释然了,一切都是当局者自迷。犹豫了太多,太多的无痛****,是自己计较的太多!要么抓住这只手,不要再放了,要么就放开这双手,不要再犹豫,放开就放开了,不要思念在心底,可是看似只有两个空格的选择题,每个人都会再这两个答案里来回的游荡。

    在心中只爱你,却不能那么简单的长相思守。认识于这个茫茫人海,却没有多鸿沟需要我们跨越,真的只能看着对方心痛!

    “真的吗?”经历了那么多,她还不知道,这句我爱你来得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明明自己想去相信,但是却失去了相信的勇气。

    叶楚楚的心里很乱,她不知道她自己想知道的真实的答案是什么?真的爱还是只是玩玩,都不重要了,在这豪门深闺里,爱也会变成不爱。

    “我爱她,不管她是叶楚楚,还是顾澜,还是什么阿猫,阿狗,我爱的不是这个姓名,是她身上的味道!只爱她身上的味道,那个可以让我心动的味道!”南宫莫跟耍酒疯一样,喊的跟一个三岁的小孩,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叶楚楚特别的无语,他爱上了这个味道,可是却认不得这个味道!

    “你不识妻!”叶楚楚狠狠的戳了一下南宫莫的额头,泪珠滚落了下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心里有一万个如果,可是在现实面前,那么多如果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奢望爱情,爱情终会变成一个个奢侈品,但是这个奢侈品却是越会算计的人越难得到。

    南宫莫没有说话了,而且这个鼾声越来越来越清晰。他大概是睡着了吧,但是睡的是不是太是时候了一点呢?

    叶楚楚只想南宫莫放松警惕的时候离开,她只想离开,不想再陷入一个个失望里!

    叶楚楚没有出一点点声响,就这样安静的太久,她居然睡着了。没有噩梦,没有彷徨,没有不安就这样乖乖的睡着了。

    一大早的南宫莫喝了太多酒的关系,他根本就不可能比叶楚楚醒来的要早。

    她走出了房门,去窥探主卧里的秘密,那个主卧是她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想想硕大的房间,空空荡荡的被寂寞包围,那正如一场场噩梦,而那个地方就好比是一个冰冷的冰窟。心灵的寒冷、内心的饥饿,她就像是一个精神世界里的乞丐没有任何人把她从里面救出来,或者带给她光明。

    天大概蒙蒙亮,如同慢慢的被浣洗白净耀眼的天空,所以的人还在沉浸中!

    “吱~”门被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叶楚楚感觉里面的空气在流动,只手哆嗦的推着门,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再推一下,她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西门修没有说里面有什么秘密,已经打开了一条缝才纠结要不要进去是不是太晚了?

    有人走了过来,提着一桶水,看见叶楚楚再开那扇门,吓得半死。叶楚楚有下意识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感觉自己跟做贼被抓了一样。

    女佣慢慢的放下自己手里的事,不敢有一点好奇的往里探,而是撇开脸关上了门。

    “小姐,还请不要碰这扇门!”女佣点头哈腰的微笑着对叶楚楚说道。

    女佣看叶楚楚的气质就知道,叶楚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至少在南宫莫的心里不简单。不管怎么样,做本分事该说说,该做的本分事一件都不能落下!

    “为什么?”叶楚楚没有想的就对女佣反问道。

    西门修说里面有秘密,忽然她感觉里面有很多不被自己所了解的秘密。

    “这是少爷的意思,除了修大人,还有南宫夫人,进去的没有一个好好的活着的。而且少爷,明令禁止别人进入!”女佣又鞠了一个躬,微笑的而且很有礼貌的对叶楚楚说道。

    叶楚楚犯了难,不知道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在门口站了很久,都没有拿定主意。是强闯呢,还是乖乖都不要进去,但是这么都神秘她真的很好奇,好奇得不得了!

    “不要想进去,已经有两个女人进去了,出来疯了,现在还在精神病院呢!”女佣得口气不像是在骗叶楚楚,而且口气中还有一丝想想就后怕的感觉。

    叶楚楚倒没什么,因为这个房间她住过,虽然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是没有他们说得那么恐怖吧?

    “为什么疯了?”越神秘,叶楚楚就越想深入探索,这个一步步接近真相的感觉是叶楚楚支持着好奇探索的源泉。

    女佣也不敢说,心里知道原因,但是一些迷信的说法,要是被人知道她在说嘴,她非被人撕烂嘴不可。

    叶楚楚疑惑的看着女佣,两个眼神在闪躲叶楚楚求知的双眼,一直在回避叶楚楚的问题。

    “你再不说那我就进去了?”叶楚楚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就停了,带着一丝威胁的口气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