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第273章 打开快递

    “雪儿,我感觉自己好累啊!”叶楚楚憋着让自己不要哭出来,难受的对何雪说道。

    何雪不知道叶楚楚具体难受难受什么,但是知道叶楚楚有好多可以让他难受的事!

    何雪也被突然哭了出来的叶楚楚,吓得手心直冒虚汗,不知道该怎么办!当年,叶楚楚怀叶小五的时候,也没看见叶楚楚这样过!

    她也手足无措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楚楚擦掉眼泪,微微的发笑,着笑特别的慎人,让人感觉的担心叶楚楚了起来!

    叶楚楚只是绝对任枭说过如果他死了,她一定要开心的活着!他记住了任枭的话,所以她不能哭,不管这件事对她打击有多大。

    叶楚楚太不理解任枭了,他死怎么可能让她知道呢?他一定会无声无息的离开,不带一点声音。

    她无精打采的走到鞋柜旁边,她可以想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一个罐子里面装着任枭的骨灰,一个遗像!

    想到了这里,叶楚楚再一次捂上了鼻子,眼泪火热的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她慢慢的打开了盒子,他才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是洁白的婚纱上面还有一个信封!

    婚纱很漂亮,白纱看起来设计的很合身,她的穿衣大小,他都记得。摸起来很舒服,特别的柔!

    正如她一开始像的那样,这份爱她还不清!

    感觉不对,他再多的付出,他知道倒退着说对不起。想想过去,她没有得意过,可是多少苦楚的时候,他都在身边。

    叶楚楚鼓起来了勇气,她的手尽量不破坏信封的原样小心翼翼的打开。

    叶楚楚可以很清楚的看出那是任枭的笔迹,任枭的父亲是中国移民法国,出生在法国,他收到的是法国的高等教育,外到美国留学!

    所以中国话任枭说都有点绕口,写的话说一句不敢恭维的话,不是太好看。

    ——可*爱*分*割*线——

    信:沐晓晴自己回来了,她说,她心里有点烦去玩了!(任枭再三的怀疑沐晓晴出事了,但是她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任枭再三的追问沐晓晴,沐晓晴都支支吾吾,任枭也就没有再问了!)

    我这边一切都好,但是我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澜澜,我希望你幸福,不要因为我让自己的心里有负担好吗?你和南宫莫真的没有可能了么?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南宫莫,他有抱负,有干劲,而且人正直不阿,黑白两道人人皆知他的品行!

    不管你和谁在一起,我希望你这辈子可以披上这套婚纱出嫁!

    还有,关于你的家人,我一直在查,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背叛,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活得明白!

    楚振天是你的亲生父亲,当年因为他和你的母亲叶媱之间的感情矛盾抛弃了你和你的母亲。我一直不说是因为你被抛弃的,我不想再让你受一次伤,而且你也不在乎!

    我要走了,我只想把这最后的真相告诉你,你叫楚欣冉!

    ——可*爱*分*割*线——

    叶楚楚此时的心里很复杂,这就是任枭不赶尽杀绝楚氏父子的原因!

    叶楚楚都要疯了,一下子要她接受那么多的事实!楚少华居然是她的哥哥,她怎么接受得了!她感觉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而且还是奇怪透顶的噩梦!

    叶楚楚不在意那么多了,她要在意的实在是太多了,让她已经感觉自顾不暇了。楚少华她不会去和他相认,这个身世之谜突然被解开,她感觉她已经遗忘了他们了。

    任枭的求全倒让叶楚楚不知道怎么办,她不可能丢掉尊严,委曲求全的和南宫莫在一起。

    南宫莫已经有了温暖暖,她再这样缠着南宫莫,不仅会原配变小三,而且还会让人唾弃!

    好在任枭还没有出事,叶楚楚自然就没有再哭了。只是南宫莫在好,他的心不在她这!

    看着婚纱,她可以感觉得到,这辈子应该是再也没有披上它的机会了!

    叶楚楚在鞋柜榜整整站了半个小时,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值得牵挂的!

    一切都随无情的流水去了,剩下的都是她所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的!

    何雪站在她的旁边,一直都不敢去打扰她,她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么久,短短的几个月,叶楚楚神色早不如当年了!

    叶楚楚把婚纱拿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把婚纱摊在穿上,婚纱如同拥有魔力一般,特别的充满诱惑力,疑惑她穿上!

    但是,婚纱!婚纱!只有结婚才可以穿!

    西门修趁叶楚楚一个人躲进了房里,正好和叶楚楚商量商量,让她回B市一会。看见南宫莫酗酒的样子,她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少夫人,能占用你一点点的时间,我们聊一点点事情么?”西门修敲了一下叶楚楚的房门,骨气了勇气,冒着再一次吃闭门羹的风险对叶楚楚问道。

    叶楚楚现在心情糟透了,根本没有心情和西门修聊南宫莫。叶楚楚也知道西门修想的是什么花花肠子,不过是希望自己这只自愿飞出牢笼的鸟,再一次自愿飞回去。

    叶楚楚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第二次再一次掉入温柔的陷进不就是因为太相信自己不会掉进去了么?

    结果呢?是她投入了全部的感情,或者着对生活的向往,完完全全的输掉了自己!

    “如果你是来陪小五的,你就去陪吧!还有我和南宫家,没有关系了,这一点希望你们清楚!”叶楚楚看都没有看西门修一眼,眼睛直直的看着婚纱,冷冷的对西门修说道。

    “少夫人,你就不想知道少爷这七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现在又过的是什么日子么?”西门修也完全的崩溃了,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口气,对叶楚楚质问道。

    西门修说的很大声,听起来先是叶楚楚对不起南宫莫似的!

    叶楚楚的心里本来就很乱,西门修一个劲的提南宫莫,叶楚楚都躲着西门修了。西门修就这么想给自己难堪,来好讨好温暖暖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