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257章 奈何天意戏人(3)

    温暖暖低下头,她诚实的承认,她饿的事实。军泽跟温暖暖在一起怎么多年,了解温暖暖每一个动作的意思。

    “那就吃吧,我给你做的!”军泽把一个个饭盒打开,他笑得让温暖暖感到了家的感觉。

    温暖暖从来没有想过回到军泽的身边,当年是她抛弃了他。也说不上抛弃,是她自己觉得她,配不是军泽了!

    “是我对不起你,其实,你不用对我那么好的!”温暖暖有点不好意思,他带了这么多好吃的来,而她已经没有资格了。

    ——可*爱*分*割*线——

    三年前,她是封面模特里最有潜力的新人,笑得最骄傲。可没有人知道,她还有那样的一个夜。

    那天晚上,她陪南宫莫喝酒,她没有喝多少,刚刚出到的温暖暖,厌恶着白酒,青涩的陪着南宫莫。

    南宫莫装喝醉,让温暖暖送他去房间。温暖暖那时候未经世事,处处都吃闭门羹。

    他本以为,她是自愿送到她嘴边的女人。但是,当时的温暖暖,天真烂漫根本没有现在的攻于心计。她给南宫莫打热水,擦脸让他醒酒。

    根本就没有喝醉的南宫莫,把温暖暖按在床上,眼睛尖锐的盯着温暖暖,“呵呵,你们不都希望我喝醉么?喝醉了你们不就有机会上位了么?”

    温暖暖当时,心里根本就没有那么想,听了南宫莫的话,两个眼睛吓得瞪得老大。当时的温暖暖有男朋友,不过男朋友是农村读研究,生活比她还要困难,根本给不了她任何。

    但是,那时候的温暖暖并没有想在床上得到天下,因为只是想酒桌上碰碰运气。南宫莫一高兴说不定就会得到什么好处,不得不说当时的她想法还特别的天真。

    温暖暖不说话,但是温暖暖长得标致,虽然有点傻愣,但是这样的女人,挑起了他征服的****。

    “先生,你可能搞错了!”当时的温暖暖吓都要被南宫莫吓死了,被一个男人按在床上,她不反抗,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她想想整个脑子就完全的紧绷着,脸色有点发白,脚有点颤抖着想离开。

    南宫莫是一个征服欲那么强大男人,怎么可能就那么简单的放过温暖暖呢?

    南宫莫从床上起来,看着一步一步靠近半掩着的门的温暖暖,南宫莫对着准备离开的温暖暖喊道,“你现在走出这道门,你将没有掉现在的一切流落街头!你现在转过头,她自己奉给我,你将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最有潜力新书,最好的经济公司!”

    温暖暖知道对于南宫莫而已,这只是一句话的事。不然,温暖暖也不会找上南宫莫,这样的机会门外不知排了多长的队。

    但是,温暖暖有一点犹豫,她很爱自己的男朋友,很爱很爱!但是,生活告诉她,趴上南宫莫的床,她和她的男朋友都可以不用过着每顿饭都是拌腌菜。如果出了这个门,她和她的男朋友都将连腌菜都吃不到。

    当时的温暖暖,眼泪在眼眶里打滚,摸索着走到南宫莫的床边。靠近床边的温暖暖,被南宫莫再一次压到了床上。

    看着温暖暖湿润的眼角,还有温暖暖慌张的神色,南宫莫顿时对温暖暖失了胃口。

    “你走吧!”南宫莫拿起脱到床上的外套,急急忙忙的就想走。

    温暖暖看着这好好的机会就要在眼前流走,她的心里充满了不甘!她怕南宫莫一走,她到死都混不出一点明目。她要怕起来,她不想这个最好就机会就这么的溜走。

    “等一下!”温暖暖半跪着,咬着牙看着南宫莫的背影。

    南宫莫满脸玩世不恭的看着温暖暖,期待着温暖暖接下来的表现。

    温暖暖脱掉了她的短袖,D罩胸完全的展现在南宫莫的面前,温暖暖确实很诱人,连南宫莫都微微的有点惊讶。

    “南宫先生,今晚让奴家来伺候你吧!”温暖暖虽然有一点紧张,但是声音很甜美的说道。

    温暖暖这一举动再一次激起了南宫莫的兴趣,他很愿意和温暖暖的这一次交易。

    温暖暖根本不懂这些人事,完全得被南宫莫挑逗。南宫莫进、入的那一刻,她完全得疼晕了,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处!

    南宫莫很满意,温暖暖也得到了她需要的一切,不过是碍于南宫莫的面子所以得到的。虽然过得很富裕,在B市买了房子,但是她活得很受气。

    ——可*爱*分*割*线——

    她不奢求军泽了,从温暖暖她自愿为生活,脱掉衣服的时候,那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她不能那么想鱼与熊掌兼得,又得到金钱的物质生活,又想要的爱情。

    “吃饭了,别想那么多!”军泽把饭盒都打开,把温暖暖扶坐起来。

    温暖暖仔细的看着军泽,军泽这么多年,仿佛就和当年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这,这哪里是人,这根本就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嘛!

    曾经也是她心里的王子,她等待着他把那落魄的生活里救出来。确实,军泽也很努力,但是温暖暖等不起,所以她选择了又自己的肉体去改变自己的生活。

    她知道自己错了,可是她却好像不知道自己错在哪!是她不该被捷径所惑,还是自己应该不做那些不现实的梦。

    “你走,你不要理可以吗?”温暖暖眼泪直接飙了出来,她受不了,他对她越好,心里的愧疚就越多,她不需要他的温柔。

    “宝宝(军泽一直这么叫温暖暖,他说是因为温暖暖像个孩子。其实,他这么叫的意思是她是他的宝中宝。),你记得吗?你说大房子,你说你开豪车,你说你要做最美的新娘!但是那个时候,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我们租的房子一共才8平米,我们连一辆自行车都不舍得买!但是,……”军泽叹着气,几次哽咽的说道。

    温暖暖感觉自己的眼泪流淌的根本停不下来,她泪流满面的让军泽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军泽,我求求你了,不要再说了!真的不要再说那些事情了好吗?”

    军泽看着温暖暖的眼睛,拿着面巾纸轻轻的擦掉温暖暖脸颊上的眼泪。他爱她,不管她犯了多大的错误,他都了解这一切都因为他!

    如果他给得了她一个家,他给得了她所要的房子,他知道当初她需要不过只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房产证上有她的名字的家!

    他也知道她所要的车,仅仅可能是自行车,她想走那么累。他也知道她要的不是什么耗资百万的婚礼,她要的只是一个被人祝福的婚礼。

    军泽擦着温暖暖脸颊上的眼泪的时候,他忽然抱住了她,“宝宝,是我应该说对不起,……我爱你!”

    他说出如果,他不知道还能如果什么,温暖暖的今天都是造成的。

    温暖暖的心不平静,她一直都不知道军泽还爱她!她认为他在心底里认为她是一个坏女人吧!

    第一次,把自己献到南宫莫的面前,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很拮据,她需要钱,而签约经济公司能让她得到钱。这样,她才能有钱交房租,才能有钱生活,军泽才能安心读书。

    第二次,去****自己的经纪人,因为她解约不远了,但是也这一次,那个经纪人给了她太多,军泽给不了的,她沉迷在其中,不能自拔。

    回来,她和军泽分手!她很痛苦,但是她觉得自己配不是军泽了!她的身上,已经有了别人的味道,而且不止一个男人的问道,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

    温暖暖递给他二十万,她知道这二十万够军泽干很多事情了。丢下钱,她要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找一个好女人,简简单单的,没有像我一样那么多心机,那么多怨气的女人吧!”

    军泽没有多说,温暖暖留下的二十万,他一点都没有动。连那张卡里多少钱,他都没有去银行查过。他最苦的时候,只有一毛钱,一毛钱他过了两天,没有钱买吃的,他也没有看那张卡,没有犹豫要不要去银行把钱取出来。

    温暖暖离开的半年,他创业,手里没有钱的创业。他住的地方,从8平米到8百平米,可是他还是把8平米买了下来。有时间的时候,他就去那里,因为那里才有他想要的一切。

    回忆里,才有他想要的生活,因为那里才有温暖暖!每次,军泽去找温暖暖,问她,他离开后,她还好吗?

    温暖暖总是笑着高傲的说,她很好,她不得了!

    军泽知道她的心里是苦涩的,但是她选择的她不改变,他从她的嘴里不会问道一点点有用的消息!

    “军泽,我们结束了,三年前就结束了!再过二十天,你今年26了吧?”温暖暖推开军泽,冷笑的对军泽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