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第254章 噩梦惊醒(4)

    牧师微笑的对这对“经历坎坷”的新人点点头,转过头对新郎问道,“南宫莫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温暖暖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南宫莫站直了腰杆,看着自己面前充满了期待的温暖暖,牧师的话音刚落,他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愿意!”

    全场想起了热烈的掌声,震耳欲聋的掌声吓到了叶楚楚,还是心痛痛醒了叶楚楚,她直接惊醒过来。

    看着自己在床上好好的躺着,她喘着大气的看着虽然光亮,但是灯光很柔和的房间,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个梦而已,叶楚楚对自己自我安慰道。

    她真的很在乎,温暖暖和南宫莫会不会结婚,她真的很在乎南宫莫会不会用《做我老婆好不好》这送歌做背景音乐!

    她从床上起来,她发现自己真是一个贪心的人,又想要自尊,又想南宫莫贱贱的不能没有自己。

    日有所思,也有所梦,没有人让她陷入噩梦了,让她陷入噩梦的,是这潜意识里的不安全感。

    没有事,看了一下时间虽然才11点多一点,但是叶楚楚感觉自己特别的想睡觉。整个房子都很安静,这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让他特别的没有精神,她就这样毫无意识的再一次睡着了。

    进入梦乡,她在手术台上,手术灯的光,让她不敢抬头去看看那光亮,让她感觉自己睁不开眼睛。

    她侧过身子,虽然她感觉自己全身无力,但是看见温暖暖在挑逗育儿箱里的孩子。

    叶楚楚急的都要冲手术台是下来了,她不允许温暖暖靠近自己的孩子半步!

    可是,她挣扎着,她浑身酸痛,连伸手过去的力气都没有。温暖暖看着育儿箱里的孩子,温暖暖快要一厘米长的手指甲在触碰着孩子的脸。她的手,如随机捕杀猎物的毒蛇,伺机掐住她的咽喉,让她一朝毙命。

    “不……你……”叶楚楚完全没有说话的力气,谈听不清的说着话,依稀可以看见叶楚楚的眼泪。

    温暖暖转过头,看着气血亏损的有点力气都没有的叶楚楚,特别的趾高气扬。

    “呦,还没有恭喜你,生了一个女儿,长得那贱模样,真跟你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温暖暖走到叶楚楚的面前,冷嘲热讽的对叶楚楚说道。

    她感觉灯光特别的热,还有就是温暖暖说得话特别的难听。她的眼睛半闭着,狠狠的看着温暖暖,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叶楚楚这高傲不屈的眼神,倒让温暖暖感觉叶楚楚越来越好玩,越来越耐看。

    “我本来是想过来看看,你生的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如果是个男孩,这辈子绝了他的生育能力,我们的恩怨也就了了。不过一看是个女孩,你刚刚不那么看着我,我跟你唠完那两句也就走了。南宫莫和我的儿子,还在家里等。可是,看见你刚刚那眼神我改变主意了!”

    温暖暖玩着叶楚楚躺的旁边放着的手术刀,在叶楚楚的手臂旁边,来回的玩弄着手术刀。

    叶楚楚没有分心,一直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温暖暖的眼睛,想看透她到底想干什么!有点也没有因为温暖暖的小动作而转移注意力,更不用说慌张了。

    温暖暖感觉没有意思,她都不害怕,她就直接丢掉了手术刀,拍拍手掌,站直了腰板,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叶楚楚。

    “你猜我想干嘛?”温暖暖笑的有一丝恐惧,感觉有什么可怕到天踏下来的事情会发生一样。

    叶楚楚没有力气说话,她如同受了重伤的人一样,除了呼吸其他都做不了。

    温暖暖一直处于主动地位,而叶楚楚完全就处于被动受打的状态。

    “你说我把你的女儿在我的身边养大,到了十八,我把她卖给老不死的老总裁,或者是卖到私人俱乐部,你觉得会怎么样呢?”温暖暖忍不住,笑得很猖狂的说道。

    叶楚楚一边心碎孩子,一边厌恶着温暖暖这惺惺作态的嘴脸,这样的温暖暖让她倒胃口!

    叶楚楚拼命的想反抗,想用嘴斗赢温暖暖,但是她感觉自己有点力气都没有。

    “怎么说不出话来?”温暖暖看着叶楚楚这病秧样子,差异的对叶楚楚明知故问道。

    生孩子是最痛的,生一回孩子,就跟去鬼门关走了一趟一样。精疲力尽的没有昏过去,已经是很坚强的了,完全是用意志支撑着。

    “你这是同意喽?告诉你,叶楚楚,你就不该怀上着种,谁叫他是的莫孩子,我只允许我和莫的孩子好好的,凡是他和女人的孩子,我都要毁了她的一生!”温暖暖说得穷凶极恶,脸完全的扭曲,如同一个恶魔一般。

    叶楚楚眼泪直逼出来,嘴里下意识的喊道,“不要——”

    叶楚楚的声音大的惊人,方圆十里,应该可以完全的清晰的听见。

    在客厅里的叶小五和何雪被叶楚楚这一喊完全的清醒!本来他们两个人就没有睡着,很精神。

    他们两个让应急反应一样,顺着喊的声音跑了过去。他们两个都吓得心惊肉跳,那是叶楚楚的声音没错,他们不会记错叶楚楚的声音的。

    打开房门,何雪和叶小五什么个屁都没有看见,只看见神色慌张的叶楚楚直直的坐在床上。

    他们两个人的心,才微微的平静下来,吓都要被叶楚楚吓死了,更不用说别的其他了。

    何雪慢慢的走到叶楚楚的面前,怕自己吓到叶楚楚一样,慢慢的坐到床边,疑惑的对叶楚楚问道,“怎么了?”

    叶楚楚看着她关心的眼神,她实在不敢把做噩梦这种屁大点的是拿出来说,怕让她担心。

    “雪儿,我没事!”多少的说不出口,化作了轻描淡写的“没事”这两个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