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第240章 某男半夜耍酒疯

    温暖暖被南宫莫赶出去之后,南宫莫的心才感觉到片刻的自赎感,没有那么对不起叶楚楚。

    喝酒、喝酒,除了喝酒他还是想喝酒,他错了,他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他承认了是他把叶楚楚赶走了,如果不是他那样对待叶楚楚,叶楚楚会走吗?

    南宫莫想想叶楚楚掉在他手背上的眼泪,刹那间因为那一滴眼泪所产生的头脑空白,南宫莫冷笑的喝酒。

    桌面上满满的都是酒瓶,虽然保镖把度数换成微高,但是这么多下去也难免酩酊大醉。还好南宫莫是在喝闷酒,不会在意什么酒的度数。有酒喝就凑活着喝。不然,如果一直拿高度酒给南宫莫喝,南宫莫的肠胃估计都会被烧伤的。

    “喝什么酒,喝的这么卖力?”西门修收到保镖的信息,就急冲冲的赶过来,看着南宫莫还在喝,带着一丝嘲讽的口气说道。

    西门修的心里还有点气南宫莫,南宫莫为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气走了南宫夫人,西门修又是南宫夫人自小带大的,心里难免有些不满。

    “喝闷酒,喝断肠酒,喝愁心酒!西门修,你告诉我,爱一个人到底应该怎么做!”南宫莫喝得已经有点头晕,但是还是站了起来,大声的对西门修喊道。

    西门修也不是没有酒量的人,虽然喝不赢南宫莫,但是酒量也是不可小觑的。西门修熟练的打开一个酒瓶,喝起了酒。

    西门修痛恨喝酒,但是他却知道他必须还喝酒,不为什么因为他跟在南宫莫的身后。

    “你爱的是叶楚楚,还是温暖暖?你伤心的是叶楚楚的离开,还是温暖暖的离开?”西门修看着南宫莫的眼睛,对南宫莫冷冷的问道。

    他的心里很清楚,他矢志不渝的爱的是叶楚楚,至少他的心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但是,有执着的太多,醒悟的时候,他才了解,他对叶楚楚的要求太高了!

    “我爱叶楚楚,可是我再一次的伤了她!”南宫莫感觉未来的生活都没有了兴趣,摊坐在沙发上,躺在沙发上说道。

    西门修只是笑了笑,至少他没有为温暖暖这样的女人,赶走了自己的母亲,只是一时糊涂,西门修为这再喝了一口!

    “那你为什么留着温暖暖,一和一个怀着自己男人的孩子的女人,同一片屋檐下,你让叶楚楚怎么想?你还因为这是封建社会,女人无人权只能靠男人呢?就算是封建社会,你干的也忒不厚道了!”

    西门修感觉就南宫莫当局者迷,看不清其中的厉害关系。现在的女人怎么可能受这么大的奇耻大辱。就算受下了,那也是委曲求全!叶楚楚没走,西门修倒看不起叶楚楚了,这一走她在西门修里一下光辉形象就出来了。

    南宫莫咬着牙听西门修的话,是是都是他的错,可是他能说什么呢?自己造的孽,自己尝这苦果,他是罪有应得!

    “你打算怎么办?过了今天,去找叶楚楚?要是这样,我就更看不起你了,你说怎么不走的时候挽留她!”

    西门修就像是一把利刃,一下戳中了南宫莫内心的痛点。南宫莫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心醒人不醉,酒醉迷途者。

    南宫莫放下了酒瓶,两只手拼命的挠头,头发搞得乱糟糟的,他不知道现在怎么办?

    南宫莫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一样,叶楚楚现在能在哪?她的身上应该一分钱都没有,手机也没有吧?那她能去哪,还带着一个孩子,自己还是一个孕妇,南宫莫想想就要发疯了。

    “我要去找叶楚楚!”南宫莫猛得站起来,整个人更丢了魂一样,急得团团转,准备出门。

    西门修彻底对南宫莫无语了,在西门修看来南宫莫是在耍酒疯!

    南宫莫穿着一件衬衫,一条正装西裤,但是脚底踩的是一双人字拖,头发乱蓬蓬的,看起来像一个疯子。重点是他现在的心里状态,就跟一个疯子一样。

    西门修瞬间就一个头,两个大了,摊上这极品的主,西门修也只有叹气的份了!

    看着南宫莫夺门而出,西门修双手揉着太阳穴,看着傻愣在那里的保镖。西门修踢了一脚,“你们还不去追回来啊!”

    西门修特别的想说下一句,你们一个个的不担心他被送精神病院啊!

    在离南宫家不远的别墅旁边就看见了南宫莫,但是毕竟是主仆关系,保镖不敢轻举妄动。不但是怕伤了南宫莫,还不敢犯上。他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出来的保镖,永远主人至上。

    “楚楚,你在哪?我错了,你回来吧!你要打我还是骂我都可以,别再坏人流浪了,遇到外人怎么办?楚楚,……”南宫莫情绪激动的喊着,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过往稀疏的路上,直接把南宫莫当成疯子。还好有黑夜的掩护,没有人看清楚南宫莫的正脸,也因为害怕避而远之,急匆匆的就离开了。不然,这个称霸B市的王,丢人是真丢到家了。

    “少爷,我们回去吧!要找少夫人我们去!”保镖一时没有办法,不能动手,只能劝。

    西门修慢慢悠悠的赶到保镖旁边,看着南宫莫,他不忍入目,他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南宫莫。南宫莫何时如此颓废过,他都感到陌生了。

    “我叫你们抓住他,听不懂什么意思么?”西门修都没有勇气把南宫莫当兄弟了,干出这一出又一出的破事,他正够可以的!

    保镖听了西门修的话,刚开始点头答应,然后愣愣的感觉这样做不妥,就手忙脚乱的站在原地不动。

    “我叫你们上,把少爷绑回家。”西门修都要崩溃了,半捂着脸,着急的对保镖们喊道。

    “还是劝回去吧!”一个保镖怯怯的退缩的说道。

    其他保镖也点头称是,不同意西门修的观点。

    “你们不嫌丢人啊,让他再这样疯下去,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是少爷了!只有不弄伤少爷,绑回去,出什么事我担着!”西门修气冲冲的吼道。

    保镖们蹑手蹑脚的,完全展不开手脚,毕竟不敢弄伤南宫莫。在这个前提下,南宫莫有绝对的优势。

    “楚楚,回家吧!”南宫莫一点也不把保镖当回事,继续一边走一边喊道。

    整整十分钟,保镖没有把南宫莫拿下,保镖就跟一群弱女子似的。

    在一个长椅上,长发飘飘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的女人,让南宫莫激动不已,南宫莫以外是叶楚楚跑上前去。

    带孩子吃点夜宵回去的时候,走的有点累的女人,带着孩子坐到长椅上休息。看见南宫莫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带着孩子的女人,抱紧孩子,吓得脸色惨白。

    南宫莫看见她的正脸不是叶楚楚,转身就走了。女人被南宫莫吓得惨叫连连,孩子也被吓得娃娃大哭。

    已经够乱了,听着这惨叫声和啼哭声,瞬间西门修到了崩溃的边缘。

    西门修一把抓住南宫莫的手臂,“你别这样可以么?”

    南宫莫甩西门修,西门修跟用胶水粘上了一样,甩都不甩不掉。南宫莫越甩西门修,越甩不掉就越烦。

    南宫莫凶神恶煞的看着西门修,脸色可以看出南宫莫对西门修很不耐烦。南宫莫的眼神仿佛对西门修说,放还是不放?

    西门修依旧抓着南宫莫的手,眼神中带着无奈的哀求,“别这样好么?”

    南宫莫二话不说,不想理西门修,对着西门修的眼神狠狠的揍了一拳。疼痛感转遍了西门修的全身,他也自然反应的放手。

    这是南宫莫生平第一次揍他,南宫莫突然打过来的一拳让西门修反应都反应不过来。西门修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被保镖从后面扶住,不然真可能倒到地上。

    “没事吧?”在昏暗的路灯下,保镖依稀看得轻西门修的眼睛肿紫的。

    西门修咬着牙,摇了一下头,站稳的看着保镖,虽然身体一点不稳,但是西门修的眼睛还是可以看见周围的环境。

    “没事,用麻醉枪,把他打晕!”西门修无奈的指着南宫莫,对保镖命里道。

    南宫莫还如同失魂落魄一般,找着叶楚楚的踪迹。他的心里全是叶楚楚现在能去哪,在这里她还能有什么朋友,她现在一定在哪孤单中彷徨。

    “楚楚,你在哪?我错了,你回来吧!你要打我还是骂我都可以,别再外面流浪了,遇到坏人怎么办?楚楚,你在……”

    南宫莫没有一会就被打晕在地上,失去了知觉。西门修忽然感觉世界终于安静了,他大半夜的终于闹不闹了。

    保镖把南宫莫扛回南宫莫的卧室,西门修在客厅处理伤口。过几个小时麻药的药力也就过去,南宫莫的酒劲也差不多过了。

    片刻的安宁,但是西门修没有离开,注定这是一个不眠的夜。等南宫莫醒来,还不知道南宫莫想干嘛呢!

    西门修在南宫莫的床边守着,他不知道他对叶楚楚用情这么的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