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238章 温暖暖被轰出南宫家

    看着叶楚楚离开的背影,温暖暖已经得意忘形了。她看着南宫莫家的一切,她才是南宫家的女主人,唯一的女主人。想到这里,温暖暖不由得笑出了声。

    温暖暖看见沙发上的南宫莫,闭着眼睛,神秘的看不住他的喜怒。不过,温暖暖想既然叶楚楚走了,那么南宫莫心里想得一定是和自己双宿双飞吧。

    温暖暖高兴的在南宫莫的旁边坐下,满满的都洋溢着幸福还有得意,趴在南宫莫的胸膛上。

    “叶楚楚终于走了,我们可以好好的过我们的日子了,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我们就是幸福的三口之家了!”温暖暖高兴的对南宫莫憧憬着未来,说着两个人的将来道。

    温暖暖一点也不知道南宫莫正为叶楚楚的离开而心痛,另一个女人居然和他分享这件事给她带来的快乐。南宫莫睁开了眼睛,如同地狱中的恶魔一样的眼睛温暖暖。

    趴在南宫莫胸膛上的温暖暖居然一丝都没有察觉,还继续的分享着自己快乐,“莫,你知道吗?刚刚叶楚楚走的时候,居然对我说她七年前,如同今天一般的离开南宫家。那个女人真够难缠的,你心思不在她身上,她还一直不死心的****你,现在她应该死心了吧!”

    温暖暖说得越得意,南宫莫的拳头就握得越紧,脸色就越难看,如同他在被温暖暖讽刺一般!温暖暖一点也没有察觉。

    叶楚楚死缠烂打?与其说是死缠烂打,还不如说是天意弄人。都被这冥冥之中的安排,安排的团团转。

    温暖暖微笑的抬起头,看见南宫莫的表情,她瞬间就说不出话了。温暖暖可以清楚的看到南宫莫隐忍的表情。

    “怎么不继续说了,笑我有多傻,讽刺我做得多无知!”南宫莫一把推开温暖暖,如同一面冰山崩塌一般。

    温暖暖被南宫莫突然间的反应摸不着头脑,这时她感觉南宫莫和一般的有钱人不一样,南宫莫要比他们更****,喜怒无常。

    温暖暖不敢得罪南宫莫,自然一声不响的趴在地上,嘴里吐不出一句话来。

    “我告诉你,顾澜(叶楚楚)没有对我死缠烂打,是我对她死缠烂打!你们这些女人,比顾澜(叶楚楚)差了几百倍都不止!”南宫莫盯着温暖暖,居高临下的对她骂道。

    温暖暖冷笑的看着南宫莫,她在笑南宫莫居然和自己说爱情这个东西,有钱人家中真正最奢侈的东西!

    “你和我说爱?爱是什么?爱情不是我们这些人会拥有的东西,我一旦爱情,今天所有都身败名裂。你一旦拥有这种东西,你得到的只会是痛彻心扉!”温暖暖流着泪,她有勇气说是因为她肚子里还有一个是南宫莫的种,她不怕。

    知道南宫莫爱叶楚楚,温暖暖倒省了一大堆的冤枉路。她不信叶楚楚和南宫莫走到了这一步,还可以重新回到从前那样!

    只要没了叶楚楚,那么她就是南宫少夫人的唯一人选!

    温暖暖在十七八岁的时候,也渴望着拥有一段爱情,一段轰轰烈烈,矢志不渝的爱情!但是,渐渐的生活的压力,现实的残酷,让她知道了唯有自己争取,她才能得到!

    南宫莫只是感觉温暖暖是自己的从前,他也玩过女人,但是他爱上了叶楚楚,不管他怎么玩女人。他感觉得到的是她们太让人感觉恶心了,没有哪个女人可以抵得了叶楚楚的小小手指头!

    南宫莫没有说话,起身去拿了一个酒杯和一瓶白酒,从新的坐到沙发上。喝了一大杯,酒如同止痛药,让他的心暂时的忘记了疼痛。

    “叶楚楚是我呼吸的一部分,心里有她,感觉一切都是温暖的!你知道吗?我到了今天,我感受得到的真心只有三份!一份是友情,一份是亲情,还有一份是叶楚楚给我的爱情!”酒后吐牢骚吧,南宫莫越喝就越说,喝酒如灌水一样。

    温暖暖无话可说,淡淡的笑了笑就再也没有其他了。他们的价值观不一样,但是觉得自己赢了的温暖暖,感觉自己输了。她的存在不过是一颗棋子,南宫莫想气叶楚楚罢了。

    “你走吧!我从来没有想过和顾澜(叶楚楚)以外的女人组建家庭,所以你也不例外!”南宫莫整个人躺在沙发上,特别的颓废,直接拿着酒瓶就在喝酒。

    他醒悟了,他大彻大悟了,可是这大彻大悟的代价太重了。他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好好的日子不过,他到底想折腾什么!

    温暖暖咬着牙,她这一次感觉自己被人门牙都打掉了,但是多疼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那孩子呢?”温暖暖还觉得这个孩子可以挽留住一个父亲,至少现在的南宫莫成为一个孤家寡人了孩子是和他唯一最亲的人了。

    南宫莫本来就不在乎温暖暖有没有这个孩子,有没有这个孩子都不会改变南宫莫内心的想法。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孩子会存在,甚至不是要气气叶楚楚,这个孩子早就被南宫莫给打掉了。

    “孩子,你要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来人啊,把她轰出去!”南宫莫大声的叫喊道。

    保镖很快的走了进来,温暖暖怯怯的拽着南宫莫的大腿,保镖虽然靠近着温暖暖。但是也不敢靠得太近,全南宫家的人都知道温暖暖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南宫莫的种,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我肚子里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南宫家的种,你就真忍心你自己的亲骨肉流落在外!”温暖暖的眼泪都要被自己内心的恐惧闭出来了,南宫莫不要她,被南宫莫玩腻的女人,谁还会要?

    南宫莫一直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酒,一瓶酒一点也不经喝,三下五除二就喝净了!南宫莫虽然一瓶下肚,但是要到喝醉的地步没个三四瓶恐怕不行。

    “给我再拿两瓶!”南宫莫看都不看温暖暖一眼,指着一个保镖,对保镖命令道。

    南宫莫现在心里很不好受,整个人的心好像空了一样,就想喝酒还有听温暖暖求自己。不为什么,因为这样他心里好受,温暖暖低声下气要是被叶楚楚知道了,南宫莫想她也会消气些吧。

    保镖不敢阻止南宫莫继续喝酒,南宫莫想喝,他也只能乖乖的给南宫莫倒酒。

    “莫,你摸摸,他才三个月,他不能没有父亲!”温暖暖抓住南宫莫的一只手,让南宫莫去摸自己的肚子,让他感受一下她的肚子里的是一个可爱的生命,不是顺手就可以丢的东西。

    南宫莫一点也不屑,对于南宫莫来说,他就是一个东西。看着温暖暖微微隆起的肚子,他只是感觉到不能再对不起叶楚楚了。还有就是叶小五需要父亲,有很多时候,他是错的。

    “叶小五没有父亲,不是好好的活着么?”南宫莫不屑的甩开温暖暖的手,继续喝酒,就想这样一直的把温暖暖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们的孩子和那些野孩子不一样!”温暖暖再一次去握南宫莫的手,眼睛里充满了渴望的对南宫莫说道。

    野孩子?她又说出了他不想听见的话,叶楚楚和他的孩子是野孩子?南宫莫的酒劲还没上来,要是南宫莫的酒劲上来了,揍温暖暖一顿都有可能。

    “顾澜(叶楚楚)生的孩子,我才会认,其他的一概都是野种!”南宫莫字字珠玑,简而伤人的说道。

    南宫莫话里的意思是,温暖暖你肚子里的孩子,才是名副其实的野种。

    温暖暖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摊坐在地上,眼睛空灵着。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她感觉天都塌了,这次她赌输了,压错了宝!

    温暖暖大半天都没有说话,保镖也明白了南宫莫的心意,南宫莫这么说还不了解他的心意那他们真的是笨死了!

    保镖拽住了温暖暖的手,准备把温暖暖丢出南宫家,但是温暖暖挣扎的太厉害,而且她又是孕妇。他们都不敢太过分,只是拽住温暖暖,怕她流产了出大事,流产还不要紧,要命的是在南宫莫面前流产了。

    “你还有话要说?”南宫莫都想放过温暖暖了,看着温暖暖他心烦,他想一个人喝闷酒,但是看着温暖暖准备继续纠缠,对温暖暖冷冷的问道。

    温暖暖不是无话可说,是不想自取其辱,她最后弱弱的为自己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问道,“那这个孩子怎么办?”

    南宫莫管他怎么样呢?他全当自己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温暖暖要这个孩子,她要养就养呗,还是那个想法,他全当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们没听见我刚刚的话啊,把这个女人给我轰出去!”南宫莫依旧没有正眼看温暖暖一眼,对保镖不耐烦的吼道。

    一踢三通,南宫莫这么一吼,就都反应过来了。一把把拽起温暖暖,温暖暖半站起来,保镖准备把温暖暖拖走。

    温暖暖也任由保镖拖着自己走,她的脑子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她要干掉叶楚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