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第228章 到底谁过分

    叶楚楚冷冷的站在原地,她的背十分地僵直。

    这一次,她没有拒绝。她拿起了杯子,随后走到了饮水机的旁边,接了一杯水,随后理直气壮的放在了温暖暖的面前。

    杯子碰到了桌子,发出了咚了一声。

    温暖暖有些不乐意了,她撅起了自己的嘴巴,看向了南宫莫,“南宫先生,你看看,她的态度非常的恶劣。我就是要一杯水,怎么了?她就好像快要气爆了一样。”

    “叶楚楚,赶紧给暖暖道歉。”南宫莫听到温暖暖的话之后,很快就将自己冰冷的眸子投向了叶楚楚。

    叶楚楚的手指不由得一阵轻颤,她一挑自己的眉头,说道,“凭什么?她要的水,我也已经倒给她了。”

    “你的态度很恶劣。”南宫莫冷漠的说道,他的面容一片森冷。

    叶楚楚轻轻的握了握自己的手,随后苦笑了一声,“南宫莫,难道你希望我面带笑容,给你的****倒水?”

    “难道不可以吗?”南宫莫不以为然的说道。

    叶楚楚觉得此时自己的心里苦涩到了极点,她觉得自己的眼底似乎有些氤氲,委屈的泪水仿佛随时随地就可以夺眶而出一样。

    “好……”叶楚楚将所有的痛苦咽下了喉咙,“如果你真的想要我这么做的话,那我就这么做好了。”

    南宫莫没有回答,只是僵直着背站着。

    突然之间,空气在叶楚楚和南宫莫之间凝固了。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客厅在瞬间沉寂了。

    然而,温暖暖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她皱起了自己的眉头,看向了叶楚楚“烫死我了,叶楚楚,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给我倒的水非常的烫。”

    “……”叶楚楚没有说话,只是白了一眼温暖暖。

    温暖暖的心里有些不开心了,她吸了吸自己的鼻子,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南宫莫的手,摇了摇他的手,说道,“南宫先生,我觉得好委屈啊!”

    “嗯?”

    “叶楚楚总是欺负我,你看,我只是要一杯水而已,她就给我倒了这么烫的一杯水,她想要烫死我。”温暖暖娇滴滴的说道,那嗲嗲的声音,传到叶楚楚的耳朵里之后,叶楚楚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竖起来了。

    “乖,我让她重新给倒一杯水,好不好啊!”南宫莫有些心疼的伸出自己的手,摸了摸温暖暖秀长的头发,他的语气轻柔,没有一点森然。

    态度,截然相反。

    叶楚楚张了张嘴唇,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痛苦到了极点。然而,即便心中非常的痛苦,她也没有逃避眼前的一切。

    “叶楚楚,还不赶紧给暖暖重新倒一杯水过来!”抬起脑袋看向叶楚楚之时,南宫莫的眼底一片冷漠。

    叶楚楚握了握自己的拳头,随后点了点脑袋,“好,我现在就去倒。”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从前,在南宫莫的眼里,她就是一个丫鬟,一个能够使唤的丫鬟。

    想起来还真是可笑,她居然爱这样的人爱到死去活来!

    叶楚楚不知道,当她走开的时候,南宫莫的视线并不在温暖暖的身上,而是在她的背影上。他眉宇之间似乎隐藏着淡淡的悲伤。

    南宫莫爱的人不是温暖暖,而是叶楚楚。他之所以要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叶楚楚吃醋,只是纯粹让她吃醋而已?

    真的只是吃醋而已吗?

    不,他不得不承认,还有其他的目的。

    这也是一种惩罚,惩罚她昨天拒绝在结婚协议书上签字,惩罚她和任枭走得那么近。

    叶楚楚重新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温暖暖的面前。此时的南宫莫,已经不在温暖暖的身边了,他似乎是回到了房间。温暖暖漫不经心的白了一眼叶楚楚,然后端起了水,轻轻的抿了抿。

    很快的,她就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将水杯里的水全部泼向了叶楚楚。

    一时间,叶楚楚的衣服在瞬间就湿透了,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冷然的望着温暖暖,“我劝告你,做人不要太过分了。”

    “你觉得我过分?”温暖暖冷笑了一声,她双手环胸,“你也看到了,在这个家里,你什么也不是。而莫,他爱的人是我,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你得听我的。”

    叶楚楚一挑自己的眉头,“南宫莫爱不爱你,那不关我的事情。但是,你向我泼水,那就关我的事情。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否则……”

    “否则怎么样?”温暖暖提高了自己的音调,她的语气有着嚣张的味道。

    “风水轮流转。”叶楚楚冷冷的看了一眼温暖暖。

    温暖暖听到叶楚楚的回答之后,噗嗤一下就笑出声来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会变成第二个你?笑话,我温暖暖还不至于变成男人的丫鬟。”

    该死!叶楚楚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谁是丫鬟?”冰冷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温暖暖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就凝固了,她有些僵硬的转过自己的脑袋,望着那位从门的方向走进来的贵妇人。她硬生生的吞了吞口水,然后动了动自己的嘴巴,喊了一声,“妈……”

    “住嘴!”南宫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温暖暖,“我不是你妈,不要乱叫人。”

    温暖暖听到这样的回答之后,她的笑容很是僵硬。很快的,她站了起来,走到了南宫夫人的面前,说道,“阿姨,是这样的。我怀了南宫先生的骨肉,所以,莫他打算娶我回家。”

    听到这里,南宫夫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她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确认刚刚所听的是不是事实,她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温暖暖以为南宫夫人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很是开心,很是惊讶,所以嘴角处的笑意更加深了,“阿姨,我怀了莫的骨肉。”

    南宫莫冰冷着自己的脸,看向了温暖暖,“然后呢?”

    “我打算把孩子生下来,为南宫家喜添新丁。”温暖暖抬起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嘴唇边,优雅的笑了笑。

    “你的孩子……”南宫夫人看向了兴奋的温暖暖,说道,“不能够生下来。”

    温暖暖嘴角处的笑意在瞬间就消失了,她翕动着自己的嘴唇,说道,“阿姨,你……你说什么?”

    温暖暖简直不能够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

    “温暖暖,你不是莫明媒正娶的妻子,所以,你没有资格为莫生孩子。”南宫夫人的语气非常决绝,“说白了,你就是小三。”

    “凭什么?”温暖暖不同意的说道,“莫现在不是还没有娶妻子吗?那叶楚楚,已经和他离过婚了,他们两个已经不存在婚姻关系。既然如此,我怎么就不能够成为南宫先生的妻子了?”

    南宫夫人冷笑了一声,她觉得眼前这个女子真是胡搅难缠,而且,她也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很有心计。

    要是南宫夫人没有想错的话,眼前这个女人,想要通过孩子,分掉南宫家产的一部分。那她岂能够让温暖暖的奸计得逞?

    “在我的心里,叶楚楚是唯一的儿媳妇。”南宫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温暖暖之后,目光又柔和的看向了叶楚楚。

    叶楚楚低着脑袋,喊了一声,“夫人!”

    “嗯!”南宫夫人一点脑袋,随后坐在了沙发上。

    叶楚楚识趣的帮南宫夫人倒了一杯茶水。南宫夫人很满意的点了点脑袋,随后端起了茶水,轻轻的抿了抿,“这茶的味道,还真是不错。”

    南宫夫人的余光突然之间瞥到了叶楚楚湿漉漉的衣服,她一挑自己的眉头,“你的衣服怎么湿了?”

    “刚刚出了点意外,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了。”叶楚楚也没有直说这是温暖暖泼的。

    “孩子,你要记着,在这个家里,我是你的靠山。”南宫夫人轻轻的吁了一口气,看向了叶楚楚,“我还不是老糊涂,谁做了什么,心里很有数。”

    叶楚楚微微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心里很感动,不知道说什么好,“夫人。”

    温暖暖心里很不是滋味,凭什么她一个老太婆能够这样说她!不过,话说回来,看起来挺喜欢叶楚楚的。

    如此一来,她的地位岂不是受到了威胁。

    温暖暖想到这里,不由得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她好不容易才怀上了孩子,她不能够这样子输给叶楚楚。

    她一定要想个办法,想个办法除掉眼前这个障碍物。

    对,南宫夫人是一个障碍物,而叶楚楚又是另外一个障碍物。

    但是,要除掉她们,说起来容易,坐起来很难。

    温暖暖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她突然之间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为了怀这个孩子,她也很不容易。

    那时候的南宫莫每一次和自己完事之后,他都要递上一颗避孕药给她,逼迫着让她给吞下去。

    阴差阳错上次吞下的避孕药被她吐了出来,少量的避孕药残留在胃里被胃酸消化。

    她怀孕了,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她比任何人都要开心。

    对于南宫莫而已,温暖暖有没有怀孕他都不在乎,在乎的是叶楚楚她的反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