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第219章 幸福需要释然!(3)

    叶楚楚抬头看了一下周围,久久叶楚楚才回过神来,原来只是一张梦。叶楚楚紧绷的心才慢慢的放送下来,看了眼任枭。

    “做噩梦了?”任枭抱着叶楚楚,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特别关心的对叶楚楚再次问道。

    叶楚楚用手抹掉额头上的汗,叶楚楚的心里还记忆犹新刚才那个梦,越来越心绪不宁。

    【“我们离婚吧!”南宫莫靠在转椅上看着叶楚楚,两只手垒出了一个金字塔,一字一顿没有任何情绪的对叶楚楚说道。

    “为什么?”叶楚楚感觉世界都崩塌了,更何况世界观,叶楚楚心里一万个为什么,一亿个不愿意,但是一千万个要解脱的心空感。

    叶楚楚的话里充满了失落,但是叶楚楚了解会有怎么一天,但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的那么的快,那么的伤人。

    “我说过我们的关系就是一张纸的关系,我对你没有感情,一点都没有!我娶你的时候就没有没有想过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一起都只是暂时的!”

    南宫莫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依恋,的确在南宫莫的坚固的思想的下,南宫莫不允许自己对叶楚楚一点感觉。

    但是南宫莫没有想过,他自己已经爱上了叶楚楚。南宫莫半月前,酒后真性情。

    “你一直都在利用我,我知道!现在我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你不需要我了对吗?”叶楚楚忽然番然醒悟任枭两个月前的话,叶楚楚终于承认了任枭的话了,南宫莫娶她的理由只有一个利用。……】

    叶楚楚想想就有点后怕,这个梦实在是太让人难忘了。

    “我想好了,我不会去找南宫莫的。”叶楚楚低着头,摸着自己的肚子,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叶楚楚逼着自己坚强,她忘不掉那些伤害,明明可以拥抱幸福,可是却没有勇气。

    【明明闻到了玫瑰的香味,却又不敢靠近。】

    “澜澜,你负了他,她负你。一个轮回了,还想怎么样?”任枭只是不满意叶楚楚的固执,固执能当饭吃?固执能换来幸福?

    南宫莫七年前负了叶楚楚,叶楚楚为了任枭负了叶楚楚,说道输赢,谁输了多少,谁赢了多少,谁到仔细的,没人看得清。

    叶楚楚如恍然大悟一般,她只知道南宫莫负了自己多少,却忘记就自己也负了他那么多,伤了他那么多。

    偷了金钥匙,是负了他,拒绝和他重新开始是伤了他,让他们父子闹到没有丝毫感情可言。

    叶楚楚想到这里眼泪掉了下来,她从来都没有想这么做,可是不知不觉却伤害了南宫莫那么多。

    任枭觉得自己刚刚说话太凶了,吓哭了叶楚楚,急忙紧张的给叶楚楚手忙脚乱的抹眼泪话都不会说了。

    “一次轮回够了!”叶楚楚抱住任枭,哭得惨目人睹,自己一直说如果可以从头开始,可是重新不是从头开始吗?

    叶楚楚想明白了,一张困在过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叶楚楚做好了忘掉过去的准备,让一切都重新开始,迎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不好么?过去的已经无法挽回,覆水难收,何苦要求过去呢?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面向了叶楚楚,说话了,“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叶楚楚听了牧师的话之后,愣在了原地。

    她没有说话,只是翕动着自己的嘴唇,不说话。

    南宫莫深邃的目光望着叶楚楚,然后说道,“楚楚,,你怎么了?”

    叶楚楚此时的脸色有些惨白,她望着南宫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又重新面向了叶楚楚,“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

    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叶楚楚冷冷的说道,“我不愿意。”】

    叶楚楚的心里已经一万个我愿意,哪怕全世界都反对,只有没有再次背叛。只有没有再次背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夕阳下,两个孩子闹腾着,多美好。

    这一切幻想与现实,只有应该放不放得下的问题,放下了,就拿得起幸福,放不下就什么得不到。

    “如果我和南宫莫重新在一起,……”叶楚楚说了半天,都想不出下半句应该说什么。

    任枭知道叶楚楚想表达什么,任枭一只手搭在叶楚楚的肩上,一只手抹着叶楚楚眼角的眼泪,心里想道:傻瓜,我不在乎,只要你幸福!

    “只要你幸福,只有你快乐,我就死得安心!”任枭缕着叶楚楚的头发,微笑着对叶楚楚说道。

    叶楚楚的心里很累,她又一次负了任枭,叶楚楚的心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南宫莫的面前,任枭永远输得一败涂地。

    这个事实,谁都没有办法否定,谁叫任枭把叶楚楚看成所有呢?他的幸福就是叶楚楚幸福,叶楚楚的幸福就是任枭所要的全部。

    叶楚楚觉得伤了任枭,大概这个伤害可以追溯到七年前,如果任枭七年前就不在自己的生命里,那任枭此时是不是膝肩子女成群了呢?

    任枭从叶楚楚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点点的东西,他知道叶楚楚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中了。

    “其实,没有什么,人生追求自己所要的,才是有意义的不是吗?”任枭的眼神露出了充实感、得意的分享感。

    任枭嘴角上的笑容,叶楚楚也些许的明白了一点点的东西。明天夜里,想着他的笑,也能让他感到充实,这种感觉何尝又不是幸福的呢?

    叶楚楚些许的明白了,任枭大概也差不多吧。

    “南宫先生,带着百来号人准备闯进来!”一个保镖很费力气闯了进来,冒着汗,喘着气保镖口干舌燥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